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你死定了,藥坊主乃是這北陽藥街背後的管理者,並且還是北陽天府三大軍將之一,修為滔天,足以輕鬆將你鎮壓!”

錢飛天臉上閃過一抹怨毒之色,狠聲道。

這時候,藥坊主帶著一大隊人馬,圍了過來。

“哼……小子,就是你主動在藥街內動手的?”

藥坊主目光冰冷,寒聲道。

這時候,他已經在心裡給這個年輕人判了死刑。

錢飛天乃是錢大師的愛孫,而自己,又是錢大師的至交好友,所以他一來,肯定是要幫錢飛天拿下蘇辰。

“坊主大人,您弄錯了,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錢飛天在找茬啊!”

沈嵐突然站了出來,道。

“放肆,本尊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藥坊主怒喝一聲,渾身青袍翻滾,露出一股驚天氣勢。

這氣勢,擴散開來,如同山洪海嘯一般,朝著沈嵐狠狠轟去。

“不好!”

沈嵐臉色猛變,還冇反應過來,便要被這股氣勢給壓迫得跪下去。

可就在這時,蘇辰突然一步走出,擋在她的跟前。

那一瞬間,所有狂風暴雨的猛烈打擊,全都消失了。

隻剩下,陣陣清風,拂麵而來,讓人頓感清爽。

“堂堂陰玄強者,對一個弱女子出手,不合適吧!”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隨著他的聲音傳出,四周,那股屬於藥坊主的可怕氣勢,驟然崩潰。

“嗯?這小子,有點邪門!”

藥坊主雙眼微眯,冷冷盯著蘇辰,哼道。

“小子,你是誰?”

“我是誰,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蘇辰淡淡掃了他一眼,隨即,取出一枚傳信玉簡。

“哼……你想找人來救你?我告訴你,今天除非是府主出麵,否則你必死無疑!”

藥坊主臉上露出一抹譏笑,道。

“敢在北陽藥街動手的人,都得死!”

“死?這個我知道,但我想最後躺下去的那個人,不會是我!”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一道靈氣擴散,注入到玉簡之內。

“藥某倒要看看,今天,有誰能救你!”

藥坊主也不阻止,臉上冷光閃爍。

“我找我的奴仆!”

蘇辰臉色淡淡,道。

“奴仆?哈哈……你這隻小臭蟲,竟然還有仆人?”

藥坊主感覺自己聽到了巨大的笑話,冷聲道。

“趕緊叫,老夫等會可以網開一麵,讓你那奴仆過來給你收屍!”

聞言,蘇辰也不動怒,隻是淡淡掃了藥坊主一眼,心底已經將此人掛在死亡名單上麵了。

“我在北陽藥街,有個叫‘錢飛天’的人要殺我,我給你一百息的時間,過來處理!”

蘇辰聲音平淡,傳出時,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此刻,他手中的玉簡,光芒一閃,立刻將這道聲音傳了出去。

北陽府城,一座古色古香的院子內。

槐樹下,太師椅上。

此刻,正有一個老人躺在那閉目養神。

突然,他腰間的傳信玉簡亮了。

“嗯……那個人的資訊?”

錢大師不敢怠慢,立刻取出玉簡,心神沉入其中。

頓時,聽到蘇辰的聲音——

“北陽藥街!錢飛天要殺我!”

“我給你一百息的時間!”

轟!

這兩句話,猶如驚雷一般,直接在錢大師腦海內炸開了。

“啊……錢飛天,你是在找死!”

錢大師驚得直接從太師椅上摔了下來,渾身發顫。

“你什麼人不去惹,偏偏要去得罪那個煞星!”

“白癡!簡直就是白癡!”

“那可是敢跟‘鎮龍衛’扳手腕的狠人!”

“啊……老夫,怎麼會有你這種混蛋孫子!”

“這下好了,老夫怕是真得給他為奴十二年了!”

錢大師驚得汗水直冒,不敢遲疑,拚命往北陽藥街跑去。

本來,他是打斷避著蘇辰的。

畢竟,這‘為奴十二年’的賭約,他不想遵守。

可眼下,自己唯一的孫子都已經落到人家手裡了,他不出麵肯定是不行的。

“不好,我隻有一百息的時間!”

“一百息!”

“該死,這麼短的時間趕過去哪裡夠!”

錢大師慌忙取出一瓶丹藥,不顧一切,吞了好幾顆。

一下子,速度暴漲。

為了自己那寶貝孫兒,磕丹藥,磕死也在所不惜啊!

“哈哈……小臭蟲,既然你讓你奴仆一百息後過來給你收屍,那麼,我成全你!”

藥坊主渾身殺機暴漲,揮手間,頓時有一大堆裝備精良的人馬,衝了過來。

這些人,全都是府城禁軍,一個個身經百戰,煞氣滔天。

場上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了。

“哼……動手之前,最好先去問問烈明鏡,順便跟他說,鬼血兄弟的帳,我回頭會跟他算清楚。”

蘇辰臉上充滿了冰冷之色,道。

“什麼?你認識我們府主?”

藥坊主臉上露出一抹精疑之色。

可惜,蘇辰卻冇有搭理他。

“坊主大人,這小子是在狐假虎威罷了,您可千萬不要被他騙了!”

錢飛天目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芒,喊道。

此刻,藥坊主心底有些猶豫,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地位,又變得堅定起來。

自己乃是奉府主之命,鎮守北陽藥街,擊殺亂賊,又有何懼?

“動手,給我拿下!此賊違反北陽藥街治安規定,還敢挑釁本大人,必須拿下!”

藥坊主臉上露出一抹淩厲殺機,喝道。

轟!

頓時,有上百名著裝整齊的士兵,淩空飛來,寒槍出擊,直逼蘇辰。

崔胖子嚇得臉色發白。

這些鎮守北陽府城的士兵,來頭可不簡單,都是經過血與火磨鍊,實力極強。

每個人,雖然隻是丹境武者,可配合到一起,組成戰陣,竟然擁有擊殺陰玄強者的資格。

“還有五十息!”

蘇辰淡淡掃了錢飛天一眼,道。

對於這些所謂的禁軍戰陣,他絲毫不在意。

“死!”

藥坊主獰笑一聲,揮手間,二十五名禁軍組成的第一個戰陣,殺了過去。

而後,餘下的禁軍,組成是第二戰陣!

第三戰陣!

第四戰陣!

轟!刹那間,一股蓋壓天地的氣勢,轟然爆發,直奔蘇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