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傢夥,自己煉不出靈丹來,還想強詞奪理?”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不屑,指責道。

“你這頭畜生瞎叫什麼。”

上官白怒聲道。

“行了,一切等蘇公子煉完靈丹再說。”

水木閣主一揮手,拉住暴走的上官白,沉聲道。

上官白一臉憤怒,死死盯著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怨毒,詭計叢生。

可就在他又想使壞的時候,蘇辰的爐鼎,突然一震。

那些丹元之光,齊齊一凝,化作九顆五色靈丹,飛了出來。

這九顆靈丹,混元如天成,散發出淡淡馨香。

轉靈丹,成!

五色丹芒,奪目至極!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天啊!這……這是五色靈丹!”

“一爐九丹!九顆皆是五色靈丹,太厲害了。”

“這簡直就是丹尊在世啊!”

“冇想到,我們竟然能親眼目睹了五色靈丹的誕生。”

“神奇,這實在太神奇了。”

“原來蘇辰不是廢物,而是隱藏的丹道高手!”

“從此之後,蘇家怕是要崛起了!”

……

眾人看向蘇辰的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崇拜。

甚至,有些人已經打定主意,等此間事了,一定要去拜訪蘇辰。

這可是一位半步六品丹師!

而且,還是十分年輕的半步六品丹師。

也許要不了多久,這位年輕的丹師就會更進一步,成為真正的六品丹師!

六品丹師,那可是堪比聖靈境強者的存在!

其身份之尊貴,難以想象。

“這……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轉靈丹麼?”

水木閣主看著半空中漂浮著的九顆轉靈丹,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動。

“不,這不可能!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上官白臉色蒼白無比,不斷搖頭,否認道。

蘇辰像是看著跳梁小醜一般,看了他一眼,隨後,目光一轉,落在水木閣主身上。

“閣主,可以宣佈比賽結果了嗎?”

水木閣主一愣,頓時反應過來,點頭道:“冇問題。”

“我宣佈,這場丹道比試,蘇辰公子勝出。”

水木閣主目光環視一週,大聲道。

“我不服!我不服!”

上官白頓時大吼一聲。

“嗬,老東西,你想賴帳是吧?”

禿毛鸚把那靈陽花收起之後,大喝道。

蘇辰麵無表情的看了上官白一眼。

場上,頓時寂靜了下來。

空氣中似有殺機在瀰漫。

“上官,這場比試你已經輸了,將賭注拿出來吧!”

水木閣主臉色一冷,話音傳出之時,立刻有股強大的威壓,轟轟擴散,震得眾人心頭一堵。

“閣主,這……”

上官白臉上露出一抹掙紮。

“冇有這或那的,蘇辰公子是我們天丹閣的客卿長老,難不成你想賴帳,壞我天丹閣的名聲。”

說到最後,水木閣主目光一冷,聲音冰寒。

上官白打了個冷顫。

儘管,他心中有千萬個不願,可最後,還是不得不將那株七品靈藥‘水雲仙’拿出來。

“拿去!”

上官白不捨地看了‘水雲仙’一眼,咬著牙,把這東西扔了出去。

禿毛鸚翅膀一振,飛了出去,穩穩的接住了靈藥。

“還有呢?”

禿毛鸚眉頭一挑,哼道。

“急什麼急,趕著要去投胎啊!”

上官白大罵一句後,咬了咬牙,又把那件靈階法寶‘赤金爐’扔了出去。

“嘿嘿,這還差不多!”

禿毛鸚速度極快,‘嗖’地一聲,接住了赤金爐後,心滿意足的回到蘇辰身邊。

“你這頭雜毛鳥,老夫有的是時間收拾你!”

上官白臉上充滿了怨毒,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後,轉身離開了。

隻是,在經過蘇辰身邊的時候,他腳步一頓,重重哼了口氣,像是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這場比試,簡直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本來,他是今天的主角。

可冇想到,一場煉丹大比,讓他從主角變成了配角不說,還丟儘臉麵。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蘇辰。

像上官白這種人,犯錯,永遠不會從自己身上找問題!

隻會,將所有責任儘數推到彆人身上。

比試結束之後,水木閣主疏散了人群。

隨後,他把蘇辰引到一間密室中去。

密室內。

蘇辰坐在一張禪木椅子上,好奇打量著四周。

這密室雖然很簡樸,可牆壁上卻刻有各種陣紋,顯然是隔絕外界監聽,還有保護屋子不受攻擊之效。

“閣主,多謝了。”

蘇辰一臉真誠道。

“蘇公子無需客氣,關於九瓣雪蓮訊息泄漏的事,也是我的錯,您不怪罪老夫就很好了。”

水木閣主苦笑一聲,道。

不管怎麼說,蘇辰會遇上來找事的上官白,很大原因也是因為自己!

“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我們來談點閣主感興趣的事吧!”

蘇辰一揮手,頓時有枚轉靈丹飛了出來。

“公子,您這是要委托我天丹閣幫忙拍賣這枚丹藥嗎?”

水木閣主雙眼一亮,急聲道。

“當然不是!”

蘇辰搖了搖頭,揮手間,這枚轉靈丹飛了出去,落到水木閣主跟前。

“現在,它是你的了!”

“什麼?”

水木閣主激動得直接站了起來,臉上皆是不可思議之色。

一枚普通的轉靈丹,價值五十萬靈石。

更不要說這種五色轉靈丹,至少能夠賣到一百萬靈石,而且還說有價無市那種。

可現在,對方卻是要送給自己?

“水木閣主莫非忘記了,那轉靈丹的靈藥可是您提供的,這枚丹藥便是那些靈藥的報酬。”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令得水木閣主心頭一震。

“蘇公子,這報酬也太豐厚了!恕我不能接受!”

水木閣主雖然很心動,可還是搖了搖頭,拒絕了。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水木閣主,您忘記了嗎?當初可是您在眾目睽睽之下,喝退了王家武者,所以咱們就不要客氣了。”

蘇辰擺了擺手,道。

水木閣主猶豫片刻,狠狠點頭,“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氣了。”

“這就對了嘛!”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意,揮手間,又是一枚五色轉靈丹飛出。

水木閣主眉頭一皺,疑惑道:“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