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行玄靈訣,煉!”

蘇辰體內修為轟鳴,五行之力,運轉到了極致,不斷煉化轉靈丹的靈氣。

這就是五行玄靈訣的恐怖之處。

或許,彆人煉化一枚丹藥需要半天的時間。

可蘇辰不用!

隻需要一個眨眼的功夫。

轟的一聲!

整枚轉靈丹融化開來,爆發出磅礴靈氣,推動著蘇辰的修為蹭蹭往上漲。

不一會兒。

他就達到了開脈九重中期巔峰!

“破!”

蘇辰低喝一聲。

浩瀚靈氣,如潮水般奔湧,轟轟向前,向著開脈九重後期發起衝擊。

砰的一聲!

眨眼間,瓶頸破開了。

蘇辰渾身一震,體內靈氣,如潮水一般向著丹田流去。

開脈九重後期!

這還冇有完。

“九轉洗髓丹,吞!”

蘇辰目中精光一閃,取出一枚刻有九道紋路的丹藥,直接吞入腹中。

那九轉洗髓丹一入體,彷彿化作狂暴雷霆,遊走在蘇辰體內。

刹那間,便是破開一道道淤塞的武脈!

第一百八十九道武脈!

第兩百一十二道武脈!

第兩百三十五道武脈!

第三百一十一道武脈!

……

三個時辰後,這枚九轉洗髓丹的力量完全耗儘了。

蘇辰體內已經開辟了三百二十道武脈!

這是他怎麼都冇想到的結果!

九轉洗髓丹的功效,太恐怖了。

不愧是傳說中的靈丹。

“不行,還有四十六道武脈,我必須藉助這一次機會,徹底凝聚出大道之體。”

蘇辰腦海內念頭百轉,頓時有了決定。

幾乎冇有遲疑,揮手間,又是一枚九轉洗髓丹飛出。

“吞!”

蘇辰低喝一聲,張口之間,將整枚丹藥吞進了體內。

時間流逝,轉眼間,又一個時辰過去了。

第二枚九轉洗髓丹的力量,耗儘之後,蘇辰體內隻是開辟出了二十道武脈。

距離大道之體所需要的三百六十六道武脈,還剩下二十六道!

“這種逆天丹藥,也隻有第一次服用有效,到了後麵就削弱了許多!”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無奈搖了搖頭。

“終究還不是凝聚大道之體的時候!”

可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蘇辰體內氣血翻滾而動,洶湧澎湃。

“銅象之體,要進入大成之境了?”

蘇辰臉色一喜,修為運轉,渾身散發出淡淡的金光。

那隱藏在金光之下的每一寸肌膚,充滿了讓人心悸的氣息。

特彆是蘇辰體內,因為九轉洗髓丹的淬鍊,所有筋骨赫然呈現出青銅之色,異常強大。

“氣血之力,給我破!”

蘇辰低喝一聲,肉身之力轟鳴,朝著淤塞的武脈發起了衝擊。

轟!

第三百四十九道武脈,開!

第三百五十六道武脈,開!

第三百五十五道武脈,開!

……

第三百六十四道武脈、第三百六十五道武脈、第三百六十……六道武脈,開!

轟!

最後一道武脈打開之時,蘇辰周身之間,彷彿有大道之光擴散,仙音四起。

一股恐怖神威,從蘇辰身上爆發開來!

“開脈境,圓滿!”

蘇辰輕喃一聲。

五行玄靈訣運轉到了極致,瘋狂吞噬四周靈氣。

“三百六十六道武脈,助我成……大道之體!”

蘇辰低吼一聲,體內靈氣翻滾,開始蛻變。

甚至,他的修為也在慢慢突破。

轉元境,近在眼前!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體內的血肉、經脈、骨骼,皆在蛻變。

彷彿在邁向先天之境。

甚至,那丹田之內的五大氣海,也在一陣擴張。

一丈、兩丈、三丈……

蘇辰的氣息越來越強悍。

周身之間,靈氣轟鳴,翻滾而動。

丹田五大氣海,變得越來越龐大。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到最後,五大氣海達到了九十九丈!

金木水火土,五大氣海!

九十九丈,凝!

轟!

大道之體,成!

蘇辰的修為突破,踏入轉元境!

轉元境一重!

如今,蘇辰渾身充滿了力量。

如果再遇到像白水宗七長老這樣的武者,估計一個巴掌,就能將對方滅殺!

“終於踏入轉元境了,以後很多強大的武技都能施展了!”

蘇辰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強大力量,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隨著修為的突破,銅象之體也踏入了大成之境!

“太古龍象訣,乃是上輩子我創造的最巔峰一門煉體功法,隻可惜,那個時候的我,還未能修煉到真正的龍象神體之境,否則又怎會隕落!”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閃過一抹堅定之色。

“這輩子,我一定要將‘太古龍象訣’修煉到極致,或許可以走出大陸,成為星空戰帝!”

星空戰帝!

蘇辰臉上露出滔天戰意。

不論前世,還是今生,那都是他堅定不移的追求。

“原來已經過去七個時辰了。”

蘇辰掐指算了一下,頓時明白了過來。

“現在已經踏入了轉元境,那就讓我看看荒古天碑會出現什麼樣的武學光團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按照上輩子的經驗,隻要每突破一個大境界,荒古天碑都會出現一個武學光團。

每一個武學光團,皆是蘊含了獨一無二的秘法!

蘇辰帶著期待,心神一動,進入了荒古空間。

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傻眼了。

整個荒古空間一片黑暗,冇有任何武學光團的蹤影。

“這……這怎麼可能,冇有了?”

蘇辰睜大了眼睛,疑惑道。

接下來,他心神之力擴散開來,搜尋了一遍又一遍,還是冇有發現。

最終,隻能無奈接受了這個事實。

“也許,這一世的荒古天碑已經發生了變化,與上一世不一樣了!”

蘇辰心底輕歎一聲。

砰!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躥了進來。

風風火火!

“小子,還真是讓你給說中了,那老傢夥真在算計你!”

禿毛鸚身影落下,迫不及待道。

“哦?那上官白又想折騰出什麼幺蛾子來?”

蘇辰的心神從荒古天碑之內退了出來,抬起頭道。

“我去的時候,看到蘇家的人了,正在密謀對付你!”

禿毛鸚嘿嘿一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問道:“怎麼密謀對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