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嗖!嗖!嗖!

虛無之內,出現了好幾道幽光,閃爍不息。

“咦……有點意思!”

蘇辰目光一閃,踏步間,抬手向著虛無一抓。

砰!

巨響傳出,天地轟鳴。

又有六個黑衣護衛,被他一把從虛無內抓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隱藏在暗處的麵具男子,臉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隻是,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蘇辰一掌落下,直接將那六名護衛給拍成肉餅。

轟!

鮮血飛濺,慘叫聲,傳遍四方。

那餘下的幾名黑衣護衛,本是悍不畏死的臉上,露出了無法形容的驚駭。

所有人,冇有遲疑,紛紛倒飛開去。

“既然來了,那就彆想走!”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踏步間,一拳轟出。

神海拳!

轟!

這一拳落下,天地震盪,赫然出現一片巨大神海。

呼嘯間,直奔那餘下的六名黑衣護衛。

“不好……”

黑袍男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驚色,冇有遲疑,衝了出去。

“小子,給我住手!”

轟!

話音一落,虛無內,猛地吹出一陣黑風。

這黑風,擴散之時,形成一條魔河,奔騰而出,朝著轟鳴而來的神海撞擊而去。

砰!砰!砰!

刹那間,四周響起了無數碰撞巨響。

那瘋狂倒退開去的六名護衛,看到這一幕,心頭鬆了口氣。

方纔,蘇辰的神海一拳,實在太可怕了。

以他們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擋!

可就在他們心口一鬆之時,虛無之內,突然,傳出一道金光。

轟!

那一瞬間,一隻無底拳頭,貫穿了虛無,轟然落下。

“不……”

這六人,紛紛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驚呼而退。

可是——

他們的速度,太慢了!

龍象神拳,轟轟砸落。

“啊……”

一道道淒厲慘叫聲,傳了開來。

“動了我的長輩,還想逃?做夢!”

蘇辰冷笑一聲,殺了這幾個幫凶之後,才正眼看向那個黑袍首領。

“小畜生,你敢殺我張家族人,你死定了!”

黑袍男子壓下心底的恐懼,厲聲道。

蘇辰雖然厲害,可他不認為自己會打不過。

畢竟,自從他得到家主的‘賞賜’之後,實力提升了無數倍,信心暴漲。

“看來,張家隱藏的秘密不少啊!”

蘇辰冷冷掃了黑袍男子一眼,冷笑道。

當初,斷龍山脈內,遇到張家武者的時候,其中的最強者,也不過是嬰境。

可如今,隨便派出來的護衛,便都是嬰境武者。

甚至,眼前這個黑袍男子,還是半步陰玄境。

這樣的修為,放在西北天府,都能是一宗之主了。

不知為何,從這人身上,蘇辰還感受到一種熟悉且厭惡的味道。

這種味道,應該是——

異魔之力!

而且,還是曾經跟自己接觸過的魔頭。

“到底是哪一尊大魔頭呢?”

蘇辰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冷芒。

不管是哪一尊大魔頭,他都殺定了!

單單是在北陽府城外製造出血案這一項,蘇辰就不可能善罷甘休!

異魔不滅,天下不安!

蘇辰當初,也對‘天虛子’有所承諾——

做到!

天下眾生太平,再無魔道猖狂人間!

想到這裡,蘇辰臉上的冷芒,越發濃鬱。

“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黑袍男子雖然戴著麵具,可他的臉色變化,卻瞞不過蘇辰。

方纔,對方一開口的瞬間,蘇辰便察覺到了此人緊張的神色。

“看樣子是真的了。”

蘇辰眉毛一挑,冷聲道。

“小子,有些東西不是你能知道的,給我死吧!”

黑袍男子目中閃過濃鬱冷光,猙獰道

“哈哈……想要我的命,你也配?”

蘇辰大笑一聲,渾身氣勢,轟轟爆發,鎮壓八方。

“小畜生,休要囂張,給我死!”

黑袍男子大喝一聲,踏步間,一掌拍了出去。

轟!

這一掌,落下時,掀起了無儘轟鳴。

四麵八方,赫然出現了一道黑色旋風。

砰!砰!砰!

黑色旋風,呼嘯而動,臨近蘇辰之時,猛地飛出九頭魔獅,朝著蘇辰狠狠咬了過去。

“吼!”

那轟鳴而出的九頭魔獅,齊齊一嘯,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

獅嘯九州!

“有點意思,不過,麵對我還不夠看!”

蘇辰也不急著下狠手,有要試探清楚對方底細的意思,所以實力保留了不少。

“掌心雷花!”

轟!

蘇辰右手抬起,似有雷光閃動,翻掌之間,虛無震動,雷霆四起。

掌心內,雷花凝聚。

刹那飛出。

第一朵、第二朵……

眨眼間,九朵雷花呼嘯而出。

天雷滾滾,橫掃八方,立刻將那傳來的獅吼聲給擊潰了。

下一瞬,蘇辰伸手一揮。

九朵雷花,齊齊飛出,與那來臨的九頭魔獅碰撞到一起。

砰!

掌心雷花,爆發之時,直接將九頭魔獅給撕碎了。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

四周,一個個風暴崩潰了。

“哼……小子,我還有一件寶物!”

黑袍男子臉上露出一抹寒光,揮手間,取出一個血紅色袋子。

嘶!

這袋子,打來之時,立刻爆發出一陣滔天颶風。

這颶風,滾滾而動,擴散開來,如同血海一般,散發出前所未有的腐蝕之力。

四周,所有碰觸到的古樹,紛紛消融了。

“死!”

黑袍男子獰笑一聲,揮手間,血海翻滾,呼嘯而出,朝著蘇辰狠狠拍去。

轟!

眨眼間,蘇辰整個人被淹冇在血海之中。

“哈哈……小畜生,這回看你不死!”

黑袍男子信心十足,得意笑道。

可笑著笑著,他臉上的表情卻是凝固了。

“這……”

黑袍男子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前方。

隻見,那翻滾的血海之內,猛地走出一道人影。

來者,正是蘇辰。

“還有什麼招數,一併使出來吧!”

蘇辰淡淡掃了黑袍男子一眼,不屑道。

“這……這怎麼可能?”

黑袍男子雙眼一縮,臉上充滿了駭然,冇有遲疑,轉身就逃。

方纔,他動用的血海之力,乃是家主留給自己的最強底牌。

據說可以滅殺陰玄中期以下的任何人。

可是,麵對蘇辰,卻一點作用都冇有。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驚駭!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