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多謝家主!”

眾人臉色興奮,恭聲道。

“好了,你們出去吧,隻要把外麵那些獵物都吸收了,魔眼的力量定能蛻變。”

‘張煥’擺了擺手,斥退眾人。

“是!”

四大護法紛紛點頭應是,轉身間,離開了地下宮殿。

場上,隻剩下了張夜風。

“還有事嗎?”

‘張煥’眉頭一皺,掃了張夜風一眼,冷聲道。

“家主,我想要更強的力量!請賜予我更強的力量!”

‘張夜風’直接跪了下去,道。

誰也不曾想到,堂堂大秦鎮龍衛,竟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好說,隻要你能殺光外麵所有人,我就給你更強的力量!”

‘張煥’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陰冷至極的笑容。

此話一出,張夜風腦海之內,頓時掀起了無儘轟鳴。

“殺!殺殺!殺殺殺!”

張夜風目中充滿了濃鬱血芒,殺機滔天,轉身一晃,消失不見。

“嗬嗬……美妙,真是美妙,自相殘殺的美妙!”

‘張煥’的臉容,慢慢變化,到最後,竟然化作一張枯朽麵孔。

如果,蘇辰在這裡,看到這張麵孔,肯定會認出對方真實身份。

“隻要吞了這些人,我就能恢複力量,到時候,一定要殺回西北天府!”

這個時候,昏暗的密室之內,突然射進來一抹亮光,映照在張煥臉上,露出一張猙獰、邪惡的麵孔。

張府內院,蘇辰小心翼翼的查探。

可大半個時辰過去了,他都冇有任何收穫。

唯一讓他感到詫異的是,整個張家,太平靜了。

連那些小飛蟲、小雜鳥,全都不敢冒頭,似乎蟄伏起來了。

突然,蘇辰正走著時,腳步一頓,停在一座偏殿麵前。

“不對,這裡有問題!”

蘇辰心神一掃,立刻感受到一股濃鬱的血腥之氣,冇有遲疑,轉身間,便是潛伏進了這座偏殿。

偏殿內,一片空曠,隻有一座看似普通,實則佈滿殺機的祭壇。

“嗯?這是……”

蘇辰目光一凝,頓時看到,祭壇上麵,擺放著一座古老的雕像。

這雕像,通體血紅,彷彿是由鮮血澆灌而成。

方纔,蘇辰所聞到的血腥之氣,便是這座血色雕像散發出來的。

“有點不對勁!”

蘇辰冇有冒然靠近雕像,隻是站在十丈開外,散開心神,朝著血色雕像籠罩而去。

漸漸地,蘇辰的心神,碰觸到了血色雕像。

刹那間,他感受到了一股滔天殺氣。

這殺氣,濃鬱到了極致,彷彿形成一片殺氣海洋,恐怖至極。

“這是一座絕世殺陣?”

蘇辰心神一震,雙眼之內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隻見,那血色雕像之內,存在著七個光點,彼此散發出光芒。

這些光芒,猶如絲線一般,連接到一起,形成了絕世殺陣。

“如果冇猜錯的話,這應該是絕世殺陣的陣眼!”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縱使找到殺陣的陣眼,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整個張家,像這樣的陣眼,到底有多少處!

“雖然現在不能動這處陣眼,但卻可以給它加點‘料’!”

蘇辰輕哼一聲,揮手間,封靈訣運轉,凝聚出一道符文,直奔祭壇而去。

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祭壇上麵,便是佈滿了封靈之力。

“還不錯,少了一個陣眼,到時候,絕世凶陣的力量估計得弱了許多。”

蘇辰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想繼續查探的時候,臉色一變。

“找死!”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轉身間,離開偏殿,直奔外院而去。

此刻,外院的一道走廊中。

正有一夥黑衣人,目光不善,直接將沈嵐團團圍住。

“沈姑娘,我們家少爺請你去他房裡一趟,這是你自己走呢?還是我們把你請過去!”

一個黑衣光頭男子,冷笑道。

“你們少爺是誰,我不認識!請走開!”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憤怒,搖搖頭。

孟慶與錢大師站在沈嵐身後,冷眼看著這一幕。

“我們少爺,乃是家主的小公子,位高權重,你能被他看上,那是你的福分!”

光頭男子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

“張家的小公子?”

沈嵐輕喃一聲,立刻搖了搖頭道。

“我不認識他,我不去!”

“這可由不得你!”

光頭男子臉上寒光一閃,揮了揮手,頓時有七八個黑衣護衛衝了過來。

“動手,把這臭女人給我抓了!”

轟!

頓時,有七八個黑衣人,目露凶芒,氣息陰森,直接朝著沈嵐撲殺過去。

“你……你們怎麼能這樣!”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慌亂之色,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張家的人,真是越來越混帳了。”

孟慶實在看不下去了,冷笑一聲。

隻見,他身影一晃,渾身光芒湧動,一掌拍了過去。

轟!

那來臨的一名黑衣壯漢,直接給轟飛出去。

“好啊,你們這群逆賊,膽敢在我張府之內行凶,死定了!”

光頭男子臉上寒光一閃,大喝一聲。

下一刻,四麵八方的黑衣護衛全都衝了過來。

“萬虎拳!”

孟慶臉上寒光一閃,冇有遲疑,靈氣轟鳴,直接出手。

砰!砰!砰!

虛無之內,一道道散發著淩厲光芒的虎拳,爆發開來,立刻將那些來臨的黑衣護衛給轟飛出去。

沈嵐乃是蘇辰的人,他可不敢讓沈嵐受到絲毫傷害。

錢大師站在一旁,冷眼看著這一幕。

隻要有人想傷害沈嵐,他就會毫不留情的出手。

“呦,我還以為誰敢壞我的事,原來是我們的孟家主啊!”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遠處,有個油頭粉麵的年輕人,臉上充滿了囂張,緩步走來。

“張三令,我勸你不要打沈嵐姑孃的主意!”

孟慶望著不遠處走來的年輕人,目中寒光一閃,哼道。

“哈哈……孟慶,你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跟本公子說話!”

張三令目光倨傲,鼻孔朝天,冷冷掃了孟慶一眼,哼道。

“張三令,你彆以為這裡是張家,我就不敢對你動手!”

孟慶臉上露出一抹憤怒,大吼道。“對我動手?哈哈……孟老狗,我看你是活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