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什麼,蘇辰竟然能擋住我三成力量的攻擊?”

張夜風隱藏在暗處,臉上露出難以形容的震驚。

第一次。

他隻是使出了一成力量,蘇辰擋住了。

可這第二次,他都已經動用了三成力量,還是被蘇辰擋住了。

這不得不讓他重視起來!

“小子,接下來,我就不信你還能擋得住!”

張夜風冷笑一聲,渾身氣勢,轟轟擴散,鎮壓八方。

五成力量,爆發!

虛無之內,彷彿出現了一隻可怕巨手,直接朝著九龍天爐拍去。

“老傢夥,還來!”

蘇辰心性再好,也生氣了。

俗話說,事不可過三!

可這老傢夥,竟然暗中偷襲了他三次。

望著那迎麵而來的氣勢巨手,蘇辰冇有遲疑,肉身之力,轟轟爆發。

“給我滾!”

蘇辰冷喝一聲,揮手間,氣血衝雲霄,滅殺一切。

砰!

巨響傳出,氣勢之手崩潰了。

“該死,這小子的力量怎麼會如此強悍?”

張夜風腦海內,掀起了無法形容的轟鳴。

冇想到,眼前這個看似如同螻蟻的小傢夥,竟然能承受住自己五成力量的一擊。

很快的,張夜風就壓下了心底的震驚,開始想其它辦法。

一些陰狠的招數,正在醞釀。

隨時都會爆發。

蘇辰與張夜風的交手,很快。

快到無法形容的程度。

四周武者,隻是看得一臉疑惑。

大家根本不明白,為什麼蘇辰煉個丹,動作要那麼多。

“這小子這能裝啊!”

“你們看,錢大師都快丹成出爐了。”

“哈哈……我看他這是在耍雜技!”

“這小子就喜歡出風頭,不過,也就到這裡了,錢大師要贏了。”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嘲笑之色。

也就在這時,錢大師已經完成了靈液凝練,煉丹到了最後一個步驟。

“給我凝!”

錢大師揮手一拍,靈火散去,丹爐震動,其內所有靈液,齊齊一震,化作一顆靈丹。

刹那間,一股清香泌人的氣息,瀰漫開來。

“這是老夫煉製的四品天元丹,丹成四色,質量上等,大家請看!”

錢大師抬手一揮,丹爐打開,露出四色丹光。

眾人齊齊抬頭,看了過去。

隻見,那丹爐內正有一枚拇指大的靈丹,散發出濃鬱光芒。

這正是能夠幫助武者晉升陰玄境的無上靈丹!

所有人看到這枚丹藥時,呼吸急促,恨不得,馬上衝出去,將這丹藥占為己有。

畢竟,這可是價值十萬靈晶的東西啊!

反倒是蘇辰,依舊臉色平靜,不為所動,繼續煉丹。

其實,並不是他煉丹的速度,比錢丹師要慢,而是他第一次使用九龍煉天術,還有諸多不懂的地方。

所以,他需要一邊煉丹一邊感悟。

“嗯?這小子,有古怪!”

張夜風眉頭緊皺,目中寒光閃動,準備要再次出手。

玉台下方。

“哈哈……錢大師煉出四色靈丹了,老夫贏定了!”

燕瘸子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樂嗬嗬道。

“這可未必!”

禿毛鸚不冷不淡道。

“你這是死鴨子嘴硬!”

燕瘸子不屑的掃了禿毛鸚一眼,道。

“放屁,老子是神鸚,縱橫九天十地的神鸚,纔不是鴨子!”

禿毛鸚一臉不善,瞪了燕瘸子一眼。

“我管你是鴨子,還是什麼神鸚,反正,你輸定了!”

燕瘸子彷彿已經看到自己贏得钜額賭注的一幕,心情甚好。

“可憐蟲,到現在還活在夢裡!”

禿毛鸚嘀咕了一句後,目光一轉,看向沈嵐。

這時候,沈嵐臉上充滿了擔憂。

“神鸚,你說蘇辰真的能贏嗎?”

沈嵐目中一片忐忑,不安道。

“必須滴!”

禿毛鸚一臉自通道。

石台上,蘇辰悠閒的凝練著丹藥。

錢大師的四色天元丹,已經凝聚了,可他一點也不著急。

“不行,這小子有古怪,不能再讓他繼續煉下去了!”

張夜風臉色陰沉至極,目中閃過一抹寒光,抬手一揮。

“陰元煞氣,給我凝!”

這一揮之時,虛無之內,陡然出現一道煞氣之河。

轟鳴間,直奔蘇辰而去。

“嗯?”

蘇辰眉頭一挑,轉身間,彈指一揮。

五行靈氣,噴湧而出,直奔煞氣之河而去。

轟!

突然,那煞氣之河分裂開來,化作密密麻麻的冷刀。

轟向另外一邊的九龍天爐。

“不好!”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揮手間,古元冰火飛出,宛如一頭冰龍,捲起天爐,疾馳後退。

可是——

那些煞氣凝聚開來的冷刀,速度奇快,直奔九龍天爐而去。

玉台上,陣陣碰撞巨響傳出。

隻見,那冷刀飛掠之時,不停的與五行靈河碰撞。

各種各樣的火花,傳開了。

“到底發生什麼了?”

眾人看得一陣眼花繚亂,心底疑惑至極。

玉台上。

古元冰火化作的冰龍,捲起天爐,輕鬆避開了對方的攻擊。

一切,都是那麼的輕鬆。

這一幕,落在錢大師眼中,讓他一陣驚駭。

“這小子,怎麼能擋住張大人的攻擊?”

錢丹師心神狂震,駭然不已。

這一刻,他再也不敢把蘇辰當做是毛頭小子了。

“小子,這一次看你怎麼躲!”

張夜風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森寒道。

隻見,他抬手一揮。

元力激射,煞氣之刀紛紛融化,宛如雨水一般,劃破虛無,直奔蘇辰而去。

這一次,他不打算毀掉丹藥了。

而是準備,殺人!

隻要人死了,這丹藥也就煉不成了!

“哦……動殺機了嗎?”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很冷!很冷!

轟!

也就在這時,萬千雨滴,佈滿殺氣,狠狠轟向蘇辰。

可就在這時,蘇辰竟然捲起九龍天爐,速度飛快,直奔錢大師的山河神爐而去。

“不好!”

錢大師原本正在看戲,可冇想到,蘇辰竟然會直奔自己而來。

可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小子,你想乾嘛?”

錢大師怒吼一聲,渾身發顫,感受到一股可怕氣勢,鎖定住了自己,無法動彈。

“你猜?”

蘇辰來到他的跟前,嘿嘿一笑。

突然,他渾身光芒流轉。

天水雲閃,展開!

整個人,消失。

也就在這時,萬千煞雨,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