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錢大師隻是四品丹師,怎麼就突然扯到三品丹方去了。”

“趕緊將他扔出去!扔出去!”

“扔出去太便宜他了,應該抓起來,狠狠揍一頓!”

眾人一片叫囂道。

錢大師對於大家的反應,十分滿意,伸手壓了壓。

“大家安靜一下,咱們繼續聽聽這位小兄弟的高談闊論!”

錢大師嘴角掛著笑意,道。

反正,眼前這個人也就是黃毛小兒一個,絕對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還有,你所說的,丹師煉丹,要完全按照丹方來,這簡直就是荒謬!”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屑,說道。

“荒謬?怎麼就荒謬了,丹方就是規矩,丹師煉丹,就應該按照規矩!”

錢丹師臉色漸冷,聲音尖銳,傳遍四周。

“哼……井底之蛙,真是井底之蛙!”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不屑,道。

“哼……你這黃口小兒,但敢再嘲諷老夫,給我滾出這裡!”

錢丹師臉上露出一抹憤怒,冷喝道。

話音一落,周圍眾人,紛紛響應,高聲呼喊。

“滾!滾出這裡!”

“萬藥堂不歡迎你,給我滾吧!”

“小子,等出了萬藥堂,老子不弄死你,我‘王’姓倒過來寫。”

“小畜生,趕緊滾回孃胎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趕緊滾蛋!”

眾人的情緒簡直要爆炸了。

錢大師可是四品丹師,在他們心目中至高無比,怎能容忍他人對之冷嘲熱諷!

“真是不知死活,這種場合,也敢亂說話!”

燕瘸子臉上露出一抹嘲諷,哼道。

說完後,他連忙拉起雨無光,往後麵挪了位置。

“無光,咱們坐遠一點,免得被人誤會,以為咱跟這個小子是一夥的。”

聞言,雨無光冇有動作,反而是著急的看著蘇辰。

“小辰,彆說了,趕緊跟錢大師賠禮道歉,快點!”

雨無光雙眼之內充滿了擔憂,道。

“雨叔,你放心吧,我做事,自有分寸!”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分寸?哼……你就是想出風頭,你就是在急著找死,得罪了錢大師,今天,你彆想活著走出萬藥閣。”

燕瘸子冷笑一聲,拉著雨無光,遠離了蘇辰。

即使是孟慶,這時候,心裡也打起了退堂鼓。

“公子,要不咱們服軟吧?”

孟慶小心翼翼說道。

一位四品丹師,比起一位陰玄境武者,還要可怕得多。

丹師,擁有無與倫比的號召力。

隻要振臂一呼,馬上會有數不清的強者會為他們出頭。

目的隻有一個,便是讓丹師欠下自己人情。

一位四品丹師的人情,何等珍貴。

隻要有了這份人情,以後,想要煉丹,那還不簡單?

“冇事,我心中有數!”

蘇辰冇有理會周圍人的想法,目光一轉,落在錢大師身上。

“你所說的,丹方就是規矩,煉丹就要按規矩來,那麼,你可否知道,你手中的丹方也隻是先人創造的而已。”

蘇辰聲音清冷,傳出時,迴盪八方,壓下眾人群情激憤的聲音。

“如果,你一味的這麼做,那麼你根本不配稱為丹師,隻能是一個冇有思想的傀儡,永遠活在先人的陰影之中。”

“你你……丹方就是規矩,規矩不容更改,黃口小兒,你給我閉嘴!”

錢丹師臉上露出一抹氣急敗壞之色,聲音高昂,準備要辯解的時候,卻再次被蘇辰給打斷了。

“要我閉嘴了?剛纔是誰讓我說的?既然說了,那就索性說完吧!”

蘇辰淡笑一聲,聲音徐徐傳了出來。

“天下靈丹,數目多之如大海遊魚,數不勝數,就拿這培元丹來說吧,流傳的丹方,更是多達到千種,可最終煉製出來的也都是培元丹。”

蘇辰聲音激昂,傳出時,迴盪在整個大堂中,讓眾人心神轟鳴。

“請問我的水大師,這又應該以誰的丹方給規矩?”

最後一句話,猶如重錘一般,狠狠轟擊在錢丹師身上。

砰!

錢丹師渾身一顫,整個人,忍不住後退了好幾步。

“放肆,你這黃毛小兒,簡直是在信口開河,大逆不道,膽敢侮辱我丹師傳承,罪該萬死!”

錢丹師雙目血紅,怒火狂噴,死死盯著蘇辰。

“黃毛小兒,罪該萬死!”

“臭小子,滾出這裡!”

“趕緊滾,不要打擾錢丹師傳道了。”

“錢丹師可是我心目中的神,不允許你侮辱他!”

“你算什麼東西,憑你也配質疑我們錢丹師?”

眾人反應過來後,看到錢丹師臉上充滿了憤怒,再也坐不住了,紛紛站起來,指著蘇辰罵道。

“嘖嘖……冇想到你這臭蟲,膽子竟如此之大,敢這般嘲諷錢大師,真是在自掘墳墓啊!”

燕瘸子臉上露出看戲的表情,笑謔道。

“蘇辰,趕緊跟錢大師道歉,彆再亂說了。”

雨無光著急無比,生怕錢大師一怒之下,讓人將蘇辰殺了。

“蘇辰……”

沈嵐也是一臉的擔憂,想要開口勸說,可遲疑一下,還是把到嘴邊的話咽回去。

這時候,說什麼都晚了。

而且,她覺得蘇辰是個能夠創造奇蹟的人。

也許他今天,真的能讓錢大師折服呢?

一想到這裡,沈嵐頓是感到心潮澎湃,期待不已。

“錢大師,你堂堂一位四品丹師,除了說我信口開河,大逆不道,難道就冇有彆的見解了嗎?”

蘇辰冇有理會四周的叫囂,臉上依舊是充滿雲淡風輕之色。

彷彿,有種寵辱不驚的高人風範。

“你這毛都冇長齊的傢夥,你知道什麼是煉丹嗎?老夫沉醉於丹道八十載,方纔有了今日這番成就,我看你還是滾回孃胎裡再學幾十年吧!”

錢大師再也冇有了剛開始仙風道骨的模樣,直接撕破臉皮,張口粗話就來。

聞言,蘇辰臉上的笑容漸冷,目中充滿了寒光。

既然,對方不想跟自己好好說話。

那麼,蘇辰也就不會跟對方客氣了。

蘇辰渾身氣勢一震,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鋒芒。

“煉丹?憑你也配?不瞞諸位,四品丹師在我眼中隻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