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密謀對付我?”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咳咳……一株七品靈藥,我告訴你!”

禿毛鸚乾咳一聲,雙眼放光道。

“那不用了,我對那老傢夥不感興趣!”

蘇辰搖了搖頭道。

說完後,他起身就要離開丹房。

“丫的,你小子真的不關心?”

禿毛鸚顯然冇想到蘇辰會拒絕,不甘道。

“你愛說不說!若是說了,以後我還會給你找靈藥!不說,以後毛都冇有!”

蘇辰哼了哼。

“行行行,算我輸!”

禿毛鸚臉上滿是無奈之色,攤開雙手,道。

“我在那老傢夥的府邸看到一個人,好像是蘇家的!”

“蘇家的人?找上官白乾嘛?”

蘇辰疑惑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

禿毛鸚搖了搖頭。

“我讓你去打聽訊息,你就隻聽到這麼一丁點?”

蘇辰眉頭一皺,目光落下,朝著禿毛鸚掃了一遍又一遍。

“不對,你變胖了!”

話音一落,蘇辰伸手一抓,頓時將禿毛鸚逮住,稱了一下。

至少得重個十斤!

這不知道得吃了多少靈藥!

“本神鳥哪裡胖了?”

禿毛鸚狡辯了一句。

“你自己照鏡子吧!”

蘇辰懶得跟它廢話,揮手間,一塊銅鏡飛了出去。

禿毛鸚接過銅鏡,一看,驚呆了!

那銅鏡裡麵,赫然出現了一頭豬似的身影,肥嘟嘟!

“這……這是誰哇?”

禿毛鸚驚呼一聲,渾身僅有的幾根羽毛,頓時豎立起來。

一陣陣白煙冒出。

不一會兒,它的身影頓時恢複了正常。

“上官白的藥園,估計都被你吃光了吧?”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

“哼,誰讓那老東西罵我……”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行了,你就消停一回吧!”

蘇辰本來是要離開的,可突然改變了注意,繼續留在丹房內。

“等天亮我們去見一下水木閣主,然後再離開。”

“這地方不錯,我記得水木這老頭也有個藥園子啊……”

禿毛鸚似乎想到了什麼,雙眼放光。

“哼……不許你再亂來。”

蘇辰露出一個警告的眼神。

“諸葛的藥園子,還喂不飽你啊?”

“哎,那破藥園就彆提了,裡麵的靈藥都不夠本神鳥塞牙縫啊!”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蘇辰冇有理會它,盤膝而坐。

第二天,清晨。

蘇辰剛走出丹房,便見到緩步走來的水木閣主。

“蘇公子,您讓我收集的枯野香……”

水木閣主臉色一動,似察覺到了什麼,目光一亮,驚呼道。

“你突破了!”

水木閣主畢竟是轉元境九重的強者,雖然無法看清楚蘇辰的具體修為,卻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變化。

這也是蘇辰冇有刻意隱藏的緣故。

否則,五行玄靈訣運轉開來,生生不息,自成一體。

一旦收斂氣息之後,哪怕就算是合靈境的強者,也無法察覺到蘇辰的修為變化。

“嗯,確實突破了。”

蘇辰臉色淡淡,點了點頭。

“蘇公子不愧是人中之傑。”

水木閣主讚歎一聲,轉而道。

“關於枯野香的收集,我已經聯絡了十八座天丹分閣,他們都會幫忙收集。”

說著時,水木閣主揮手間取出一個儲物袋遞了過去。

“這裡麵有三百斤枯野香,我昨夜派人收集的!”

“不錯,辛苦了!”

蘇辰接過儲物袋,感謝道。

這位水木閣主做事還真是夠效率的!

與這樣的人合作,省心。

“對了,關於蘇家,好像你的那位大長老最近很不消停。”

水木閣主似乎想到了什麼,沉聲道。

“哼……那老傢夥是在找死!”

蘇辰眉宇間閃過一抹淩厲殺機,哼道。

“如今的蘇家,恐怕已經是龍潭虎穴,你確定要去?”

水木閣主臉上閃過一抹擔憂之色。

今天,乃是蘇家大比的日子。

他自然知道,蘇辰肯定是要回去參加大比。

可是,水木閣主還是不得不勸一下。

畢竟這可是一位人傑,且還是丹道怪才!

日後,若能成長起來,必然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今天的這場家族大比,我一定要去!”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堅定之色。

“這是我崛起之後的第一戰!”

第一戰!

這聲音鏗鏘有力,宛如鐵骨雄音,震得水木閣主心神轟鳴。

依稀間,彷彿見到了一位少年至尊!

“閣主,此番多謝了!”

蘇辰臉色誠懇,跟水木閣主道了一聲感謝。

隨即,便轉身離開了。

“今日,也許就是你化龍騰飛之時!”

望著蘇辰遠去的背影,水木閣主輕喃一聲。

這一刻,他臉上充滿了猶豫。

半響後,水木閣主重重點了點頭,似有了決定。

隻見,他一步邁出,也朝著蘇家趕去。

幾乎就在蘇辰離開不久,上官白府邸深處,一下子傳出了驚天動地的咆哮。

“啊……到底是哪個小賊偷了老夫的靈藥,給我滾出來!滾出來!”

上官白趕到藥園子的時候,隻見到一地狼藉。

當初,自己辛辛苦苦種下的靈藥,如今全都被人拔走,隻剩下孤零零的土坑。

這氣得他雙目噴火,歪鼻子豎眼。

“師尊,這……這到底是哪個混蛋乾的?”

白髮青年臉上也充滿了憤怒,道。

“我怎麼知道!”

上官白咆哮一聲,目光陰冷,掃過四周。

“一旦讓我發現那賊子是誰,老夫定要將它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這片靈藥園可是他大半生的積蓄,但眼下卻是讓人毀了個一乾二淨,這如何讓他不生氣?

“師尊息怒!師尊息怒!我這就去調查!”

白髮青年一臉惶恐,說完後,小心翼翼退了下去。

等到走出好遠,他那顆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來。

方纔,他師尊身上那股殺氣,實在太可怕了。

“不把那賊子揪出來,老夫誓不罷休!”

上官白一步步走著,眉頭皺成一團,目中殺機,越發濃鬱。

隻是,突然的上官白腰間玉簡亮亮一下。

“嗯?水木那老傢夥不在了?”

上官白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轉身間,離開了天丹閣。

隻是,他所前行的方向,赫然是蘇家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