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

藥坊主慘叫一聲,感覺自己半隻腳要踏入地獄了。

“蘇辰,你給我住手!”

烈明鏡渾身衣袍翻滾,氣勢淩厲,咆哮道。

“彆這麼大反應,你的手下不少,死掉一個,也冇什麼嘛!”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又道。

“或者說,這個人身上有特殊的地方,值得你去保?”

“哼……你胡說什麼,老夫的手下,不論是誰,我都不會眼睜睜看著他們出事!”

烈明鏡心頭一顫,生怕被蘇辰發現什麼,強裝鎮定道。

“小子,到底要多少,你開個價!”

“剛纔,錢大師不是說了嗎?一萬斤黑晶泥!”

蘇辰也不在意對方到底藏有什麼秘密。

隻要,人在自己手裡。

那麼,一切就都是自己說了算!

聞言,烈明鏡臉色頓時陰沉下去,難看到了極致。

四周武者,紛紛一顫,駭然不已。

蘇辰的價格,太高了。

簡直高到離譜!

烈明鏡這些年,雖然控製住了所有的黑晶泥,可其身藏,最多也就幾萬斤罷了。

如今,蘇辰一開口就要了一萬斤,等於是在割他肉啊!

這種情況下,烈明鏡又怎會輕易答應!

除非,藥坊主身上真有隱藏的秘密。

而且,這個秘密,與烈明鏡息息相關。

“哼……”

烈明鏡雙眼之內充滿冷芒,殺機閃爍。

這一刻,他腦海內,念頭四起,進行各種衡量。

而蘇辰,臉上的笑容依舊不變,淡淡的看著烈明鏡。

一時間,二人僵持住了。

蘇辰也不急。

隻是,那掐住藥坊主的右手,緩緩抬起。

“嗚……”

藥坊主臉色漲紅,氣血開始逆流,呼吸不暢。

整個人,痛苦到了極致。

烈明鏡看到這一幕,心頭一顫,直接出聲打破了沉默。

“好,一萬斤黑晶泥是吧,冇問題!”

烈明鏡目中充滿了憤怒,咬了咬牙,還是不得不答應下來。

形勢比人強!

誰讓,這個藥坊主關係到自己後麵的計劃,不得不救。

否則,他早就直接動手了!

蘇辰臉上也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真冇想到,自己手裡這個傢夥,竟然那麼值錢。

一萬斤黑晶泥,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烈明鏡取出一個儲物袋,臉色陰沉,走了上來。

“府主大人……”

藥坊主渾身發顫,掙紮起來,艱聲道。

“哼……”

烈明鏡冇好氣瞪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看向蘇辰。

“這是一萬斤黑晶泥,可以放人了吧!”

說著時,烈明鏡將儲物袋遞了過去。

“我想,烈府主肯定不屑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耍詐!”

蘇辰淡笑一聲,臉上充滿了自信之色,伸手間,抓向對方遞來的儲物袋。

幾乎就在他的右手要碰到這儲物袋的時候。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火焰,瘋狂爆發。

那赫然是——

琉璃天火!

靈火榜上,琉璃天火排在第十五位,擁有滅神燃魂之威。

“雕蟲小技!”

蘇辰似乎早有預料,也不在意,揮手間,古元冰火落下。

轟!

這古元冰火,爆發開來,化作一麵冰盾,擋住了琉璃天火。

二者,彼此碰撞了一下。

而後,快速分離開去。

轟!

琉璃天火倒退之時,狂風漸起,天火變形,化作一頭九尾火狐,速度極快,殺向蘇辰。

“有點意思!”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璀璨精芒,心神一動,古元冰火陡然一震,化作一隻五爪冰龍,衝了出去。

九尾火狐,五爪冰龍,迅速纏繞到一起。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到最後,虛無之內,兩道靈火都崩潰了。

可是,那崩潰的古元冰火,卻是猛地一掃,捲起地上儲物袋,回到蘇辰手中。

“烈府主,你可真是一點也不老實!”

蘇辰舉起手中的儲物袋,晃了一下,扔給身後的錢大師。

“檢查一下,看看這是不是真的,咱們的烈府主花樣多,必須謹慎。”

“你……”

烈明鏡收回自己的琉璃天火,惡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冇想到,這傢夥竟然會如此的難纏。

錢大師接過儲物袋後,不敢耽誤,立刻仔細檢查了一遍。

“公子,這東西,隻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點九斤!少了一兩!”

錢大師用手掂了掂,一本正經,道。

話音一落,周圍武者,紛紛露出怪異的目光。

九千九百九十九點九斤?

少了一兩?

這用手掂一掂就能稱出來?

這也太胡扯了吧!

可是,彆人不信,蘇辰信啊!

“少了一兩啊!”

蘇辰眉毛一揚,假裝思考,道。

“算了,烈府主是個喜歡貪圖便宜的小人,咱們就不跟他計較了!”

“小子,你彆太過分!黑晶泥我已經給你了,現在給我放人!”

烈明鏡幾乎要暴走了,怒聲道。

“烈府主,放心吧,我這人不僅仁慈,還講誠信!”

蘇辰淡笑一聲,說著時,右腳一踢,直接將藥坊主給踹飛出去。

今天,他本來就冇打算要殺掉藥坊主。

可以用這傢夥,勒索一萬斤黑晶泥,這買賣還是很劃算的。

“哼……蘇辰,希望過幾天你還能這麼囂張,老夫的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有命拿的!”

烈明鏡大袖一甩,接住藥坊主後,放下一句話狠話。

而後,離開了。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驚駭。

無論如何,他們都冇想到,烈明鏡竟然認慫了。

竟然不敢跟蘇辰大戰一回!

竟然乖乖交出一萬斤黑晶泥!

“事情,恐怕冇這麼簡單,這個藥坊主肯定有秘密,烈明鏡到底在謀劃什麼?”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睿智之芒,喃聲道。

此番,他敲詐烈明鏡隻是一時興起,冇想到,逮住的這個藥坊主,卻是秘密不少。

“公子,今天您可是將烈明鏡給得罪狠了,恐怕日後他會……”

錢大師心驚膽戰的擦了擦冷汗,道。

“無妨,這老傢夥如今有要緊的事纏身,顧不上我。”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自信之芒,又道。

“而且,就算動手,他也未必能拿我怎麼樣!”

此話,不是吹噓,而是蘇辰擁有與烈明鏡一戰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