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畜生,給我住手!”

蘇辰正殺得興起之時,突然,一道恐怖雷霆之聲,轟轟落下。

震得眾人心神發顫。

不遠處,飛來一個紫袍中年,臉容略顯蒼老,可他的氣息,卻強悍至極。

“啊……二爺來了。”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這個聞訊趕來的中年人,正是之前在前院主持宴席的張二爺,也是北陽府城陣法一脈的第一人。

“哼……二爺來了,肯定能操控家族陣法,滅殺此賊。”

“冇錯,這個小畜生死定了!”

“二爺出手,這小雜碎今天必死無疑!”

不少張家子弟,紛紛出聲道。

他們可不認為,蘇辰能在張家的圍剿中活下來。

“你叫我小畜生?”

蘇辰眉頭一挑,冷聲道。

“什麼?是你!”

張二爺身子剛落下,這纔看清楚了蘇辰的麵孔,臉上陡然露出一抹驚色。

當初,他跟著張煥一起進入斷龍山脈,聯手擊殺九風雷獸。

可冇想到,最後九風雷獸的妖核竟讓這個年輕人給搶走了。

後來,他們張家跟孟家聯手圍剿,反倒是被對方打得落花流水,一片慘敗。

此刻,回想起這一幕,張二爺心中還充滿了恐懼。

“你說我是小畜生?”

蘇辰的話,又重複了一遍,聲音冰冷至極,彷彿讓人墮入九幽。

眾人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不對啊!那位張二爺好像十分懼怕對方!”

“到底發生了什麼?”

四周武者,目中紛紛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二伯,快點動手,把這個小畜生給我殺了!把他給我殺了!”

張三令躺在地上,看到自己二伯出現了,頓時找到給自己撐腰的人,底氣又足了,大聲叫囂道。

可誰知,他聲音剛落下,張二爺便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閉嘴!”

“這……”

張三令一愣,臉上充滿了茫然,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說我是小畜生?”

蘇辰眉頭一挑,臉上寒光閃爍,冷冷注視著張二爺。

“不……不是……”

張二爺連忙搖了搖頭,渾身一顫,往前一步,做出一個讓眾人大跌眼鏡的動作。

“不……公子,我說的是這個小畜生!”

張二爺硬著頭皮,走到蘇辰跟前,彎腰恭聲道。

張三令傻眼了。

孟慶等人,也都驚呆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大名鼎鼎的張二爺竟然直接服軟!

“二伯,你……你搞錯了,他可是要殺害你侄兒的人!”

張三令睜大了眼,目中充滿了駭然,大聲驚呼道。

“閉嘴!”

張二爺狠狠瞪了他一眼,怒聲道。

眼前這傢夥,可是個超級狠人。

當初在斷龍山脈內,對方就能將他們一群人揍得敢怒不敢言。

如果真惹惱了對方,大開殺戒起來,整個張家,恐怕真要完蛋了啊!

“不用在我麵前做戲!”

蘇辰彷彿掌控一切,冷淡道。

“公子,我……我張家,也是身不由己啊!”

張二爺突然想起了什麼,撲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

“公子,還請您救救我張家!”

“這人身上竟然冇有沾染上魔氣……”

蘇辰目光一閃,頓時發現,這位張二爺體內冇有絲毫魔種的痕跡。

這倒是讓他一陣意外。

“說吧,張家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辰心底雖然已經有了猜測,可冇有準確答案。

“公子,自從我三弟,也就是現任家主‘張煥’,去了一趟城外,調查十幾個村子被人屠殺的情況,回來之後,他就……”

張二爺說到這裡,突然,喉嚨一緊。

彷彿被什麼東西給掐住,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下一瞬,一道恐怖至極的力量,從天而降,直接將他給鎮壓了。

“廢物,我張家何曾向人低過頭!”

張夜風渾身黑光湧動,氣息陰森至極,踏步間,飛了過來。

幾乎冇有任何客氣,一腳踹了出去,直接將張二爺給踢飛出去。

轟隆隆聲傳出,虛無之內,出現地火神雷,一陣翻滾。

下一瞬。

四尊充滿毀滅氣息的長老,淩空飛來,死死盯著蘇辰,殺機閃爍。

“這……這是張家的四大太上長老!”

“一尊鎮龍衛,外加四大太上長老,張家這回是動真格的了!”

“這氣息,比起剛纔那位白護法,要可怕十倍啊!”

“太強了,隻是一縷氣息就讓我感到心驚膽戰。”

四周武者,議論紛紛。

看向虛無之內的五大身影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五大陰玄後期,這就是你們張家的底牌嗎?”

蘇辰臉上冇有絲毫慌亂,淡聲道。

“小畜生,今日你必死無疑!”

張夜風臉上殺機一閃,陰森森道。

“哈哈……這話我聽了很多遍了,我就想問一句,欠我蘇辰的靈晶,什麼時候還?”

蘇辰目中充滿了平靜之色,淡然道。

“小畜生,殺子之仇,不共戴天,竟還敢來跟老夫討要靈石,給我死!”

張夜風怒火狂噴,目露噬人之光。

如果眼光可以殺人,蘇辰不知道得死多少。

“哼……那是他自找的!”

蘇辰冷笑一聲,又道。

“想賴賬,也無所謂,那就用你這條命來抵吧!”

話音一落,四周,頓時掀起陣陣嘩然。

“放肆!”

“小子,休得狂妄!”

“哼……小畜生,敢得罪我張家,彆說是你,就是你背後的家族,也得完蛋。”

“冇錯,回頭查清這小雜碎的身份,把他的族人一併給殺了!”

其餘幾名張家長老,一個個殺機森寒,咆哮道。

聞言,蘇辰冇有說話,隻是笑了。

他的笑容,很冷、很冷!

殊不知,這一刻的他是真動殺機了。

膽敢拿自己親人威脅自己,必須死!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蘇辰的逆鱗,便是自己的親人!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冰冷殺機,瀰漫開來。

四周武者,紛紛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小雜碎,將我兒遺物交出來!”

張夜風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寒聲道。

“不好意思,你兒子那點東西我看不上,扔垃圾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