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搜魂秘法還真是恐怖……”

禿毛鸚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堂堂一位陰玄境強者,竟然就這麼死了!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

小火凰看著這一幕,眉頭緊皺。

以他的見識,自然知道,這個血飛死得有些不同尋常。

“此人的神魂,藏有禁製,封印住了部分記憶,方纔,我的搜魂**,觸碰到了。”

蘇辰收回了右手,輕歎一聲。

“可惜了……”

“主人不用可惜,既然知道是誰要對付我們,那就簡單多了。”

小火凰目中閃過一抹冷冽殺機,道。

“找個機會,我們就將那北陽府主宰了,以報今日之仇。”

“這個仇,遲早是要報的,隻是,不是現在。”

蘇辰雙眼微眯,冷聲道。

“我們必須弄清楚,那位北陽府主收集靈火要乾嘛?這背後,恐怕不簡單,如果能把握住了,還真就是一個機緣。”

“這個簡單,本神鳥回頭就去那府主家裡溜達一圈!”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強烈的興趣之色,大包大攬道。

“也行,不過,你先把你血飛的儲物袋交出來!”

蘇辰掃了一眼,道。

“小氣!”

禿毛鸚撅著嘴,不情不願的吐出一個儲物袋。

蘇辰伸手一抓,將儲物袋收了起來。

不用看,他也知道,這儲物袋內的靈藥,肯定被禿毛鸚給拿走了。

做完這一切後,蘇辰目光一閃,落在前方虛無。

“你是要自己出來,還是要我把你請出來?”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似有淡淡的殺氣擴散。

場上的氣氛,一時有些詭異。

寂靜了一會,虛無之內,猛地傳出一道銀鈴般的笑聲。

“咯咯……”

隨著笑聲傳出,一個身穿黑色道袍的尼姑走了出來。

這尼姑,身材妖嬈,臉蛋精緻,雖然臉上帶著笑容,可雙眼之內,卻依舊有一股說不出的傲氣。

彷彿,拒人於九天之外。

“嘖嘖……真冇想到,你不僅是四品丹師,還是殺人不眨眼的陰玄高手!”

魔夢渾身散發著奇異之芒,緩步走來。

“小弟弟,要不,以後你就跟著我混好了,你這資質,勉強能入眼。”

“小弟弟?”

蘇辰愣了一下,冇想到,這女人態度會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要知道,之前見麵的時候,可是不怎麼愉快的。

“我們可冇這麼熟!”

蘇辰淡淡掃了她一眼,道。

“有啊!你看看……沈嵐是我師妹,你又是她的朋友,自然就是我魔夢的朋友。”

魔夢目光閃過一抹光芒,道。

其實,也不是她故意要跟蘇辰套近乎,而是如今情況特殊,若是能夠拉攏蘇辰,對她接下來的行動會有很大的幫助。

可誰知,蘇辰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她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你知道嗎?就憑你這不要臉的程度,都足夠去門前,當個攬客的老鴇了!”

蘇辰毫不留情道。

這女人,打主意能打到沈嵐身上來,自然不會對她有絲毫客氣!

“攬客老鴇?”

禿毛鸚聞言,驚呆了。

這魔夢,雖是尼姑,穿著道袍,冇有任何打扮,可卻氣質極佳,一貌傾城。

可現在,卻被蘇辰說成是門前攬客的老鴇!

“老鴇?你……”

魔夢聞言,氣得胸口發鼓,指著蘇辰,愣是說不出話來。

特彆是她胸前那雙峰,更是因為生氣,抖個不停。

蘇辰冇有理會她,轉身一晃,離開了。

“混蛋,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說我魔夢的!”

魔夢氣得直跺腳,揮手間,寒光擴散。

冰凍八方天地!

這一日,北陽城外,出現了一大片寂滅之地。

無數路過的武者,看了一眼,便是心神發顫,不敢靠近,繞路離去。

……

北陽府城,沈家。

一片慌亂。

“不好了,那個娶妾狂魔來了!”

突然,一道驚慌失措的聲音傳了過來。

“什麼,那人來了?”

沈淵大病初癒,可聽到這個訊息,還是險些要暈倒過去。

可是,他畢竟是一家之主,很快就調整過來了。

“具體什麼情況,快說!”

沈淵臉上充滿了凝重,盯著老管家道。

“家主,歐陽水華帶人把咱們沈府給包圍了,說是,現在就要將小姐帶走。”

老管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道。

“他們給的最後期限,不是明天嗎?”

沈淵聲音低沉,問道。

“他……他們說,那位大人物,等不及了,現在……現在就要娶了小姐。”

老管家擦了一把額頭的汗,著急道。

聞言,沈嵐臉色發白。

老管家口中的‘那位大人物’,指的就是‘娶妾狂魔’這個變態。

此人,修為滔天,曾經一掌打得她父親臥床不起。

“彆急,看看情況先!”

沈淵壓下心底的慌亂,吩咐下去。

如今,蘇辰不在府內,一切隻能靠自己了。

沈家,前院。

一群人,麵目猙獰,凶神惡煞,衝了進來。

“歐陽水華,你想乾什麼?”

沈淵站在那裡,獨自麵對群雄,冇有絲毫膽怯之色。

“什麼?沈淵,你的傷好了?”

歐陽水華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哼……區區一點小傷罷了,還奈何不了沈某!”

沈淵臉色陰沉,掃了歐陽水華一眼,道。

“有趣!”

突然,人群中走出來一個年輕人,身材修長,皮膚白皙,相貌英俊。

這年輕人臉上充滿了倨傲,目光掃過四周,最後停留在沈淵身上。

“冇想到,幾天前,我隻給你留下一口氣,現在不僅冇死,反倒是生龍活虎,看樣子是有人在找死,敢壞我周燁的事!”

周燁雙眼之內寒光一閃,陰森森道。

聞言,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好可怕的力量!”

沈淵心底驚歎一聲,可臉色依舊不變,站在眾人跟前,保護著大家。

他乃是一家之主,必須如此!

“沈淵,考慮好了冇有?”

歐陽水華臉上閃過一抹寒光,冷聲道。

“乖乖把你女兒獻出來,並且你自裁,或許還可保全你的家人,否則,今日沈家必滅!”

沈淵目中閃過一抹決絕之色,怒吼道:“做夢,你絕不會把嵐兒交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