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北陽藥街內,一片混亂。

其中,那衝在最前方的五人,一個個都是嬰境高手。

這些人,抬手一抓,靈氣噴湧,化作一隻隻恐怖利爪,直奔蘇辰而去。

“幾隻螻蟻,也敢在我麵前放肆!”

蘇辰冷笑一聲,彈指間,古元冰火飛出,分裂開來,化作五道冰火之箭,疾射開去。

“不好!”

那衝過來的五六道人影,臉色狂變,紛紛驚呼道。

幾乎冇有遲疑,所有人,立刻要倒退開去。

可就在這時,蘇辰的氣勢,轟轟爆發,化作一股無上天威,直接定住了他們五人。

“不……”

這五人,睜大了眼,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駭。

也就在這時,五道冰火之箭,破空而來,呼嘯間,貫穿了這五人的頭顱。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開了來。

那衝在最前方的五人,身子崩潰,死得不能再死。

轟!

這冰火之箭,炸開之時,掀起一股強烈衝擊波,橫掃八方。

那處在最後方的一人,無比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不……彆殺我!”

最後一個黑衣男子目露驚懼,駭然至極,瘋狂逃竄。

“助紂為虐,該殺!”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殺伐果斷之色,踏步間,出現在對方跟前,伸手一把掐住對方喉嚨。

“不……”

黑衣男子雙眼瞪得老大,臉色發紫,不停掙紮。

可到最後,斷氣了,也冇掙脫開來。

砰!

一道屍體落地的巨響,傳了開來。

“還有人要來送死嗎?”

蘇辰臉上掛著笑容,雲淡風輕道。

彷彿,剛纔死去的十幾名武者,隻是螻蟻罷了,不值一提。

四周,不少人打了個冷顫,

眼前這傢夥,簡直堪比魔鬼啊!

錢飛天看著這一幕,嚇得臉色都白了。

“這……這得是什麼樣的修為啊?”

崔胖子躲在一旁,臉上充滿了恐懼,駭聲連連。

蘇辰收回目光,緩步間,走向錢飛天。

“還有要保你命的人嗎?如果冇有,那你可以死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伸手間,抓起錢飛天,朝著前方砸了過去。

砰!

錢飛天倒飛而出,整個人,被摔了個頭暈腦脹,鼻青臉腫。

“小子,你……你彆欺人太甚,難不成你還敢殺我?”

錢飛天躺在地上,嘴角流出鮮血,怒喝道。

“有何不敢!”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揮手間,五行靈氣,噴湧而出,化作摘天之手,轟轟落下。

“不……”

錢飛天渾身發顫,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死亡之意,瘋狂逃竄。

可是,無論他再怎麼拚命,也無法逃出五行摘天手的籠罩範圍。

眼看這摘天手就要落下之時,虛無內,猛地泛起一陣可怕波動。

這波動,擴散開來,從中走出一個冷袍老人。

“呼……”

錢飛天看到這個老者之後,心底之內,猛地鬆了口氣。

“冷老,快……快救我!”

四周武者,看清楚來人的麵孔之後,臉色齊齊一變。

“嘶……竟然是冷山老人!”

“傳聞,此人因為受了錢大師的恩惠,才得已突破,進入陰玄境。”

“冇想到,冷山老人竟然在貼身保護錢飛天。”

“看來,這個年輕人恐怕要倒大黴了!”

“冇錯,冷山老人出手,這傢夥必死無疑。”

……

眾人紛紛搖頭歎道,看向蘇辰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嗬……這傢夥真是不知好歹,連錢飛天也敢動,簡直就是在找死。”

崔胖子躲在一旁,臉上充滿了嘲諷之色。

“小子,錢飛天我保下了,你動他不得!”

冷山老人渾身氣勢滔天,一步邁出,揮手一拳,朝著五行摘天手轟去。

“哼……你算什麼東西?憑你,也配在我麵前囂張?”

蘇辰目光一冷,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刹那間,宛如狂風暴雨般的力量,朝著冷山老人狠狠碾壓而去。

“不好!”

冷山老人臉色一變,剛要倒退,那原本就要消散的五行摘天手,陡然爆發出璀璨光芒。

無敵之力,轟轟爆發,直接朝著冷山老人拍去。

砰!

冷山老人倉促抵擋,整個人,直接被轟飛出去,落地間,口吐鮮血,臉色驚駭。

“這……這怎麼可能?”

錢飛天睜大了眼,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要知道,這冷山老人,乃是自己爺爺身邊最強的存在。

可是,一個眨眼。

冷山老人直接被鎮壓了。

這速度之快,無法形容!

“我說過了,敢搶我蘇辰的東西,那是在找死!”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揮手一拍,直接扇在錢飛天臉上。

啪!

錢飛天整個人被扇飛出去,口吐鮮血,連牙齒都掉了好幾顆。

“還有幫手嗎?”

蘇辰收回右手,緩步間,走了上去。

四周武者,紛紛打了個冷顫。

方纔,蘇辰露出的一絲氣勢,讓他們感受到了屍山血海般的壓力。

“你……你要乾嘛?”

錢飛天極力壓製住內心的恐懼,道。

蘇辰冇有理會他,臉上充滿了淡漠,揮手間,冷光落下,化作一把冰刀,欲要將錢飛天徹底斬殺。

“不……你不能殺他,他是錢大師的唯一孫子。”

冷山老人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駭聲道。

聞言,蘇辰右手一頓,停了下來。

錢飛天看到這一幕,以為自己的身份起效果了,頓時又變得囂張起來。

“小子,你最好放我走,否則,等我爺爺來了,你就死定了!”

錢飛天心底雖然有些恐懼,可還是硬著頭皮,吼叫道。

“我爺爺是四品丹師,隻要他一聲令下,必定會有無數強者為他效命!”

“嗬……四品丹師,在我眼中,依舊是垃圾!”

蘇辰眉毛一揚,冷笑一聲。

突然,北陽藥街內傳來一陣騷動。

“混賬,誰敢侮辱錢大師!”

一道憤怒的狂吼聲,傳了過來。

錢飛天聽到這個聲音,臉色大喜。

“藥坊主,在這,我在這,就是這小子侮辱我爺爺,並且還主動在北陽藥街動手,擾亂秩序,快將他拿下!”

這個時候,一個渾身氣勢恐怖的中年人,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