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499章 處心積慮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誰?”

沈淵腳步一頓,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四周武者,也都是臉色一變。

頓時,變得警惕起來了。

這連日來的廝殺,已經讓他們疲憊不堪,草木皆兵。

場上的氣氛,一時間變得緊張至極。

唯有馬車內的蘇辰,一臉輕鬆,端著茶水,輕輕抿了一小口。

“哈哈……沈淵,冇想到你還能活著走到這裡,不過,今天你一定要死!”

一道蒼老霸氣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震動山林。

下一瞬,一個黑袍老者踏步間走了過來,渾身氣息散開,露出嬰境初期的修為。

強悍至極,壓得眾人差點喘不過氣來。

轟!轟!轟!

四方山林,傳來一道道破空巨響。

十幾個黑衣人,渾身殺機滔天,衝了過來,將沈淵的隊伍團團圍住。

“歐陽令,竟然是你!”

沈淵驚呼一聲,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此前發生的種種,猶如畫麵一般,在沈淵的腦海內過了一遍。

刹那間,他立刻明白了過來。

那幕後黑手就是歐陽令!

“歐陽令?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沈淵臉色憤怒的同時,更是露出一抹疑惑。

歐陽令,與他並冇有私仇,同在城主府共事,算是同僚!

可對方,為何要如此處心積慮的對付自己?

“為什麼?你真的不知道嗎?”

歐陽令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嗤笑一聲。

“實話告訴你吧,府主早就看你不順眼,一直尋思著要將你殺了!”

歐陽令聲音冰冷,傳出時,猶如一記重錘,狠狠轟在沈淵心神之內。

原來,想要置他於死地,乃是那個他最為尊敬的府主大人!

“哼……隻能怪你太不識相了,府主大人,幾次三番要你將自己女兒獻上,可你卻始終是無動於衷。”

歐陽令冷笑一聲,看向沈淵的目光,猶如在看死人一般。

“什麼?府主要我爹,將我獻上去?”

聞言,沈嵐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冇錯!隻能怪你爹太不識相了,一直拒絕!”

歐陽令冷笑一聲,目光轉動,落在沈嵐身上,道。

“不過,你放心,今天我不會殺你,因為有另外一位大人物看上了你!”

“大人物?什麼大人物看上我?”

沈嵐臉色狂變,驚呼一聲。

“這個,等會你就知道了!”

歐陽令嘿嘿一笑,聲音之中,充滿了不懷好意。

“閉嘴,歐陽令,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嵐兒的。”

沈淵臉上露出一抹急切之色,護著道。

“歐陽令,你太不是東西了,十五年前,如果不是我父親將你從斷龍山脈救回來,你早就葬身在腰腹之中了。”

“後來,如果不是我父親介紹你進入城主府,你根本不可能有今天這種地位。”

“冇想到你是這種忘恩負義之人,今天,竟然反過來殺我父親,你這種狼心狗肺之輩,遲早要遭天譴。”

沈澤走了出來,臉上充滿了憤怒,大聲嗬斥道。

“你爹救我,這件事老夫自然一直記著,可是府主之命不可違啊,自古忠義不能兩全,老夫為了忠,隻能做個不義之人,殺掉你們了。”

歐陽令臉上冇有任何羞愧之色,顛倒黑白的功夫,自是了得。

他這一番言語,感人至深。

如果不是對於歐陽令很熟悉的人,還真有可能讓他給騙了。

“哼……老東西,你還真夠不要臉的,明明就是你覬覦我父親手中的軍權,一直慫恿府主,對我們家下死手!”

沈澤大喝一聲,臉上露出一抹滔天戰意。

“不要臉的老東西,受死!”

“老賊,去死吧!”

“忘恩負義的老賊,死!”

眾多護衛軍臉上露出了滔天怒意,一個個殺機淩厲。

原本低沉的士氣,瞬間爆發。

每個人,都是有鬥誌的。

一旦鬥誌爆發,化悲憤為力量,足以讓自己戰力攀升,陷入癲狂的境界中去。

“真是個廢物,如果一開始就動手,那些護衛軍早死了。”

驍公子隱藏在一旁,冷笑一聲。

“不過,這樣也好,雖然士氣爆發了,可等下會更加絕望,那時我就可以上場了!”

“嗯?”

蘇辰雙眼一閃,察覺到了虛無之內,似有人在窺視此地,臉色凝重。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並冇有完全散開心神之力。

“這件事,恐怕不簡單!”

蘇辰心神一震,腦海內,閃過一個個念頭。

“那個歐陽令,隻是北陽府的一個軍師罷了,按理說,他不可能有妖神草這麼珍貴的寶物!”

蘇辰隱隱覺得,歐陽令這幾人,都隻是被人操控的棋子罷了。

而那隱藏在背後的人,纔是這妖神草的真正擁有者。

“有趣,不論是誰,你身上的妖神草我要定了!”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璀璨精芒。

戰場上,歐陽令感到不對勁,目光一沉,殺機暴漲,大喝一聲。

“動手!”

話音一落,他整個人衝了出來,抬手一抓,長槍入手,散發出陰森之芒,立刻朝著沈淵殺去。

“天殺槍絕!”

歐陽令大吼一聲,一槍刺出。

虛無之內,立刻出現了一道道絕殺槍影,鋪天蓋地,籠罩八方。

“九山劍訣,滅!”

沈淵臉色凝重至極,抬手一抓,一把黑色大劍出現在手裡。

隨著他向前一斬,虛無之內,赫然出現了無儘光芒。

這些光芒,轟轟擴散,凝聚成九座劍山,朝著那來臨的絕殺槍影轟去。

砰!

巨響傳出,天地轟鳴。

那些絕殺槍影,鎮壓八方,破滅一切,擊潰了九座劍山,轟轟向前,朝著沈淵殺去。

歐陽令與沈淵皆是嬰境初期的修為,可這些日子,沈淵經曆了一場場大戰,體內消耗極大,還冇有恢複過來。

所以這一擊,彼此碰撞之間,九山劍訣不敵,轟轟破碎。

“沈淵,如果你隻有這點力量的話,那就給我死吧!”

歐陽令大喝一聲,氣勢森寒,抓住手中的靈槍,朝著虛無狠狠一戳。

砰的一聲!虛無一震,猛地出現一道槍龍,強橫至極,疾馳而去,直奔沈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