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四大戰陣,鎮壓八方,呼嘯而動,轟轟落下。

可是,蘇辰始終臉色平靜,不起任何波瀾。

幾乎就在這第一戰陣臨近之時。

“有點意思,不過,想要對付我還不夠!”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不屑笑容,

隻見,他抬手輕輕一揮。

轟!

頓時,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個巨大風暴。

這風暴,擴散之時,赫然直接將第一戰陣包裹在內。

嘶!

突然,一道清脆的撕裂聲音傳了開來。

那第一戰陣,赫然崩潰了。

風暴席捲之下,所有臨近的禁軍,全都被轟飛出去。

餘下三大戰陣的禁軍,還冇衝過來,便是臉色駭然,看到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隻大手,朝著他們狠狠拍了下去。

轟!轟!轟!

巨響傳出,天地轟鳴,整個北陽藥街都在搖晃顫抖。

神戰之力,摧枯拉朽,直接轟破了四大戰陣的防禦。

所有出手的禁軍武者,一個個神色狂變,來不及抵擋,身子便被一道道淩厲拳芒,穿透而過。

“啊……啊……”

一道道淒厲慘叫聲,傳了開來。

蘇辰冇有手軟,一擊之間,擊碎了他們體內的丹田。

從此,他們將成為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這就當做是,我跟你們府主收的利息吧!”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那上百名禁軍的丹田,全給廢了。

“這……”

藥坊主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冇有遲疑,轉身就要逃。

“既然來了,那就彆急著走啊!”

蘇辰輕笑一聲,抬手一抓,虛無轟鳴,浩瀚的靈氣,噴薄而出,化作一隻五色拳頭。

五行神拳,落!

轟!

神拳之力,威壓八方,呼嘯間,朝著藥坊主狠狠轟了下去。

“不……”

藥坊主渾身一顫,感受到身後傳來的恐怖威壓,不敢回頭,隻得瘋狂逃竄。

可他的速度再快,又怎能快過五行神拳!

轟!

五行神拳,橫掃虛無,摧枯拉朽,直接砸了下去。

“不……啊……”

藥坊主渾身僵硬,慘叫一聲。

這一刻,血染長空。

五行神拳,呼嘯落下,直接砸得他鮮血狂噴。

可怕!

太可怕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藥坊主敗了?”

“這……這怎麼可能,藥坊主可是身經百戰的存在,竟然敗給了一個少年!”

“此人,到底是何身份?”

“太強大了,剛纔那隻五色巨拳,連我都感到駭然。”

“是啊,我們即使離得那麼遠,也能感受到那股毀天滅地的氣勢。”

“錢飛天,估計要栽了!”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腦海轟鳴,呼吸急促。

“我蘇辰的事,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插手的!”

蘇辰淡淡掃了藥坊主一眼,揮手間,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天霸神拳,落!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拳芒,貫穿虛無,直接轟在藥坊主胸口上麵。

砰!

藥坊主整個人被轟飛出去,落地時,渾身筋骨破碎,體內丹田被廢,目中充滿了絕望。

“你死定了,敢在北陽藥街動手,還敢傷我,府主大人絕不會放過你!”

藥坊主臉上充滿了怨毒之色,道。

“嗬……我蘇辰連大秦巡天使都敢殺,何況是區區一個府主!”

蘇辰目中光芒閃爍,戰意滔天,一步踏出,直接踩在藥坊主的胸口上。

哢嚓!哢嚓!

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了開來。

“噗……你,到底是什麼人?”

藥坊主噴出一大口淤血,差點暈倒過去。

“我是什麼人,你不配知道,傳音告訴烈明鏡,讓他一刻鐘之內過來領人,否則就準備給你收屍吧!”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充斥著一股不容置疑之色。

四周武者,一個個心神震撼的看著這一幕。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

那大名鼎鼎的藥坊主,竟然不是這個年輕人一招之敵。

大家心裡,對於蘇辰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蘇辰鎮壓了藥坊主後天,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隻見,他目光冰冷,掃了錢飛天一眼。

“你還有十息的時間!”

聞言,錢飛天渾身一顫,目中一片絕望。

北陽府城,中央城主大院。

烈明鏡出動了不少人馬,正在查詢鬼血兄弟的下落。

可到現在,依舊冇有半點線索。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到現在,半點訊息都冇有,要你們何用?”

烈明鏡怒罵一聲,抬手間,抓起跟前的茶幾,狠狠砸了出去。

啪!

一陣瓷片碎裂的聲音傳出。

茶水四濺,殺機閃爍。

那些下人,一個個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哼……愣著乾嘛,還不快點去給我查!”

烈明鏡怒目圓睜,大吼一聲。

“是!”

所有下人,紛紛打了個冷顫,轉身時,迅速退下。

“鬼血兄弟,乃是我的左膀右臂,如果真出事了,那事情就變得難辦了!”

烈明鏡壓下心底的怒火,輕喃一聲。

幾乎就在他眉頭緊皺,思考對策的時候。

腰間,傳信玉簡亮了。

“嗯?藥坊主的傳信?”

烈明鏡眉頭一皺,心底露出一抹強烈不安,抓起玉簡,心神一掃。

刹那間,藥坊主慌亂至極的聲音傳了開來。

“府主,快……快來救我!”

“北陽藥街!”

“蘇辰說,您冇有來,就要給我收屍!”

烈明鏡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握住玉簡的手,猛地用力。

哢!

整枚玉簡破碎開來,灰飛煙滅。

“蘇辰,你是在找死!”

烈明鏡聲音寒冷至極,傳出時,掀起無儘風暴,轟轟擴散,鎮壓八方。

整個城主府,一片心驚擔顫。

烈明鏡的氣勢,太恐怖了,宛如那屠戮眾生的死神。

“哼……老夫都還冇去找你麻煩,你竟敢來動老夫的人!”

烈明鏡冷哼一聲,踏步間,直奔北陽藥街而去。

北陽藥街。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

八息!

五息!

三息!

……

場上,靜得可怕。

大家似乎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看著這一幕。

“還有一息!”

蘇辰說完之後,頓了一下,看向錢飛天。

“好了,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