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壓下心底的殺機,轉身間,朝著沈家而去。

關於血魔的追查,暫時冇有線索,所以,他隻能先去把沈家的麻煩給解決了。

北陽府城,中央大地。

一座氣勢雄偉的府邸中。

“拜見府主!”

一個黑衣人躬身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看著麵前的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身高七尺,渾身氣息陰冷,一雙冷眼,盯得那黑衣人渾身發顫。

似乎,隻要此人隨便一個念頭,便可以要了他的小命。

“嗯?”

中年男子微微抬起頭,露出一張威嚴的國字臉。

他,便是這北陽大地的‘王’!

主宰一切的北陽府主,烈明鏡!

“大人,您讓我留意靈火的下落,如今有發現了。”

黑衣人匍匐在地,恭聲道。

“說說看!”

烈明鏡看都冇看那黑衣人,淡聲道。

“前幾天,府城裡麵,來了一個年輕人,名作‘蘇辰’,乃是一位丹師,掌握有古元冰火與日炎天火。”

黑衣人迅速整理了一下收集到的資料,道。

“哦……丹師,且還擁有兩大天火……”

烈明鏡眉頭微皺,似乎在考慮什麼。

“大人,這個‘蘇辰’可不簡單,其實力,應該不在張夜風之下。”

黑衣人深吸口氣,道。

“張夜風……他,不足為慮。”

烈明鏡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潮汐秘境,很快就要開始了,我必須加快速度收集靈火!”

一想到這裡,烈明鏡心跳加速,臉上冷芒閃動。

“小子,隻能怪你命不好,恰好我需要用到天地靈火。”

烈明鏡冷笑一聲,道。

“大人,那屬下這就去安排!”

黑衣人渾身一顫,說完後,剛要退下去安排相關事宜。

可這時候,虛無一震,走出了兩個帶著鐵麵具的人。

“鬼大人!血大人!”

黑衣人臉色猛變,立刻低下頭,恭聲道。

眼前這二人,乃是府主身邊的最強護法,修為都是陰玄初期巔峰,聯手之時,足以斬殺陰玄中期的強者。

萬鬼纏身,弑血奪魂!

鬼血兄弟,斬儘萬敵!

簡簡單單四句話,將這二人,刻畫得淋漓儘致。

可是,這鬼血兄弟再強,麵對烈明鏡也恭敬得不行。

“拜見府主!”

鬼血兄弟齊齊躬身行禮,道。

“你二人,去殺一個叫‘蘇辰’的小傢夥,記住了,我要他身上的兩大靈火!”

烈明鏡臉上冷光一閃,道。

“是!”

鬼血兄弟齊齊點頭,冇有任何廢話,轉身一晃,消失了。

“我烈明鏡看上的東西,從來冇有得不到的!”

烈明鏡聲音陰沉,傳出之時,掀起八方轟鳴。

砰!

一股無法形容的強悍威壓,擴散開來!

那黑衣人剛要退去,渾身一顫,直接跪倒在地!

……

天府大道,人流湧動。

“小子,咱們怎麼不去追查血魔下落了?”

禿毛鸚趴在蘇辰肩上,百無聊賴。

“不急,這個北陽天府,絕對冇有表麵上這般簡單!”

蘇辰目光微凝,冷聲道。

“怎麼個不簡單法了?難道,有寶物要出世了?”

禿毛鸚一想到這,雙眼發光。

“寶物?哼……你這頭傻鸚鵡,整天除了吃靈藥,找寶物,你還能乾點其它的不?”

小火凰坐在蘇辰另一肩膀上,冷笑道。

“閉嘴,小火鳥,有本事你彆讓我給你找靈火!”

禿毛鸚狠狠瞪了小火凰一眼,道。

“哼……我纔不用你幫我找,這北陽府城,我已經發現了不下六道靈火。”

小火凰伸出爪子,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羽毛。

它那羽毛,光澤亮麗,排列整齊,美豔動人。

禿毛鸚看得一陣羨慕。

“你說的是真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問道。

天地靈火,原本就少見。

整個蒼龍大陸,絕對不會超過一千種靈火。

可冇想到,一座小小的北陽府城,竟然同時出現了這麼多的靈火主人。

想來,必定是與那傳說中的潮汐秘境有關了。

“當然是真的,可惜了,那些靈火的主人,實力都不比張夜風那傢夥弱!”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感慨之色。

要不是,這些人實力都高得離譜,它早就自己行動了。

“你傻啊你,什麼叫實力都不比張夜風弱,那位錢大師也有靈火,他戰力弱爆了!”

禿毛鸚眉毛一挑,哼道。

“你才傻呢,那傢夥現在是主人奴仆了,兔子不吃窩邊草,我好意思下手嗎?”

小火凰一邊梳著羽毛,一邊跟禿毛鸚互懟。

這倆傢夥,左邊一句,右邊一句,蘇辰實在聽得耳朵疼。

“行了,你們都給我安靜一會!”

蘇辰伸手往自己肩膀上一抓,剛想把這倆傢夥扔出去。

可這時,他腳步突然一頓,目中露出冰冷之芒。

“有趣,竟敢來打我蘇辰的注意!”

蘇辰雙眼微眯,寒光四溢。

“小子,這來的人可不簡單啊!”

禿毛鸚也是收起了臉上的愜意,凝聲道。

“走,我們去城外,陪他們玩玩!”

蘇辰臉上殺機一閃,踏步間,直奔北陽城外而去。

幾乎就在他身影消失的刹那。

虛無之內,突然走出兩道身影。

這二人,一個帶著黑色麵具,一個帶著血色麵具,渾身氣息陰森,死死盯著蘇辰離去的方向。

“那小子似乎發現我們了!”

那帶著黑色麵具的人影,冷聲道。

“發現又怎麼樣?既然被咱們府主盯上了,那就一定要死!”

另外一個血色麵具男子,寒笑一聲。

二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齊齊衝出,朝著蘇辰離去的方向的追去。

半個時辰後,蘇辰身影落下,出現在城外一座小山丘上。

蘇辰找了一處山坡,降落下去。

這山坡上,正百花齊放,生機勃勃。

“可惜了……”

蘇辰輕輕摘起一朵山花,歎了一聲。

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可惜這朵花被摘的命運,還是可惜,這一整片山花的命運。

不到十息的功夫,兩個黑衣男子,一前一後,降落下來。

那戴著黑色麵具的男子,看到蘇辰站在花叢中,正一臉悠閒的賞花,不由地愣了一下。

“好小子,竟然不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