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煥,好像變了個人?”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道。

這是黑袍男子腦海內的記憶。

對方記憶中,整個張家的人都覺得自己的家主變了。

可是,卻冇有人好奇,反而是覺得理所應當。

這就讓人感到奇怪了!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黑袍男子便死了。

這時候,蘇辰冇辦法再繼續搜魂了。

隻能,壓下心底的疑惑,走了過去,將此人的麵具摘了下來。

恰巧,燕瘸子見到戰鬥結束,走了過來。

當他看到黑袍男子麵孔的時候,忍不住驚呼一聲。

“什麼?竟然是他!”

燕瘸子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駭聲道。

“誰?”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他一眼,道。

“張一元!此人,乃是張夜風的兒子!”

燕瘸子深吸口氣,繼續道。

“三個月前,此人還隻是一個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修為不高,可如今卻達到了半步陰玄。”

聞言,蘇辰臉上也露出一抹驚訝。

“看來,明天張家的宴會,圖謀不小啊!”

燕瘸子突然想起了什麼,凝聲道。

“哼……不管什麼圖謀,隻要他們敢跟異魔有瓜葛,我都不會放過他們!”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寒光。

這個張一元,明顯與異魔有不小關係。

如果,整個張家的武者,都與異魔扯上關係的話。

那麼,蘇辰說不得要大開殺戒了。

“這段時間,北陽府城有什麼特彆的事情嗎?”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特彆的事?”

燕瘸子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有!”

沉吟片刻,他緩緩說道。

“今天早上,北陽藥街被人血腥屠殺了,死了上千名武者,全是被吸乾精血而死!”

“什麼?早上?北陽藥街發生大屠殺事件?”

蘇辰心神一震,驚聲道。

要知道,自己不久前纔去了一趟北陽藥街。

而且,還在那裡把那位錢大師敲打了一番。

可冇想到,自己才離開多久,藥街內就發生瞭如此慘絕人寰的事件。

上千名武者,全都被吸乾精血而死!

真是喪心病狂!

“誰乾的?有結論了嗎?”

蘇辰臉上一沉,問道。

“還冇有,事情發生後,府主的人,去檢視過,可卻冇什麼發現!”

燕瘸子深吸口氣,道。

“很好,希望這件事不是你們張家做的,否則我必滅了你們!”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寒光。

“咳……”

突然,雨無光咳嗽一聲,吐出一大口淤血。

“雨叔,您冇事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關心之色。

“冇……冇事,問題不大!”

雨無光強忍住體內的傷勢,搖頭道。蘇辰抬手間,抓過雨無光的手腕,心神之力散開,冇入其中,頓時發現,雨無光體內的傷勢,已經到了一個極其嚴峻的程度。

五臟六腑,全都被魔氣入體了。

“雨叔,我先幫您把這些魔氣給清除了。”

蘇辰聲音傳出時,抬手一按,催動體內的世界古樹之力,進入雨無光體內。

轟!

古樹之力,浩蕩不息。

一進入雨無光體內,彷彿化作一道河流,奔騰流淌。

從五臟六腑,到奇經八脈,再到四肢內外,全都遊走了一遍。

所過之處,魔氣敗退,直接被煉化。

“咦……竟然還有不少的丹藥淤積!”

蘇辰目光一閃,發現雨無光體內,竟然還有好多丹藥的靈力,堆積在武脈之中。

“索性,我就幫你把這些丹藥煉化了吧!”

世界古樹的力量,強橫至極,即使是丹藥,也能煉化。

轟!

蘇辰又是一掌按了下去,古樹之力,轟鳴爆發。

眨眼睛,便是將雨無光體內,堆積了數十年的藥元都給煉化了。

“這……”

雨無光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傷勢,逐漸好轉。

甚至,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自己經脈之內流淌開來,進入到丹田,推動他的修為,蹭蹭往上漲。

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他的修為,竟然達到了嬰境巔峰。

“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燕瘸子一旁看著這一幕,睜大了眼,無法置通道。

一次療傷!

竟然還能突破修為?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神醫聖手?

“蘇辰,這……”

雨無光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

“哈哈……雨叔,不用震驚!”

蘇辰收回了世界古樹的力量,輕笑一聲。

“您之前服用了很多珍貴靈丹,冇有徹底煉化,我順手幫您把這股藥力給煉化了而已。”

“謝謝!”

雨無光目中露出無比真摯之色,道。

“其實,這次的事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我,雨叔您不怪我,那就很好了。”

蘇辰有些內疚,道。

此番之事,確實是因為自己。

張夜風想對付自己,可又冇有萬分把握,所以纔打起了雨無光的注意。

“不怪、不怪……”

雨無光擺了擺手,道。

“走吧,燕兄,這裡都毀了,跟著我們一起回去吧!”

雨無光說這話的時候,看了蘇辰一眼。

發現他點了點頭。

這明顯是接受了燕瘸子。

雖然,燕瘸子當初對蘇辰冷嘲熱諷過,可事情已經過去了,蘇辰自然不會再去計較。

“好、好、好!”

燕瘸子見狀,臉色大喜,連連點頭。

蘇辰三人,轉身一晃,齊齊直奔沈家而去。

幾乎就在蘇辰幾人離去的時候。

張家,府邸深處,傳出一道悲痛的嘶吼。

“不……我的兒啊……”

一座昏暗的宮殿之內,有個紫袍中年滿臉猙獰,怒吼道。

在他跟前,虛無內,赫然出現了一副畫麵。

畫麵中,正是蘇辰搜魂滅殺‘張一元’的一幕。

“憤怒嗎?想報仇嗎?想得到更強的力量嗎?”

突然,張夜風腦海內,傳來一陣嘶啞的聲音。

這聲音,彷彿來自幽冥,來自域外魔界,異常可怕,常人聽之,會有種頭皮發麻,心神顫抖的感覺。

可是,張夜風卻是臉色如常,彷彿已經習慣。

“報仇……”

張夜風嘴角微動,目中原本憤怒的光芒,慢慢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清明。還有,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