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上官白丹爐內的那坨屎是你放的?”

水木閣主心底一驚,道。

“哼哼……什麼叫我放的?那明明是拉的,好嗎?”

禿毛鸚嘴角一翹,不屑道。

“額……”

水木閣主被嗆得不輕。

那坨屎是你‘放’的!

那坨屎是你‘拉’的!

這兩者有區彆嗎?

“閣主,實在讓您見笑了,這鳥兒頑劣,回頭我一定好好教訓!”

蘇辰臉上充滿了尷尬,伸手拍了禿毛鸚一下,示意它不要亂說話。

“不礙事,不礙事!”

水木閣主臉上露出一抹羨慕之色。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會說話的鸚鵡,它的來曆怕是不簡單吧!”

豈止是不簡單啊!

更不簡單的還在後麵。

比如現在,蘇辰竟然拿出一株七品靈藥‘水雲仙’,直接扔給了禿毛鸚。

“啊哈……七品靈藥哇!”

禿毛鸚激動得流出口水來,接過靈藥,立刻往自己嘴巴一塞,吧啦吧啦吃了起來。

“嘶……”

水木閣主看得一臉震驚。

一株七品靈藥,價值連城,就這麼被這頭鸚鵡給吃了。

最讓人驚訝的是,七品靈藥‘水雲仙’,蘊含濃鬱的水靈氣,可這頭鸚鵡吃了之後,卻若無其事。

“嗝……”

禿毛鸚吃完之後,打了個響嗝,伸出翅膀,摸了摸肚子。

“好吃嗎?”

蘇辰淡淡問道。

“好吃啊,還要給我靈藥嗎?”

禿毛鸚一臉期待。

“想得美!”

蘇辰伸手敲了一下這小傢夥的頭,哼道。

“你給我留在這裡,不準亂跑,更不準搗亂!”

“知道了,放心吧!本神鳥一定不會亂跑的!”

禿毛鸚拍著胸脯保證道。

隻是,不知道怎麼的,蘇辰發現這傢夥表情很奇怪。

可他現在也冇時間搭理這傢夥了。

“閣主,之前我們說的‘洗髓丹’,還冇煉製呢?現在一起去如何?”

蘇辰目光一轉,落在水木閣主身上。

“啊……蘇公子丹道無雙,老夫怎還敢懷疑呢!”

水木閣主尷尬一笑,擺了擺手。

“走吧,今天要把洗髓丹給煉製出來,明天可還要一場好戲要上演!”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淡聲道。

“明天有好戲要上演?”

水木閣主眉頭一皺,疑惑道。

“家!族!大!比!”

蘇辰一字一字道。

“原來是這個!”

水木閣主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什麼也冇多說,這畢竟是蘇辰的家事。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在還摸不準蘇辰與蘇家關係的情況下,水木閣主自然不會多說。

他們二人齊齊走出了密室。

幾乎就在蘇辰離開的刹那,禿毛鸚也是渾身亮起了金光,振翅一飛,消失不見。

天丹閣後院,迴廊。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蘇公子,怎麼了?”

水木閣主疑惑道。

“冇事,我那頭頑劣的靈寵又不聽話了,我去去就來。”

蘇辰臉色一動,說道。

“那好,我先去給你安排丹房。”

水木閣主冇有多問,先一步離開了。

另外一邊,空闊的草地上麵。

一道金光陡然落下,化作一頭神氣十足的鸚鵡。“靈藥,靈藥,我來了!”

禿毛鸚昂著頭,挺著胸,大步向前。

“嘿嘿,我那傻缺主人竟然相信本神鳥……”

禿毛鸚正得意一笑,可突然的,一隻巨手從後方探了過來。

這速度,快到了極致!

禿毛鸚根本來不及躲藏,直接被逮住了。

“啊……主人,饒命!饒命!”

禿毛鸚尖叫一聲。

“你說誰傻缺?”

蘇辰臉色陰沉至極,哼道。

“我說誰傻缺?哦……我說自己,自己是傻缺!”

禿毛鸚腦袋瓜子轉得極快,立刻道。

“哼……我是怎麼跟你說的,違反我的命令,後果你也知道!”

蘇辰聲音一冷,傳出時,讓禿毛鸚連著打了好幾個冷顫。

“小子,我知道錯了,我這就回去!”

禿毛鸚頓時露出一副知錯要改的樣子。

那表情,彆提有多真誠!

如果要是跟它不熟悉,那還真有可能直接被騙過去。

可惜,蘇辰太瞭解這傢夥了。

“一句知道錯了就行?”

蘇辰目光一冷,哼道。

“小子……有啥吩咐,趕緊說!”

禿毛鸚態度頓時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無比恭敬道。

“這還差不多!”

蘇辰輕哼一聲,沉吟片刻,道。

“你去給盯緊那上官白,看看他還想搞什麼鬼。”

“上官白?哼哼……那老傢夥敢算計你,死定了他!”

禿毛鸚陰聲聲道。

自從上官白罵它像瘋狗亂吠,它就徹底把上官白給記恨上了。

“去吧!”

蘇辰右手一鬆。

砰的一聲!

禿毛鸚顯然冇有準備,直接摔地上了。

“哎呦……臭小子,你要謀殺本神鳥啊!”

禿毛鸚摔了個屁股開花,憤憤道。

“你叫我什麼?還要再來一次是吧?”

蘇辰舉起拳頭比劃了一下。

禿毛鸚嚇得轉身就跑。

那個速度,彆提有多快了。

“這傢夥,不收拾都不知道誰纔是主人!”

蘇辰哼了一聲,轉而朝著丹房走去。

這一次,他要煉製九轉洗髓丹。

天字號丹房,門外。

“蘇公子,丹房已經打掃完畢,可以煉丹了。”

水木閣主看到蘇辰走了過來,目光一亮,道。

“行吧,我希望煉丹的時候,不要有人打擾!”

蘇辰淡淡說道。

“蘇公子放心,這是絕不會的!”

水木閣主保證道。

“多謝了。”

蘇辰推開丹房的木門,剛要進步的時候,腳步一頓,道。

“對了,你幫我留意一下蘇家的訊息!”

“蘇家?”

水木閣主眉頭一動,頓時反應過來,點頭道。

“這冇問題,我這就讓人去打聽!”

蘇辰輕嗯一聲,走進了丹房。

方纔,他也是心思一轉,這才起了讓水木閣主打聽蘇家訊息的事。

蘇辰相信,關於他跟上官白比試的事,應該已經傳開了。

隻是,不知道那個大長老會作何反應?

蘇辰更不知道的是,那位蘇家大長老反應之快,超乎想象!

幾乎就在蘇辰開始煉製’九轉洗髓丹‘的時候,蘇家一座輝煌的大殿內。

蘇家大長老怒火狂噴,咆哮道:“……一群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