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今天,我們這場大會有兩個環節。”

老者臉上掛著如沐春風般的笑容,道。

“第一個,便是錢大師給大家講解丹道學識,如果有想要學習煉丹的朋友,可以認真學習一下。”

老者微微停頓了一下,又笑著道。

“第二個環節,便是錢丹師當場給大家煉丹,不論何種丹藥,隻要備足了藥材,都可以直接上台找錢丹師煉丹。”

此話一出,場上再一次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好!”

“錢大師!錢大師!”

眾人群情激奮,掌聲不斷。

“好了,下麵有請錢丹師。”

老者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後,身子悄然退下。

啪!啪!啪!

一片掌聲潮海中,有個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者,緩步走來。

這老者,身著一席火紅色長袍,目光威嚴,臉上帶有一股不怒自威之勢。

“肅靜!”

紅袍老者聲音冷冽,傳出時,直接震得眾人心神轟鳴。

場上,一下子靜得落葉可聞。

“你們都知道我是誰吧?”

紅袍老者掃了眾人一眼,傲聲道。

“知道!”

“知道,您是大名鼎鼎的錢丹師!”

“您是北陽天府丹道第一人‘錢大鼎’!”

“您是四品丹師!”

“您是風華絕代的無敵丹師!”

眾人反應了過來後,紛紛熱情迴應道。

“很好,既然你們知道我是誰,那就應該知道,老夫自創的‘丹道衍生訣’。”

錢丹師看到大家如此賣力的歡呼,越發得意。

“好了,現在我給大家講講關於煉丹的事。”

“眾所周知,丹藥,最重要的無非就是丹方了,所以我們煉丹之時,一定要循規蹈矩,根據丹方所記載,一步一步進行,切莫操之過急。”

“丹方,對於我們丹師來說,那是不可動搖的根基,也是一生成就的代表。”

“隻要丹方有了,這個世上,根本就冇有煉不出來的丹藥!”

“其實,丹道與武道是相通的,煉丹,要按照丹方所講的來,這跟修煉一樣,我們要按照武學秘籍所講的去學習。”

……

玉台上,錢丹師春風滿麵,侃侃而談。

蘇辰越聽越覺得離譜。

開始,還講得馬馬虎虎。

到了後麵,完全就是在一陣吹牛皮。

隻要有了丹方,根本就冇有煉不出來的丹藥!

這簡直就是扯淡好嘛!

像那種逆天的通靈丹藥,哪一枚的誕生,不是集天時地利人和於一體?

這種靈丹,根本不是區區隻要擁有丹方便可以煉製的。

“反正,大家隻要記住,不論是丹方,還是武學秘籍,一定要好好鑽研,這裡麵,藏有大道啊!”

錢丹師裝作是得道高人一般,伸手間,一個甩袖。

“大道?簡直是放屁!”

蘇辰實在聽不下去了,輕哼一聲。

雖然,他這聲音不大,可大堂內眾人,全都在聆聽錢大師的無稽之談,十分安靜。

所以,他這一開口,幾乎全場的人都聽到了。

包括台上,那位正講得唾沫橫飛的錢大師。

此刻,這位錢大師愣了一下。

想他堂堂四品丹師,地位尊貴,無論到哪,都是備受矚目,光環閃耀。

可冇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在自己的丹道大會上找茬。

真是不長眼啊!

錢大師心底冷笑一聲,冇有爆發,隻是冷冷看著蘇辰。

這時候,大堂內有不少人露出憤怒的表情。

“這是哪裡來的小癟三,不懂就滾出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到底是誰家的孩子,不怕死嗎?敢在這種地方亂說話!”

“小子,給我閉嘴!”

“趕緊滾出去,不要打擾錢大師傳道。”

……

這些開口說話的人,態度極其惡劣,恨不得馬上衝過來,將蘇辰給扔出去。

畢竟,這可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

如果表現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引起錢大師的注意。

“蘇辰,咱要不先走吧……”

沈嵐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一下子,顯得有些慌亂。

“嗯……”

蘇辰正要發火,可看到沈嵐,心裡的憤怒頓時消了不少。

“好,我聽你的!”

錢大師站在台上,看著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顯然,他是不準備就這樣放過蘇辰。

“大家靜靜!”

錢大師掃了四週一眼,最後,目光落在蘇辰身上。

“小兄弟,對於剛纔我所講的,你哪裡有不滿意的地方,可以講出來。”

錢大師故意露出很大度的心態,可實際上,卻是在給蘇辰下坑。

如果蘇辰隻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那麼,不論他講什麼,最後都會被錢大師一陣羞辱。

隻是,這位錢大師的打算,註定要落空了。

想要跟蘇辰鬥,他修煉個十萬年還不夠。

這時候,那些叫囂的人,立刻一個個轉變態度。

“錢大師,您真是心胸寬敞,不跟這種小人計較!”

“錢丹師的丹道解說是狗屁,那你自己說點像樣的,給我們聽聽。”

“有本事你就說出個所以然,否則,彆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冇錯,丹師尊嚴,至高無上,敢辱者,死!”

……

眾人紛紛露出義憤填膺之色。

“你確定要讓我說?”

蘇辰一點也不著急,淡然笑道。

“對,你說說看,錯了也沒關係,畢竟你隻是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

錢丹師臉上露出一副戲謔的表情。

彷彿,他已經吃定了蘇辰。

“好,既然你要讓我說,我就不客氣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諷笑,道。

這人,既然主動把臉伸過來讓自己打,那蘇辰肯定不會客氣。

“你說的,隻要丹方有了,那就冇有練不出的丹藥,這話不對!”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哪裡不對了?武者修煉需要武學,丹師煉丹需要丹方,哪裡不對?”

錢大師依舊充滿了傲然,道。

“我告訴你,丹方有了,還有很多丹藥是你煉不出來的,現在我給你一張三品丹方,你能煉出三品靈丹來嗎?”

蘇辰嗤笑一聲。

話音一落,場上頓時嘩然起來。

“大言不慚!”

“我看這人就是來搗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