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家主哇……今天,您一定要宰了這小畜生,為我報仇啊!”

武大安一邊抹鼻涕,一邊哭訴起來。

冇辦法,為了讓家主狠下心來,殺掉眼前這個小畜生,他不得不如此。

畢竟,這裡麵還摻雜了另外一位長老。

今天。

他要將那位五長老也一起除掉。

為此,他還特意通知了自己的靠山‘大長老’。

“小畜生,今天誰也救不了你!”

武大安雙眼深處,閃過一抹淩厲冷芒。

“嗬……”

蘇辰始終臉色平淡,嘴角掛著一絲戲謔的笑意,彷彿是在看著猴耍一般。

對於武大安,他是一點也不在意。

即使是眼前這位孟家主,也不能讓蘇辰動容。

畢竟,如今的他,那可是連陰玄境都能殺的存在。

原本以為,北陽府城的高階戰力,比起西北天府應該要強大許多纔對。

可誰知,到了現在,他一個陰玄境武者都冇遇到。

大貓小貓,三兩隻。

一點意思都冇有。

蘇辰打定主意,等查清楚血魔的情況後,就離開北陽府城,前往中州大地。

那裡,纔是真正的武道聖地!

這時候,孟慶緩步走了出來,察覺到蘇辰身上的殺機,冇有遲疑,轉身朝著武大安走了過去。

接下來,他的動作,讓場上所有人都驚呆了。

啪!

隻見,孟慶一步落下,來到武大安跟前,抬手間,一個巴掌大了過去。

這一巴掌,他甚至運用了靈嬰之力,打得武大安滿嘴牙齒都碎了。

沈嵐驚呆了!

那些長老,一個個傻眼了!

四周的武者,更是呼吸急促,目露驚駭。

“噗……”

武大安倒飛開去,落地間,鮮血狂噴,一臉驚駭。

“不……家主,您打錯人了,是他啊……是那個小畜生啊!”

武大安到了這時候,還分不清形勢,依舊指著蘇辰,怨聲道。

啪!

可迴應他的,又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哼……不長眼的狗奴才,滾一邊去,蘇公子身份尊貴,豈是你能得罪的嗎?”

孟慶臉上殺機一閃,揮手間,一陣旋風落下,直接將武大安給掃到一旁去。

而後,他一臉恭敬的走到蘇辰跟前。

“蘇公子,下人不懂事,莫要見怪!”

孟慶像是變了個人,討好道。

甚至,說話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得蘇辰不高興。

眾人看著這一幕,驚呆了。

什麼情況?

孟家主竟然對這個年輕人如此恭敬?

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何身份,能讓孟慶這個嬰境強者這般討好?

不隻是圍觀的武者,還有孟家的幾名長老,也是一個個心神狂震。

“莫非,這個年輕人說的是真的?”

“家主真的欠了對方钜額靈晶?”

“不大可能吧,咱們孟家,怎麼會欠這麼多靈晶?”

幾位長老腦海轟鳴,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有些不一樣。

沈嵐一直站在蘇辰身後,冇有說話,隻是目中充滿了異彩。

這一刻,她覺得蘇辰簡直帥呆了!從頭到尾,都冇說什麼話,可卻直接鎮住全場。

甚至,連那名揚北陽天府的孟家主,也不得不討好以對。

“行了,我也不跟你計較,我就問你一句,欠我的十五萬靈晶,要還了嗎?”

蘇辰目光平靜,輕輕掃了孟慶一眼,道。

轟!

此言一出,立刻掀起無儘嘩然。

“什麼?孟家真的欠了對方十五萬靈晶?”

“十五萬靈晶,這可是一個天文數字,孟家怕是拿得出來嗎?”

“這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眾人心神發顫,目中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那位孟家主,竟然不敢反駁,連連點頭。

“什麼?孟家真的欠他十五萬靈晶?”

沈嵐心底一震,呼吸急促,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震撼。

還有,那些孟家長老,也是一個個臉色狂變,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還!我們孟家一定還!”

孟慶苦笑一聲,不敢說一個‘不’字,生怕對方一怒,真的大開殺戒。

“家主!”

其中一位長老,滿是疑惑,喊了一句。

可是,孟慶卻冇有理會對方,而是看向蘇辰,恭聲道。

“公子,可否給寬限幾天?”

孟慶臉上露出困難之色,道。

“哦……那你說,需要幾天?”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戲謔之色,道。

早在過來孟家要債的時候,他就聽說了,最近張家動作頻頻,不斷打壓孟家的生意。

蘇辰不相信,孟家這時候還能拿出如此多的靈晶。

當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孟家還是有底蘊的。

所以,蘇辰倒也不擔心對方敢賴賬。

畢竟,他可不是什麼大善人。

如果對方敢忽悠自己,蘇辰不介意,自己動手搶。

反正,這個孟家,能夠有今天,也是坑了無數人,用了無數屍骨堆積起來的。

弱肉強食!

敲詐孟家,蘇辰一點都不會心軟。

“公子,這事咱們去裡麵細說!”

孟慶弓著腰,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恭敬至極。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沉吟片刻,道:“行,給你這個機會!”

說著時,他踏步走進了孟府。

沈嵐冇有說話,跟了上去。

孟慶鬆了口氣,伸手抹了一下額頭。

這一抹,手上赫然全是汗水。

蘇辰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雖然,對方從始至終都冇有露出絲毫氣勢,可卻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令得他心神發顫,不敢大意。

四周,人群漸漸散開了。

武大安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手捂著褲襠,一手捂著臉頰。

無比怨毒的盯著蘇辰。

“小畜生,這事冇完!”

武大安嘴角輕動,傳出一道陰冷之聲。

方纔,他已經通知大長老了。

族內,關於大長老與家主的矛盾是人儘皆知。

對於家主欠下钜額靈晶之事,大長老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這次,定然會抓住機會,直接向家主發難。

說不定,大長老還能趁此機會將家主趕下馬。

這樣一來,他的功勞可就大了。

武大安雙眼微眯,目中冷光閃動。“哼……大長老去了張家,明顯已經是投誠了,隻要等到他回來,你們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