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傢夥想殺我,可我仁慈,不忍下殺手,所以留了他一命,讓那位府主過來贖人!”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什麼?讓烈府主過來贖人?”

錢大師渾身一顫,驚得眼珠子要掉下來。

烈明鏡是什麼人?

那可是一府這統帥!

其修為之高,無法想象!

可蘇辰,竟然要拿藥坊主敲詐對方!

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怎麼了?有什麼不妥嗎?”

蘇辰似乎冇有看到錢大師臉上的驚容,淡聲道。

“冇……冇有不妥,隻是……”

錢大師心頭一片苦澀,剛想說什麼,便是被蘇辰給打斷了。

“冇有就好,反正,等會烈明鏡來了,就由你去跟他做交易好了!”

聞言,錢大師嚇得身子一軟,差點癱倒在地。

“公子,這……這還是算了吧!”

錢大師一個勁搖頭,道。

烈明鏡的凶殘,在整個北陽天府是出了名的。

這些年,死在對方手中的陰玄境,冇有一百也有九十。

錢大師無論如何,都不敢去觸這個眉頭。

“你想違抗我的命令?”

蘇辰聲音很輕,可傳出時,卻猶如驚雷一般,直接在錢大師腦海內炸開。

“不!不敢!屬下不敢!”

錢大師渾身一顫,連連搖頭。

這時候,藥坊主恢複了一點,聽到蘇辰與錢大師的對話,氣得胸口發鼓。

“小子,你真要跟我府主大人為敵?”

藥坊主目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芒,怒聲道。

“既然你們府主想置我於死地,我乾嘛要跟他客氣!”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寒聲道。

“敢打我蘇辰注意的人,要麼,已經死了!要麼,正在通往死亡的路上!”

轟!

一股席捲八方的滔天戰意,轟轟爆發。

“你……”

藥坊主吐出一大口的鮮血,臉色蒼白,還想說什麼的時候。

突然,遠處傳來一道霸道且洪亮的聲音。

“夠了!”

這時候,虛無一震,有道火光落下,擴散之時,化作一個紅袍中年。

這紅袍中年,眉宇端正,上位者的氣息,十分濃鬱。

特彆那一雙狹長的眸子,更是散發出讓人臣服的光芒。

來人,正是烈明鏡!

“什麼?烈府主來了!”

人群中,有個武者驚呼一聲。

“哈哈……府主大人來了,蘇辰你死定了!”

藥坊主臉上露出一抹怨毒之色,狠聲道。

周圍武者,紛紛看向烈府主。

這可是一條真正的大鱷!

他們很好奇。

蘇辰等會要怎麼死?

“這不是一般的陰玄境……”

蘇辰雙眼微眯,目光落在烈明鏡身上,渾身爆發出一股滔天戰意。

任你修為滔天,我自不懼!

任你無敵天下,我自戰之!

轟!

蘇辰氣血浩瀚,轟鳴爆發,直接抗住了那烈明鏡的氣勢。

“府主大人,這小賊目中無人,敢殺我方禁軍,必須當眾擊殺,以示效尤!”

藥坊主深吸口氣,厲聲道。

“聒噪!”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藥坊主身上,頓時讓他渾身一顫,後背發涼。

“他……他的目光,這麼會如此可怕!”

藥坊主心神一震,驚呼道。

“哼……”

烈明鏡出現之後,冇有說話,臉色陰沉到了極致,冷冷盯著蘇辰。

蘇辰絲毫不在意,依舊臉色平靜,也在看著對方。

二人的氣勢,不斷攀升。

彼此交鋒,碰撞不息。

四周,突然狂風四起!

彷彿有兩個巨大的風暴,正在不斷碰撞,掀起驚天轟鳴。

那些圍觀的武者,一個個臉色駭然,後退連連。

蘇辰與烈明鏡彼此對峙著,誰也冇有要主動出手的意思。

半響後,還是烈明鏡出聲,打破了場上的詭異氣氛。

“蘇辰公子,果然名不虛傳,不愧是能滅殺‘鬼血兄弟’的存在!”

烈府主皮笑肉不笑說道。

“過獎了。”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雖然,他知道這話十有**是烈明鏡在試探自己,可他絲毫不掩飾,直接承認。

聞言,烈明鏡心神一顫,腦海內,掀起了驚天轟鳴。

“什麼?鬼血兄弟真是死在他手中的!”

烈明鏡感覺自己腦袋像短路一般,震撼不已。

要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的修為,看起來隻有丹境中期啊!

可是,他到底是如何能夠擊殺堪比陰玄中期的‘鬼血兄弟’?

“此人,究竟有何來曆?”

烈明鏡心底之內,充滿疑惑。

原本要強行動手,擊殺蘇辰的心思,淡了不少。

“今日這事,乃是藥坊主有錯在先,人你也打了,就此揭過,如何?”

烈明鏡心思一動,說道。

此話一出,立刻掀起了驚濤駭浪。

四周武者,一片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甚至,各種嘩然之聲四起。

“什麼?府主大人竟然要和解?”

“這……這怎麼可能?”

“到底發生了什麼?”

“難道,這個年輕人有什麼特殊來曆?”

“對了,你們剛纔聽到府主說什麼了嗎?什麼鬼血兄弟?”

……

眾人心神震動,紛紛議論道。

“什麼?鬼血兄弟,那對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兄弟,死在蘇辰手中?”

人群中,有個知道‘鬼血兄弟’身份的人,駭然驚呼了起來。

這可是個驚天大新聞!

藥坊主目中,也露出了濃濃震驚,心底雖然有不甘,可也隻能忍下來先。

可誰知,蘇辰接下來的話,卻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揭過?烈府主,你是在搞笑吧!”

蘇辰冷哼一聲,抬手間,直接將藥坊主抓到手中。

“此人,剛纔口口聲聲說要殺我,如今落我手裡了,府主大人一句揭過,就想了結此事?門都冇有!”

嘩!

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睜大了眼睛,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這個蘇辰,也太不識好歹了吧!”

“烈府主大人有大量,想給他一個台階下,可此人竟然還不領情!”

“嗬……他真以為打敗了藥坊主、鬼血兄弟,就有資格跟府主大人交手?”

“可笑,真是可笑,府主大人修為之強,無法想象,隻需一個手指就能將他碾壓!”

周圍武者,紛紛露出不屑之色,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