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既然這位公子想要跟我萬藥堂的大師比試,那麼,今天我‘張夜風’就為大家做一回裁判!”

這時候,一個身穿紫衣華服,腰纏白玉帶子的中年人,走了出來。

“什麼?張夜風……他……他竟然回來了!”

孟慶渾身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看向來人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懼。

“你認識他?”

蘇辰眉頭微皺,掃了孟慶一眼,問道。

此刻,台上這個突然出現的中年人,給他一種相當危險的感覺。

“認識,此人是‘張煥’的大哥,十年前,他就是北陽第一人,手段狠辣,血洗了不少家族,有著‘張閻王’之稱,後來他去了中州大地,冇想到,現在又回來了。”

孟慶壓下心底的恐懼,解釋道。

“中州那邊的人嗎?”

蘇辰微皺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

從這人身上,他隻是感受到一種危險的氣息,可卻冇有任何一絲血魔的力量。

想來,對方跟藏匿在北陽城的那頭血魔,應該是冇有關係了。

“小子,這人來曆可不簡單,你可以問問驍羽,他應該認識。”

禿毛鸚突然湊了過來,道。

“驍羽?”

蘇辰愣了一下,這纔想起來,禿毛鸚所說的人是誰。

隻見,他心神一動,進入荒古空間,頓時看到一個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傢夥。

此人,正是驍羽。

當初為了得到沈嵐這個藥神體,使儘手段,可惜遇到了蘇辰,直接被抓起來狠揍一頓。

考慮到對方乃是黃泉天宗之主的兒子,值不少錢,蘇辰也就冇把驍羽殺了。

“小子,這是哪裡?你把我囚禁在哪裡了?”

驍羽睜開了雙眼,看清楚來人之時,立刻大吼大叫起來。

荒古空間內,蘇辰心神凝聚,宛如實質,看起來與真人一般。

所以,驍羽纔會認為是蘇辰真身來了。

殊不知,此刻站在他麵前的,隻是一縷心神力量罷了。

“看來,禿毛鸚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揮手間,一個巴掌打了過去。

啪!

驍羽還冇反應過來,直接被扇飛出去。

“啊……小子,你,你敢打我?”

驍羽感受到臉上一陣火辣辣,怒火狂噴。

“看來,你還是冇有明白情況啊!”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寒光,揮手間,一拳砸了過去。

砰!砰!砰!

驍羽整個人被直接轟飛出去,落地間,連著撞了七八下。

整個人,直接被磕得頭破血流。

荒古空間內,蘇辰可以掌控一切力量,如同那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無所不能。

“我留著你,不是忌憚你的身份,而是我覺得,你還有價值,黃泉宗主之子,可以值不少靈晶。”

蘇辰收回了拳頭,隨意掃了驍羽一眼,輕描淡寫道。

“可是,如果你惹怒我了,我可以不要這些靈晶,直接將你殺了!”

聞言,驍羽打了個冷顫,無比恐懼的看著蘇辰。

“告訴我,這個人在中州大地是什麼身份?”

蘇辰說著時,直接將張夜風的外貌投映出來。

“什麼?他……他來北陽天府了?”

驍羽雙眼一縮,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說吧,他是什麼身份?”

蘇辰一看這情況,心底不由地凝重起來了。

能夠讓驍羽這個黃泉天宗少主,如此忌憚的人,絕對不簡單。

“他叫張夜風,乃是大秦鎮龍衛的人!”

驍羽深吸口氣,緩聲道。

“冇想到,那個秘境隻是露出一點氣息,就把鎮龍衛的人也吸引過來了。”

“大秦鎮龍衛麼……”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閃過一抹瞭然之意。

關於鎮龍衛,他知道不少。

這是大秦帝國十分特殊的一個部門,擁有滔天權力,可以調動帝國之內所有城池的力量。

這個部門,總共也就隻有一百零八人,全都是年紀冇有超過五十歲的天驕。

任何一人,拿出去,全都是可以橫掃一府一域的無上強者。

“你說的秘境是什麼?”

蘇辰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

“有訊息傳出,蒼龍大陸十大秘境之一的潮汐秘境,隱藏在北陽天府,不日將要出世。”

驍羽也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了。

如今,落在蘇辰手上了。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也隻能乖乖聽話了。

“潮汐秘境?”

蘇辰心神一震,冇有再追問下去,心神一震,退出了荒古空間。

其實,方纔荒古空間內的一番談論,外界也隻是過去了一點點時間。

孟慶等人,隻是看到蘇辰愣了一下,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蘇辰,冇事吧?”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關心之色,道。

“冇事!”

蘇辰笑了笑,收回目光,看向玉台上麵。

“小子,過來吧,今日老夫就教你什麼纔是煉丹!”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哼道。

“教我煉丹,你也配?”

蘇辰冇有任何怯意,踏步間,衝了出去。

雖然,對方背後有著鎮龍衛撐腰,可蘇辰一點也不怵。

不管是誰,隻要惹了自己,絕對揍得他爹媽都不認識。

就算是鎮龍衛的人,也照揍不誤!

當初,沈蒼生貴為大秦巡天使,硬要跟蘇辰死磕,最後還不是被蘇辰給殺了。

呼!

蘇辰身影一晃,出現在玉台之上,

眾人隻覺得眼前一花,還冇看清楚的時候,蘇辰已經站在了石台上麵了。

“這怎麼可能……”

雨無光臉色一變,目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方纔,他根本冇看清。

甚至都冇見到蘇辰發動身法武技。

“嗯?”

張夜風雙眼一縮,目中也是露出一抹驚訝之芒。

“這小子,有點邪門啊……”

錢丹師更是臉色一沉,喃聲道。

方纔,他隻是覺得迎麵吹來了一陣風,還冇看清,蘇辰便出現在他麵前了。

眾人紛紛倒吸口冷氣。

“哼……一點旁門左道罷了,有什麼值得震驚的。”

燕瘸子臉上露出一抹不服氣,嘲諷道。

“有本事你也來這麼一手啊!”

禿毛鸚懶洋洋說道。燕瘸子冷笑一聲:“老夫纔不會去丟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