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砰!砰!

一道道恐怖巨響傳出。

三掌斷魂。

滅儘一切。

可是——

蘇辰依舊臉色平淡,冇有出手,隻是輕輕吐出一個字。

“碎!”

這聲音傳出時,虛無一震,所有來臨的斷魂掌,紛紛顫抖,崩潰開來。

甚至,隨著斷魂掌的崩潰,還出現一道可怕波紋。

擴散開去。

直接轟向武大安。

“不好!”

武大安臉色狂變,剛要倒退,可卻來不及了,那狂暴波紋,陡然落下。

砰!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

武大安全力抵擋,可整個人,還是被震得鮮血狂噴,倒飛出去。

摔了個人仰馬翻。

“啊……小子,你敢傷我,給我死!”

武大安從地上爬了起來後,怒火狂噴,含恨出手。

“魔極刀,給我斬死這小畜生!”

武大安氣勢滔天,一刀斬出,天地轟鳴,猛地出現一道可怕冷光。

這冷光猶如血虹,異常可怕,轟鳴間,殺向蘇辰。

可是,蘇辰依舊一臉的風輕雲淡。

望著那迎麵斬落的魔極刀,他隻是輕輕一指點出。

哢!

刹那間,一道清脆的響聲傳了出來。

那冷光血虹,崩潰了。

連同武大安手中的魔極刀,也破碎開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不……”

武大安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冇有遲疑,立刻倒退。

可他還是慢了。

這時候,蘇辰彈指一揮,陡然凝聚出一點冷光,直接朝著武大安褲襠的地方射了去。

“啊……”

頓時,一道淒厲慘叫傳了出來。

武大安渾身發顫,癱軟了下去,褲襠位置,鮮血淋漓。

眾人一看,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武大安的命根子,廢了!

“這一擊是替沈嵐打的,有些人,註定不是你能染指的!”

蘇辰聲音冰冷,目中充滿了威嚴。

話音傳出時,他揮手一動,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啪!

武大安整個人被扇飛出去,落地後,口吐鮮血,目露怨毒,惡狠狠的盯著蘇辰。

“這一掌是替那個年輕護衛打的,有些人,不是你想教訓就能教訓的!”

蘇辰一步步走了過去,宛如死神,令得武大安一片顫抖。

“不……不,你……你彆過來!”

武大安聲音發顫,駭然至極。

“你不是說,要將我大卸八塊嗎?”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伸手間,抓住對方的頭髮,提了起來。

“這一腳是替我自己打的,有些人,不是你想得罪就能得罪的!”

蘇辰話語傳出之時,抬腳一踢,朝著武大安腹部,狠狠喘了過去。

砰!

武大安整個人被踢飛出去,落地時,胸口一片血肉模糊,看起來慘不忍睹。

不過,他的傷勢雖然看起來嚴重,可卻不致命。

後麵,這三道攻擊,蘇辰都把握住了尺寸。

除了第一下,廢掉對方的‘命根子’外,後麵兩下,也隻是讓他受點皮肉之傷而已。

轟!

突然,孟府內傳出一道道破空聲。

緊接著,立刻有五道人影飛了出來。

“放肆!”

“住手,不準傷我孟家武者。”

“小子,你在找死!”

五位實力強勁的長老,呼嘯間,殺了出來。

彷彿攜帶著雷霆之怒,轟然降臨,直接鎖定住了蘇辰。

“長老們,快……快動手,滅了這個小畜生!”

武大安目中充滿了怨毒,怒聲道。

轟!

這突然衝出來的五位長老,目露殺機,死死盯著蘇辰,就要爆發出驚天大戰。

可就在這時,其中一位長老眉頭緊皺,看向蘇辰的目光,有些異樣。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眼前這年輕人有點熟悉。

漸漸地,他腦海內,浮現出一道冷酷身影。

“什麼?是你!”

這名長老渾身打了個哆嗦,驚聲道。

整個人,彷彿像是遇到了什麼大恐怖之事,駭然至極。

“老五,怎麼回事?”

那幾名長老之中,一個年紀看起來稍大的老者,皺眉道。

“他……他是……”

五長老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指著蘇辰,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立刻引起周圍眾人的注意。

“到底發生了什麼?”

“孟家五長老,為何如此懼怕那個年輕人?”

“這事情,有點不對勁啊!”

“莫非,這個年輕人來頭很大?”

眾人紛紛看向蘇辰,臉上充滿好奇之色。

眼前這個年輕人,太神秘了。

“你認識我?”

蘇辰疑惑的看了對方一眼,冇有印象。

“認識!認識!斷龍山……”

五長老訕笑一聲,道。

當初,他們一群人圍攻蘇辰,不僅冇能贏了對方,反而被揍得鼻青臉腫。

到最後,還是他們家主寫下钜額欠條,保住了他們性命。

蘇辰不記得他了,可他,卻對蘇辰印象深刻。

五長老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武大安已經忍不住,狂怒道。

“長老們,快快動手,滅了這小畜生,為我孟家武者報仇啊!”

聞言,那餘下幾位長老,冷光閃爍,欲要出手鎮壓蘇辰。

可誰知,五長老搶先一步,來到武大安跟前,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閉嘴!蘇公子也是你能得罪的嗎?”

五長老一巴掌落下,直接將武大安的兩顆門牙給打了出來。

武大安懵了!

其餘幾名長老呆住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露出錯愕之色。

方纔,五長老出手速度之快,無法想象。

似乎很怕,因為武大安一句話,得罪眼前這個年輕人。

下一刻。

令眾人驚得眼珠子掉下來的一幕,出現了。

那位孟家五長老,竟然走到蘇辰跟前,躬身行禮。

“蘇公子,下人不懂事,還請不要怪罪!”

五長老臉色恭敬,道。

“不……這……這怎麼可能?”

武大安臉上充滿了錯愕之色。

其餘的幾名長老,也是一個個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場上,唯一真正認識到蘇辰的可怕,隻有五長老。

“老五,到底怎麼回事?”

人群中,一名老者眉頭緊皺,道。

“大哥,事情是這樣的……”

五長老正說著時,武大安已經服下療傷靈丹,臉色好了許多。隻見,他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怨毒的盯著五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