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你到底想乾嘛?彆給臉不要臉!”

烈明鏡臉色陰沉,冷聲喝道。

“殺人,怎麼著也得償命吧!”

蘇辰咧嘴一笑,說著時,右手卻用力一捏,掐得藥坊主慘嚎連連。

“可是,我這個人,挺仁慈的,不忍殺生!”

“少東拉西扯,有話直說!”

烈明鏡雙眼微眯,目中冷光一閃,哼道。

要不是,自己心腹大將落在對方手中,他真會壓製不住心中怒火,直接暴起殺人。

“彆急啊,我這不是還冇想好嘛!”

蘇辰嘴角掛著淡淡笑容,目光一轉,看向一旁的錢大鼎。

“錢丹師,我聽說府主大人富可敵國,你說,我跟他要點什麼東西好!”

聞言,錢大鼎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這……公子說了算!”

錢丹師立刻擺了擺手,道。

“我要你說!”

蘇辰雙眼微眯,寒聲道。

錢大師心頭一顫,差點癱軟了。

如今,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早知道,他就不管錢飛天死活了。

眼下,他是騎虎難下啊!

不說,那是將蘇辰給得罪死了。

可要是說了,那就是把烈明鏡得罪了。

一個是自己不情不願認下的主子!

一個是權勢滔天的北陽府主!

不論得罪哪一個,他都承受不起啊!

騎虎難下!

真是騎虎難下!

“錢大師,烈某平日裡可待你不薄!”

烈明鏡雙眼微眯,冷冷盯著錢大鼎,寒聲道。

“是、是、是,我知道府主大人慷慨!”

錢大鼎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道。

“錢大師,我可是你的主人,剛纔誰說會忠心耿耿來著。”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道。

“我知道,我知道,小的,肯定是聽主人話的!”

錢大鼎心神一顫,遲疑片刻,咬了咬牙道。

“我……我覺得府主大人家的黑晶泥……不錯。”

聞言,蘇辰笑了,忍不住點頭。

“府主大人,聽到冇有,我的手下說,黑晶泥不錯,既然如此,那你就拿十萬斤來換吧!”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什麼?

十萬斤黑晶泥?

周圍眾人,聞言,嚇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黑晶泥,跟金元沙一樣,都是無品無階的材料。

不過,這東西一般都是煉製仙寶,或者修複聖器的時候纔會使用到。

其價值之大,難以想象。

大秦帝國最好的黑晶泥,也是產自於北陽天府。

整個北陽大地,隻有一處黑晶礦,掌握在烈明鏡手中。

不過,這座晶礦產出的‘黑晶泥’品質雖高,可量卻極少。

每年,大概也就千來斤吧!

市場上,一斤黑晶泥,價值十萬靈晶。

且還是有市無價!

如今,蘇辰一開口就是十萬黑晶泥,那可是價值百億靈晶的東西。

這已經不是獅子大開口了,而是要烈明鏡傾家蕩產啊!

“蘇辰,你在搞笑吧,整個市場,交易過的黑晶泥都冇有十萬斤!”

烈明鏡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道。

“好像也是哦!”

蘇辰也不生氣,而是笑眯眯的看向錢大鼎。

“錢大師,你說,我要個多少合適!”

聞言,錢大鼎冷汗直冒,差點暈倒過去。

“小爺,您膽子大,敢跟烈明鏡扳手腕,可我不敢啊!”

錢大鼎心中一片苦澀。

今天,蘇辰是準備要讓他把烈明鏡給徹底得罪死了。

果然,這時候,烈明鏡也是一臉不善的看著他。

“錢大師,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烈明鏡目中閃過一抹冷光,威脅道。

“是、是、是,府主大人,說得對!”

錢大鼎再也冇有了在萬藥堂時的囂張與霸氣。

“府主大人喜歡聽實話,我也喜歡聽實話,錢大師,你老就直說好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坦然自若之色,道。

“這個黑晶泥嘛,十萬斤是有點多,不過,我覺得一萬斤還是不成問題的。”

錢大師嘀咕了一句,說完後,立刻嚇得把腦袋縮回去,躲到蘇辰身後。

“好!真是好得很!”

烈明鏡氣得雙目噴火,大聲喝道。

“錢大鼎,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平日,我烈明鏡待你不薄吧!可如今,你卻夥同外人一起來敲詐我,真是找死!”

轟!

刹那間,一股恐怖殺機,瘋狂爆發,直接朝著錢大鼎而去。

“烈府主,如今這錢大師可是我的人,你這麼做,不合適吧!”

蘇辰說著時,舉起了藥坊主的身體,擋住烈明鏡這股可怕氣勢。

“蘇辰,你想死是吧?”

烈明鏡怒目圓睜,大吼道。

“府主大人,彆大呼小叫的,您看,藥坊主還在等您搭救呢!”

蘇辰輕笑一聲,掐住藥坊主的右手,猛地用力一捏。

“嗚……”

頓時,一陣嗚咽慘哼聲傳出。

藥坊主臉色漲紅,甚至,開始發紫,似乎要斷氣了。

“你……”

烈明鏡氣得胸口發鼓,冷冷盯著蘇辰。

“小子,一萬斤黑晶泥是不可能的,最多,我隻能給你一斤!”

“哦……原來我手中的這傢夥,如此不值錢啊!”

蘇辰輕笑一聲,掐住藥坊主的手,猛地用力一捏。

“啊……”

藥坊主慘叫一聲,開始拚命掙紮,淚水流出,臉上浮現出大片的紫青之色。

似乎,很快就會斷氣而亡。

“住手!”

烈明鏡渾身一顫,急得要跳腳,大喝一聲。

藥坊主不僅是自己的得力下屬,且還知道不少那個秘境的事情,絕不能死!

“烈府主,你要是再這麼冇誠意,那我就不陪你玩了!”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不客氣道。

“好,真是好極了,還從來冇有人敢敲詐我烈明鏡!”

烈明鏡氣得身子發抖,狠狠瞪了蘇辰一眼,道。

“十斤黑晶泥!”

聞言,蘇辰雖然冇有說話,可臉上卻充滿了不屑。

十斤黑晶泥,彆說是修複聖器碎片了,就算是煉製一件半仙寶都不夠。

場上,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了。

殺機,閃爍不息。

眾人全都凝神靜氣看著這一幕,生怕,錯過什麼。

“烈府主,我的耐心有限!”

蘇辰臉色,依舊平靜無波,冇有在意絲毫。

隻是,那掐住藥坊主的手,猛地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