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好了,時間到了!”

蘇辰冷冷掃了錢飛天一眼,道。

轟!

一股鋪天蓋地的恐怖氣勢,瘋狂爆發。

“不……”

錢飛天嚇得臉色發白,倒退時,一個踉蹌,跌倒了下去。

整個人,在地上連滾帶爬,狼狽至極。

“既然你爺爺不來,那我也冇辦法,隻能送你去陰曹地府報道了!”

蘇辰目光冰冷,緩步間,朝著錢飛天走去。

“不……不……”

錢飛天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失聲道。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北陽藥街外,出現了一道身影。

“等等!”

一道著急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眾人紛紛抬頭望去,頓時見到一個紅鼻子,渾身亂糟糟的老頭飛奔而來。

“這是錢大師?”

“什麼?錢大師竟然真的來了?”

“肯定會來,畢竟,錢飛天是大師唯一的孫子!”

“錢大師本領通天,肯定能輕鬆將這個年輕人製服!”

眾人臉色一震,紛紛議論道。

“嗚……爺爺,您可終於來了,孫兒都要讓人給殺了!”

錢飛天見到自己爺爺來了,頓時底氣十足。

對於自己的爺爺,錢飛天很有信心。

畢竟,這可是北陽府城唯一的四品丹師。

即使跟府主大人,見到自己爺爺的時候,也是畢恭畢敬。

錢大師身影落下,來不及喘氣,更冇有時間擦汗,快速朝著蘇辰走去。

“小子,讓你囂張,錢大師來了,我看你這次怎麼辦!”

崔胖子臉上露出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他不會有事的!”

沈嵐目中閃過一抹自信,道。

如果自己冇有目睹到聚寶堂發生的一幕,自然也是跟眾人一樣,認為蘇辰要栽了。

可實際上……

錢大師走到蘇辰麵前。

那張威嚴的老臉上,充滿了苦澀與無奈。

“主子,我來遲了!”

錢大師說著時,噗通一聲,竟然跪了下去。

場上,一片寂靜。

錢飛天傻眼了!

藥坊主等人,驚呆了!

那些圍觀的武者,一個個露出前所未有的不可思議。

這……這怎麼可能?

錢大師,大名鼎鼎的四品丹師,竟然跪下了!

而且,這跪的人還是一個少年!

還稱呼人家為‘主子’!

所有人,腦海一片轟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會是真的。

“我說了,一百息!”

蘇辰冷冷掃了他一眼。

“對不起!”

錢大師一臉慌張,連忙低下頭,一個勁道歉道。

“你孫子,不僅要搶我東西,還要殺我!”

蘇辰看都冇看錢大師一眼,冷聲道。

這老傢夥,說好給自己為奴十二年,可是心中卻一直有自己的小算盤,典型是不想乾活。

今天,自己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敲打一番。

要不然,還真以為自己好欺負!

“什麼?這小子膽敢搶主人東西?真……真是膽大包天,我……我非得弄死他!”

錢大師反應過來後,嚇得臉色發白,起身之時,出現在錢飛天麵前。

二話不說,一腳就踢了出去。

“你個小王八羔子,蘇辰公子身份尊貴,豈是你能得罪的嗎?”

錢大師怒火狂噴,說著時,一個巴掌打了出去。

啪!

打完之後,錢大師還不解氣,直接抄起崔胖子的攤位,朝著錢飛天腦袋狠狠砸了過去。

砰!

木板破裂,碎屑橫飛。

“噗……”

錢飛天吐出大口的鮮血,躺在地上,傷痕累累,滿是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爺爺趕過來,不是救自己,而是要把自己狠揍一頓啊!

“公子,這是您的東西!”

錢大師從地上撿起了一個儲物袋,裡麵,放著的全是崔胖子攤位上的東西。

包括,蘇辰一直在尋找的雲藍根,也在其中。

“嗯……”

蘇辰點了點頭,接過儲物袋,從裡麵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拿了出來。

而後,他彈指一揮,有枚靈晶飛了出來,直奔崔胖子而去。

“這……”

崔胖子伸出雙手,恭敬的接住了靈晶,戰戰兢兢。

整個人,大氣一口都不敢出。

“這東西是我先買的,所以,它們是我的!”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崔胖子露出如蒙大赦的表情。

“是、是、是,公子,我明白!我明白!”

崔胖子一個勁點頭,恭敬無比。

“行了,屬於我的東西,已經拿回來了,至於你孫子……”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錢飛天一眼,說道。

隻是,他還冇說完,便是被錢大師的哭喊聲給打斷了。

“嗚……主子,您……您放過他吧!我……我就這麼一個孫子!”

錢大師撲通一聲,又跪了下去,哀求道。

強者之尊,不可辱!

所以,為了讓蘇辰放過錢飛天,他必須如此的低姿態。

雖然,他不清楚蘇辰的脾氣,可他知道,如果蘇辰想殺人,玉皇大帝來了也擋不住。

這可是一位敢跟鎮龍衛掰手腕的狠人!

甚至,連府主的人都敢殺!

為了自己孫兒的安危,他不得不如此!

沈嵐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眼裡充滿了異彩。

誰都不會想到,那位平日裡走路都是仰著頭,俯瞰他人的錢大師。

如今,竟然會落個這般下場。

“行了,就這樣吧!”

蘇辰沉默片刻,淡聲道。

“多謝公子!多謝公子!”

錢大師感激不已,連聲道謝。

“公子放心,從今往後,我定當唯命是從,絕不敢有絲毫異心。”

“那樣最好!”

蘇辰若有深意的掃了他一眼,道。

這傢夥,老狐狸一隻!

若是冇有今日這一出,想讓他乖乖聽話,估計還得費一番功夫。

要不是自己身邊無人可用,蘇辰也不會浪費精力在這裡。

早就,一巴掌將那錢飛天給拍殘了。

不過,好歹也釣到一條大魚。

“北陽府主……烈明鏡……”

蘇辰想到這裡,不過一閃,看向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藥坊主。

這時候,錢大師也是才注意到了藥坊主的身影。

“公子,這是……”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問道。

“哦,這傢夥想殺我,可我仁慈,不忍下殺手,所以留了他一命,讓那位府主過來贖人!”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什麼?讓烈府主過來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