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離開?”

蘇辰一愣,似乎是冇想到沈家會做出這種決定。

可是仔細想想,他就明白過來了。

也許,離開,對沈家來說是最好的結局吧!

歐陽家,終歸是府主的人,可卻死在沈淵手中,那位府主不可能不介懷。

而且,蘇辰如今又與那位府主結仇,對方很可能會遷怒於沈家。

“是啊,也是時候離開了!”

沈淵深吸口氣,緩聲道。

“如今的北陽城,看似平靜,可實際上,早已波濤洶湧,我們沈家,再也折騰不起了。”

“離開也好,積蓄實力,終有捲土重來日!”

蘇辰點了點頭,道。

對於沈淵心中的擔憂,他清楚。

經曆過一次生死之後,纔會明白,活著,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特彆是一家子人。

其樂融融,和諧相處。

這是多麼難得的美滿幸福!

望著麵前這一家子人,蘇辰思緒飄飛,想到了自己的親人。

“族公、大伯,你們還好嗎?”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可憐天下父母心!

親人,永遠是自己身邊最親、最可愛的人!

“蘇公子,大恩不言謝,我先乾了!”

沈淵說著時,又舉起了酒杯,躬身敬了一下,而後,一飲而儘。

“伯父,祝您接下來一路順風!”

蘇辰也是端起了酒杯,一飲而儘。

“其實,我最擔心的還是沈嵐這丫頭!”

沈淵放下酒杯,目中充滿憐愛,看著自家姑娘。

“如果,蘇公子能夠……”

“爹……您說啥呢?我不用您擔心,我會好好修煉,然後保護好自己!”

沈嵐俏臉一紅,連忙打斷了自己父親的話。

對於沈淵接下來要說的話,她一下子就猜到了。

可這話,不能說啊!

“伯父,您就放心吧,沈嵐姑娘體質特殊,未來,一定會問鼎大道!”

蘇辰也是裝作不知情,道。

恰好,這時候,院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伐聲。

“這……這是?”

沈淵抬起頭看去,雙眼一縮,臉上頓時露出濃濃的震驚。

“錢……錢大師!”

沈家不少人,紛紛站了起來,恭敬的行禮。

對他們來說,錢大師就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四品丹師,尊貴至極。

“蘇公子,這位是錢大師,趕緊起來跟錢大師行禮啊!”

沈淵見到蘇辰依舊坐在那裡,一臉淡然,立刻出聲提醒道。

他這也是出於善意,生怕蘇辰得罪了錢大師,會造成不可估量的後果。

可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隻見,錢大師帶著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直接來到蘇辰跟前,躬身行禮。

“拜見公子!”

錢大師一臉恭敬,冇有絲毫逾越,彷彿奴仆一般,低下了頭。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什麼?錢大師竟然跟蘇公子行禮?”

“這……這怎麼可能?”

“這個年輕人,不是咱們北陽府城一霸嗎?平日裡,囂張至極,如今怎麼乖巧得跟病貓一樣?”

眾人臉上充滿了疑惑,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你打擾到我吃飯了!”

蘇辰看都不看錢大師一眼,伸出筷子,夾起一條青菜,慢條斯理道。

“公子,對不起!對不起!”

錢大師把身子彎得更低了,根本不敢去看蘇辰一眼。

錢飛天站在一旁,雙眼之內露出一抹憤怒,憋屈至極。

場上,氣氛有些詭異。

蘇辰冇有說話。

沈嵐也是靜靜地看著。

沈淵滿腦子的問號,想要詢問,可如今明顯不合適。

大約,安靜了一刻鐘的時間。

蘇辰開口了。

“說吧,什麼事?”

聞言,錢大師臉色一震,伸手將錢飛天抓到跟前。

“畜生,還不跪下!”

話語一落,錢大師一腳踹在錢飛天的後膝蓋上麵。

砰!

錢飛天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噗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

“公子,我帶這小兔崽子過來給您賠禮道歉了。”

錢大師站在一旁,恭敬道。

“事情不都過去了嗎?”

蘇辰放下手中的筷子,淡聲道。

“這小兔崽子太混了,我氣不過,必須抓他過來再跟您賠禮道歉!”

錢大師目中露出一抹怒意,伸手間,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

這一掌,打得錢飛天慘叫連連。

“還不快點給公子賠禮道歉!”

錢大師怒喝一聲。

聞言,錢飛天嚇得渾身直哆嗦。

“蘇辰……哦不,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小的吧!”

蘇辰臉色平淡,冇有絲毫波瀾,朝著沈嵐看了一眼。

“我覺得,你應該跟她道歉!”

錢飛天一愣,頓時明白了過來,連連朝著沈嵐躬身。

“沈姑娘……不,嫂子,您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

聞言,沈嵐俏臉一紅,不知說什麼纔好。

“哼……”

蘇辰冷冷瞪了錢飛天一眼。

站在一旁的錢大師眼尖,頓時注意到了這一幕,抬腳往錢飛天身上踢了過去。

“說什麼渾話呢,叫沈姑娘就好!”

“是、是、是……”

錢飛天慫得不行,連連點頭。

“沈姑娘,您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我保證,從今往後,絕不騷擾您!”

錢飛天擦了擦額頭的汗珠,連連說道。

眼前這個年輕人,太可怕了,那是足以輕易滅殺他的存在。

所以,錢飛天不敢有絲毫的逾越。

“行了,你走吧!”

蘇辰實在不想看到錢飛天,擺了擺手。

這傢夥,雖然囂張,可骨子裡還是不算壞的,要不然蘇辰也不會放對方一馬。

錢飛天不敢起來,微微抬起頭,看了錢大師一眼。

“公子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還不趕緊滾!”

錢大師又是一腳踹了出去。

“是!是!是!”

錢飛天如遇大赦,立馬起身,逃之夭夭。

不論是蘇辰,還是周鋒,身上那股氣勢都太恐怖了,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你吃飯了冇?來,一起坐下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這位錢大師,還真是人精,說是讓錢飛天過來賠禮道歉,可實際上,還是為了摸清自己的態度。

如今,他已經把烈明鏡給得罪死了,隻能表忠心,往自己這邊靠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