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這不可能!”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慌亂之色。

堂堂一個四品丹師,連草藥都辨認錯誤,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毀滅性打擊。

“這冇什麼不可能的!”

蘇辰輕笑一聲,揮手間,火光消散,手中的植株已經被燒了個大半。

原本,封印在草株內的靈氣,也潰散了,變得普通平淡。

這哪還有靈草的痕跡?

這分明就是一株野草啊!

“看清楚了嗎?這其實就是一株普通的野草罷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笑道。

“不,不……你耍詐!”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冇想到,堂堂的四品丹師,竟然敗給了一個毛頭小子。

無法想象!

真是無法想象!

“贏了,竟然真的贏了!”

沈嵐忍不住驚呼一聲。

“不簡單,真是不簡單啊!”

孟慶心底輕喃一聲,越發覺得,自己向蘇辰低頭是一件正確無誤的事情。

與這樣的妖孽為敵,那纔是人生不幸!

“哼……歪門邪道。”

燕瘸子冷笑一聲,臉上充滿了不屑。

“老傢夥,你要是再唧唧歪歪,我一巴掌拍死你。”

禿毛鸚實在忍不下去了,怒聲道。

“放肆,區區一頭禿毛畜生,也敢在老夫麵前囂張?”

燕瘸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淩厲殺機,喝道。

“切,一個小破嬰境有什麼好囂張的。”

禿毛鸚一點也不怵對方,冷聲道。

“哼……等出了萬藥閣,老夫定要好好教訓你一頓。”

燕瘸子強忍住心底的怒火,哼道。

這裡,乃是萬藥閣,實在不宜動手。

而且他也聽說了,張家有一位大人物,正坐鎮此地。

如果惹到那位大人物了,就算他有九條命都不夠死。

蘇辰冇有理會他們的爭吵,一臉淡然,不在意的掃了錢大師一眼,道。

“堂堂四品丹師,輸了,還不敢承認嗎?”

“不!小子,你耍詐,敢不敢堂堂正正再跟我比一把?”

錢大師目中充滿了不甘,怒聲道。

“比什麼?如果你要再跟我比辨認靈藥,那還是算了,一點意思都冇有!”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不屑道。

“你……”

聞言,錢大師一陣氣急,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小子,你敢不敢跟我比試煉丹?”

錢丹師可不會認為,蘇辰也能擁有跟他一樣水準的煉丹本領。

畢竟,蘇辰看起來太年輕了。

也不過是個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

丹道技藝,重在積累。

這個年輕人,就算打孃胎裡開始煉丹,又能強到哪裡去?

“哦?煉丹啊……也不是不可以。”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道。

“我們就比煉製四品‘天元丹’,如何?”

錢大師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陰森森道。

天元丹,乃是四品丹藥之中極難煉製的一種。

也是四品丹藥之中最珍貴的一種。

市場上,天元丹至少買十萬靈晶一枚,且還是有市無價。

對於半步陰玄境強者來說,天元丹就是夢寐以求的至寶。

隻要能夠服用天元丹,那麼,擁有七成概率可以突破到陰玄境。

“你倒是挺自信的啊!”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

“小子,彆廢話那麼多,我就問你一句,敢不敢跟我比試?”

錢大師生怕蘇辰不答應,連激將法都使出來了。

可他又怎知,像蘇辰這等重生的大帝,又豈會看不透他的把戲。

“不管煉製什麼,我都無所謂,隻是我為什麼要跟你比?”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冷聲道。

“你……你耍我!”

錢大師一臉憤怒的瞪著蘇辰。

“其實,跟你比也不是不可以,隻是……”

蘇辰正說著時,突然一頓,渾身冰冷,彷彿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自己,似乎被什麼人給盯住了。

“嗯?這股氣息,有古怪……”

蘇辰眉頭微皺,心神散開,掃了四週一眼,立刻有了發現。

“血魔,冇想到這裡竟然隱藏有血魔的氣息。”

蘇辰雙眼之內,冷光一閃。

關於北陽府城外,那些村子遭受的血腥屠殺,他可不會忘記。

“萬藥堂,有點意思!”

蘇辰壓下心底的殺機,目光一轉,落在那位錢大師身上。

“既然你想比,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小子,當真?”

錢大師臉色不由得一喜,道。

既然蘇辰答應了,那麼,他等會定要借煉丹之名,好好教訓對方一把。

“行了,彆廢話了,你不是說要煉製天元丹嗎,開始吧!”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道。

“哼……小子,先讓你囂張一會,等會你就知道慘了。”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道。

這個時候,大堂內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嘩然起來。

“什麼?這個毛頭小子,還真的敢跟錢大師比試煉丹?”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整個北陽府城,錢大師的丹道造詣,絕對是數一數二,冇想到竟然還有人不怕死,敢去挑戰。”

“這小子輸定了!”

“哼……他要是煉出天元丹來,老子當眾把這椅子給吃了!”

“哈哈,吃椅子算什麼,他要能贏,我給大家直播吃翔。”

四周眾人,紛紛大笑起來。

每個人臉上,全都充滿了嘲諷之色。

在他們看來,蘇辰與錢大師比拚煉丹,那就是在自取其辱。

錢大師,乃是成名已久的丹道宗師!

這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而蘇辰,隻是一個不知名的毛頭小子罷了。

二人,簡直有著螢火與皓陽之彆。

此刻,大家眼中的錢大師,便是那高高在上的皓陽。

神聖、不可挑戰!

而蘇辰,就是那不知名的小螢火蟲。

渺小、微不足道!

所以,這場比試還冇有開始,眾人已經能預料到了結果。

蘇辰,絕對輸!

錢大師,一定贏!

大堂內,掌聲雷動,全都在為錢大師即將開始的煉丹,表示歡迎。

至於蘇辰,則是被人自行給忽略掉了。

就在這比試將要開始的時候。

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既然,這位公子想要跟我萬藥堂的大師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