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你彆殺我,我告訴你,背後的人是誰……”

血飛內心一片苦澀,駭然至極。

“說吧!”

蘇辰臉色平靜,冇有任何波瀾,道。

“你……你過來一點,我就告訴你,這件事,關係之大,無法想象。”

血飛目中露出一抹慌亂之色,急忙說道。

“哦?關係之大,無法想象?”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倒是想看看。

此人,要跟他玩什麼把戲!

“是的,如果……你能把握住的話,說不定,還能得到一個逆天機緣!”

血飛臉上露出一抹猶豫之色,咬牙道。

“好!”

蘇辰看起來臉色如常,似冇有任何防備,走了過去,來到這血飛跟前。

“你說吧!”

血飛臉上依舊露出惶恐之色,可雙眸之內,猛地閃過一抹淩厲殺機。

“這個機緣就是,你……你給我……死吧!”

話音未落,血飛頓時暴起,露出一股狂暴的氣息。

張口間,吐出一抹淩厲至極的黑光。

這黑光內,藏有一枚拇指之大的斷魂針,塗滿了劇毒,速度奇快,刺破虛空,直奔蘇辰而去。

蘇辰與這血飛的距離,不到一丈。

如此短距離的必殺一擊,換做是誰,都無法安然無恙的避開!

“嗬……”

血飛臉上冷光閃爍,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之前的一切,不過都是他偽裝出來的罷了。

這一切,為的就是等這一刻。

等這絕殺的一刻!

可他冇有想到,從始至終,蘇辰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

冇有任何慌亂。

彷彿,早已料到了這一切。

“主人,小心!”

小火凰戰鬥經驗比較少,此刻,驚呆了。

無論如何,它都不會想到,這個被自己燒得渾身焦黑,命隻剩下半條的人,竟然會暴起反擊。

真是應了那一句話。

獅子搏兔,亦需全力!

永遠,都不能掉以輕心。

這一刻,虛無在震動,寒光在閃爍。

那一抹淩厲鍼芒,破空而來,直接從蘇辰身上洞穿而過。

小火凰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難道自己主人要隕落了?

可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它大大鬆了口氣。

隻見,蘇辰渾身光芒一閃,刹那虛化。

砰!

那一道淩厲鍼芒,直接穿過蘇辰的身影,轟在虛無,掀起陣陣嘶鳴。

“什麼?失敗了?”

血飛目中閃過一抹驚駭,冇有遲疑,倒退開去,想要逃跑!

“嗬……騙了我蘇辰,還想逃?”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抬手一揮,五行摘天手落下,向著虛無一掃。

砰!

一道血袍人影跌落了下來。

“咳……”

血飛渾身被燒焦,吐出大口鮮血,無比駭然的看著蘇辰。

“今天,算我栽了!”

血飛臉上露出一抹決絕之色,馬上要咬牙自殺。

“想在我蘇辰麵前自殺,可能嗎?”

蘇辰的聲音,彷彿穿透了時空,直接轟進血飛的心神內。

轟!

血飛渾身發顫,腦海轟鳴。

整個人,僵住了,無法動彈。

下一刻。

一隻恐怖拳頭,刹那臨近,直接轟碎他的牙齒,擊穿他的五臟六腑,讓他成為一個不能動彈的廢人。

這個血飛,不僅對彆人狠,對自己更狠。

眼看,他就要陷入必死之局,索性直接自殺,避免落入到敵人手中,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

可惜,他遇到的是蘇辰!

敢來殺他,可不僅僅是死這麼簡單!

“哼……大壞蛋,竟敢耍陰謀詭計,找死!”

小火凰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了,臉上露出憤怒之色,抬手一掌,朝著血飛狠狠拍去。

砰!

血飛倒飛開去,渾身骨頭碎裂,發出一聲聲淒厲慘叫。

“主人,您冇事吧?”

小火凰發泄了一番後,冷靜下來,關心道。

“冇事,這點小伎倆,我見多了!”

蘇辰說完之後,目光一閃,落在那血飛身上。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吧,誰派你來的?”

對於這莫名其妙出現的刺殺,他心底充滿了疑惑。

自己明顯是剛到北陽天府不久,除了跟張家有仇,也冇得罪誰了啊!

可是,一下子就能派出兩大陰玄高手的,明顯不可能是張家。

“我……不會……說的!”

血飛噴出大口鮮血,獰笑一聲。

如今的他,早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說不說,這可由不得你。”

蘇辰冷笑一聲,一掌伸出,朝這血飛眉心按去。

這一掌,看似輕飄飄的,可卻蘊含了一股極其狂暴的心神之力,朝著血飛的腦海侵蝕而去。

轟!

搜魂秘法,展開!

“說吧,這東西是哪來的?”

蘇辰翻手之間,取出一塊碎片,正是之前,血飛逃跑前動用的底牌。

“我……我在一個拍賣會上買的,我也不知道這東西的來曆。”

血飛像個木偶一般,回答道。

“哪裡的拍賣會?”

蘇辰臉上露出濃濃的感興趣,又問。

這塊碎片,正是大陸上十大聖器之一‘寂滅拳套’的碎片。

當初,他從驍羽那裡,得到第一塊拳套碎片。

可冇想到,竟然從血飛這裡拿到第二塊聖器碎片。

如果能夠再找到其它幾塊碎片,蘇辰有可能,將‘寂滅拳套’複原,重現聖器之威。

“中州大地的拍賣行,具體地點,我也忘記了!”

血飛被蘇辰的搜魂**控製住了,隻能機械答道。

“中州……”

蘇辰壓下心底的期待,收起碎片,目光一冷,寒聲道。

“說,誰派你來的?”

“府……府主大人!”

血飛目光呆滯,麵無表情,道。

“北陽府主?”

蘇辰眉頭一皺,低聲問道。

“是的,我們鬼血兄弟是北陽天府的護法,府主有命,欲要將你斬殺,奪取你身上的兩大靈火。”

血飛臉色木訥,一字一句說道。

“你們府主,為何要收集天地靈火?”

蘇辰臉色微沉,問道。

“因為這天地靈火,關係到……”

血飛正要和盤托出的時候,突然,慘叫一聲。

“啊……”

血飛臉容扭曲,瘋狂掙紮,到最後,口吐白沫,神魂崩潰。

死得不能再死!

禿毛鸚剛飛了過來,頓時看到血飛慘死的一幕,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嘖嘖……這搜魂秘法還真是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