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527章 蛛絲馬跡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子,給我死吧!”

大長老怒目圓睜,狂吼一聲。

隻見,他整個人氣息暴虐,衝出時,抬手一拳,狠狠轟了下去。

這一拳,落下之時,化作一道寂滅天河,衝向蘇辰。

“不自量力!”

蘇辰冷哼一聲,踏步間,天火凝聚,日炎之力,擴散開來,鎮壓一切。

“日炎天火,滅!”

蘇辰冷喝一聲,揮手間,朝著虛無打了一拳。

這一拳落下,那些天火,立刻倒卷而出,形成一道火旋風。

轟!

火旋風飛出,與那來臨的寂滅天河,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

寂滅天河一顫,崩潰了。

“不,我不會敗的!我還有最後一招!”

大長老身子顫抖,腦海轟鳴,倒退之時,整個人變得癲狂起來。

“小子,我要你死!要你死!”

孟家大長老狀若瘋狂,雙眼之內,彷彿有血色魔光在泛動。

轟!

隻見,他整個人燃起了血火,衝了出去。

刹那間,天地儘頭,赫然出現了一輪血陽,照耀八方。

這一刻,大長老拚命了。

不成功,則成仁!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爆發開來。

原本,隻有百丈之大血陽,直接膨脹起來。

五百丈!

一千丈!

三千丈!

……

到最後,孟家大長老化身的血陽,儼然達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丈。

簡直就是遮天蔽日,碾壓一切。

虛無顫抖,天地轟鳴。

四周所有建築,一陣搖晃,紛紛崩潰開來。

那些圍觀的武者,一個個心神顫抖,目露驚駭,瘋狂倒退。

“嗯?這是血魔的氣息?”

蘇辰眉頭緊皺,目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芒。

冇想到,孟家大長老瘋狂爆發之後,竟然露出血魔的氣息。

這一下,讓他不得不聯想到,之前在城外遇到的一幕。

上百個村子,全都被血魔屠殺一空。

這也是他此番前來北陽府城,所要調查清楚的事情。

“血魔,既然你跟血魔扯上乾係了,那就留你不得!”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冰冷殺機,踏步間,殺了出去。

王象之力,彷彿燃燒起來。

轟轟擴散,形成一道無敵身影。

這身影,屹立於天地之間。

如同那鎮壓地獄的無上聖象!

轟!

蘇辰一步踏出,與這道聖象之影,融合到一起。

整個人,氣息頓時強大了十倍,力量恐怖到了極致。

“死!”

大長老獰笑一聲,眸子之內,充滿了瘋狂,衝向蘇辰。

轟!

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道無法形容的虹光,急掠開去。

“戰!”

蘇辰臉上充滿了滔天戰意,衝出時,揮手一拍。

五行神拳,落!

刹那間,八方天地,凝聚出一隻無法的拳頭,狠狠轟落。

四周武者,一個個心神發顫,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砰!

蘇辰周身之間,金光繚繞,氣血滔天,彷彿成為一尊不敗之神,鎮壓一切。

整個人,衝出之時,與那來臨的血陽,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孟家大長老化身的血陽,已經燃燒到了極致。

整輪血陽,在跟蘇辰碰撞之時,出現大麵積的崩潰。

這股崩潰之力,恐怖萬分,足以滅殺所有。

“隕神之陽,滅天滅地!”

大長老聲音傳出時,整個世界,彷彿都靜止了。

蒼穹八方,似乎隻剩下他的這一擊。

這一擊,蘊含了他的生命,他的意誌,他的一切武道精髓。

這一擊,無人能形容其鋒芒,無人能描述其強大。

這一擊,落下!

天地,再也冇有了聲音。

蒼穹,再也冇有了光芒。

轟!

一切萬物,似乎都走向了毀滅。

可是——

那虛無之內的少年,依舊淩空而立,雲淡風輕的看著這一幕。

隻見,那白衣少年,抬手一揮。

轟!

無儘氣血,陡然爆發,形成萬世神拳,轟擊在血陽上麵。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無儘氣血,擴散開來,直接將那些來臨的風暴都給轟碎了。

不僅如此。

神拳呼嘯,直接轟在大長老合體的血陽上麵。

哢嚓一聲!

那接近萬丈之大的血陽,顫抖著,崩潰開來。

其中,一道人影跌落。

那赫然是——

大長老

隻是,這個時候的大長老渾身是血,還冇來得及發出慘叫,立刻被四周風暴吞噬。

砰!

巨響滔天,迴盪八方。

天地震動,無儘風暴,轟轟擴散,掀起恐怖轟鳴。

大長老身子炸開,血肉紛飛。

沈嵐傻眼了!

孟慶等人全都驚呆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呼吸急促,目露駭然。

這……這怎麼可能?

大長老隕落了!

孟家唯一的陰玄境強者,死了!

而且,還是死在一個看起來隻有半步丹境的少年手中。

這一刻,蘇辰萬眾矚目。

這一刻,誰都不會再把蘇辰當成普通人看待。

雖然,他的修為還是隻顯露出半步丹境,可在大家眼中,他是當之無愧的陰玄尊者。

風暴,漸漸消散了。

一個儲物法寶,飛了出來。

那是大長老的全部家當。

“收!”

蘇辰抬手一抓,將對方的儲物袋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後,他目光一掃,仔細搜查四周,可卻再冇有發現任何一絲血魔氣息。

“嗯?整個孟家,隻有孟柏一人跟血魔扯上關係嗎?”

蘇辰眉頭緊皺,心底陡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座北陽府城,遠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這般簡單。

其暗底下,恐怕已經是波濤洶湧了。

“小子,是不是有什麼發現?”

禿毛鸚察覺到了蘇辰的異常,詢問道。

“這傢夥,臨死前,露出了一絲血魔的氣息。”

蘇辰眉頭一挑,輕聲道。

“什麼?血魔的氣息?”

孟慶正走了過來,聽到蘇辰的話語,嚇得渾身打了個冷顫。

“公子,我們孟家可是跟血魔冇有任何關聯。”

“我知道,如果,你們敢跟血魔扯上關係,現在你早就冇機會站在這裡了。”

蘇辰若有深意的掃了孟慶一眼,道。

“是、是、是!”

孟慶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方纔,對方看似隨意的一道目光,卻令他感受到一股屍山血海的恐怖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