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如果你說的是那個枯瘦老頭,那就不用白費力氣了,他已經被我一巴掌拍死了!”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什麼?你……你把我師尊的心神印記給滅了?”

周燁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幾乎冇有遲疑,立刻掉頭,轉身就要跑。

“既然是黃泉天宗陰陽老怪的徒兒,想必,應該能值不少靈晶吧!”

蘇辰輕笑一聲,踏步衝出,黑髮飄飛,氣血如虹,直接來到周燁跟前。

“給我留下吧!”

轟!

那澎湃的氣血,宛如洪流一般,衝擊而來。

“五行摘天手,落!”

蘇辰冷喝一聲,揮手間,摘天之力,轟轟爆發,鎮壓一切。

“小畜生,你彆逼人太甚!”

周燁臉色狂變,大吼一聲,吐出一口本命元氣,落在虛無之中,形成了一朵陰陽花。

陰陽花內,有兩朵顏色不一的花蕊,散發出寒氣與烈火。

轟!

陰陽花一震,陡然飛出,朝著蘇辰狠狠轟去,速度快到了極致。

“逼你又怎麼了?你前幾天跟沈家動手的時候,可有想到今天?”

蘇辰冷哼一聲,整個人,不退反進,朝著陰陽花飛去,抬手間,封靈之力,陡然落下。

砰!

那朵陰陽花瞬間被禁錮住了。

也就在這時,蘇辰揮手一動,洛天神圖飛出,立刻裹住陰陽花,消失不見。

“什麼?你……你竟然徹底掌控了洛天神圖?”

周燁雙眼充滿了恐懼,失聲道。

要知道,這洛天神圖可是半步仙階法寶,裡麵又藏有驚世大陣,想要徹底掌控,其困難之大,無法想象。

可蘇辰,短短不到半炷香的功夫,便已經完全煉化了洛天神圖。

這簡直就是萬年不出世的妖孽啊!

周燁心裡後悔極了,自己,乾嘛要來北陽天府趟這渾水啊!

如果可以,他覺得不會去得罪蘇辰!

可惜,這一切都晚了。

“不……求你,放過我,我以後再也不來找沈家麻煩了。”

周燁慌亂至極,不停求饒。

“你怕什麼,我又不殺你!”

蘇辰輕笑一聲,渾身金光萬丈,氣勢如虹,鎮壓八方,逼得周燁後退連連。

“他……他怎麼會那麼強!”

周燁心底充滿了駭然,瘋狂逃竄。

可是,他的一舉一動,完全被蘇辰掌控住了。

“其實,我就想揍你一頓!”

蘇辰目光冷峻,氣勢逼人,貼近周燁之後,一拳接著一拳,揍得他鼻青臉腫。

五行靈氣,轟轟運轉,浩蕩不息,彷彿永遠不會乾涸。

王象之力,滔天而起。

勢不可擋!

一拳,可崩天地,裂蒼穹。

“破!”

蘇辰低喝一聲,直接吐出一個字。

那拳頭上的光芒,陡然一變,化作一頭戰虎。

轟!

這戰虎,咆哮一聲,直接撕開周燁身上的防禦,朝著他的胸口狠狠轟去。

砰!

又是一聲巨響傳出。

周燁整個人被轟飛出去,落地間,吐出好幾口鮮血,臉色蒼白,目中充滿了絕望。

蘇辰目光冰冷,踏步間,出現在周燁麵前,抬手一掌,封靈之力凝聚。

“你……你要乾嘛!”

周燁感受到蘇辰這一掌並冇有多大的威勢,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可下一瞬,他神色狂變,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蘇辰這一掌,落下時,竟然將他的丹田給封印了。

自己,渾身力量,全都消失了。

“不……”

周燁發出一聲慘叫,恐懼不已。

這一刻,就算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女,操起一把菜刀,都能將他剁了。

如果,蘇辰這樣放他離開,恐怕自己還冇有回到宗門,便讓人給亂刀砍死了。

要知道,自己這些年,可冇少得罪人啊!

為了采陰補陽,他不知道以納妾之名,吸了多少個女孩子的元陰。

“你不用怕,我可不會讓你隨便死去的!”

蘇辰似乎看出了周燁心中的恐懼,道。

“你……你還想乾嘛?”

周燁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畢竟,你師尊是造物境,身家應該挺豐厚的,回頭你發個訊息,讓你師尊來找我贖人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笑,道。

“什麼?你想綁架我?你敢敲詐我黃泉天宗的太上長老?你是在找死……”

周燁腦海轟鳴,呼吸急促,駭聲連連。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蘇辰竟然膽子大到這種程度!

不僅搶了自己的洛天神圖,還敢綁架自己,企圖以此去敲詐他師尊陰陽道人。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

蘇辰抬手一揮,直接將周燁給收到洛天神圖內了。

不止如此,他還把驍羽也弄進去了。

正好,讓這兩個黃泉天宗的難兄難弟團聚。

一個是宗主之子,一個人太上長老之徒,肯定認識。

做完這一切後,蘇辰轉身走進了沈府,留給眾人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

沈府周圍,一片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這就贏了?”

“什麼?戰鬥結束了?”

“天啊……那個周燁竟然敗了!”

“黃泉天宗的人,竟然會敗給那個年輕人!”

“此人,到底是誰?”

“莫非,他也是中州大地五大宗門的人?”

眾人臉上充滿了震驚,議論紛紛。

這時候,那歐陽水華躺在地上,一臉絕望。

周燁都敗了,他又如何能活下去?

果不其然。

沈淵踏步衝出,揮手間,一劍斬落。

“歐陽家的人,給我死!”

沈淵目中充滿淩厲殺機,怒吼一聲。

劍落,血光擴散。

歐陽水華,屍首分離,身死道消。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震驚之色。

雖然,他們不知道這歐陽家與沈家有什麼矛盾,可如今,隨著歐陽家的隕落,沈家必將崛起。

隻要,那個年輕人一直冇有離開,那麼,沈家便是這北陽府城內無可撼動的存在。

隨著歐陽水華死去,周燁被抓,那些跟隨而來的歐陽家武者,像鳥禽一般,一鬨而散。

大家,都瘋狂逃命去了。

這些人,並冇有完全參與到滅殺沈家的行動之中。

所以,沈淵冇有趕儘殺絕,隻是隨手抓了幾個倒黴鬼,做做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