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藍魂花的生長,極其緩慢。

而且,也隻有成為一品藍魂花,才具備提升神魂的力量。

那個隱藏在張家背後的血魔,如此大費周章,引來這麼多的武者,便是為了將眾人擊殺。

用其鮮血、神魂,澆灌藍魂花,使得它能快速突破,成為一品靈藥。

到那時,隻要那頭血魔吞下這株藍魂花,定然實力暴漲。

再也無需顧忌,直接在城內大開殺戒。

“瘋狂,太瘋狂了。”

禿毛鸚一眼便看破了此地的玄機,不停搖頭。

如果冇猜錯的話,外界,那座絕世凶陣,便是覆滅眾人的手段。

而偏殿內的這處陣眼,則是能夠吸收鮮血、神魂。

然後,轉化成藍魂花生長的力量。

“不行,我得想個辦法破掉此地的大陣。”

隻見,它渾身光芒一震,所有羽毛,齊齊豎起來了。

也就在這時,祭壇上的血池空間,發生劇烈顫抖。

似乎,正在反抗著什麼。

……

外界,蘇辰與張夜風的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隨時隨地,都能分出勝負。

“天魔幡,殺!”

張夜風抬手一揮,魔幡飛出,落入到漩渦之內,掀起陣陣風暴。

突然。

整個天地,變得肅殺、蕭瑟了。

四周,颳起了陣陣陰風。

這風,還是冰紅色的。

吹過時,讓人一陣發毛。

“藏在法寶內的殺氣?”

蘇辰臉色依舊不起波瀾,喃聲道。

這種可以內藏‘殺氣’的法寶,倒是少見,也許可以搶過來,研究一番。

張夜風看到蘇辰的表情變化,以為是被嚇倒了。

可他要是知道,蘇辰是在思考,怎麼把天魔幡搶過來,絕對會被氣瘋。

眼前,四麵八方,全是滲人鎮魂的殺氣,對於常人來說,簡直就是世界末日。

可在蘇辰看來,隻不過是一些小孩子過家家的玩意。

當初,他身為戰尊之時,何等血腥場麵都見過,豈會被這區區一點殺氣所影響。

“小畜生,給我死!”

張夜風渾身氣勢,驟然一變,可怕的魔氣,傾瀉而出,徹底催動‘天魔幡’,爆發出滔天的殺伐之力。

那血色光芒成為奔騰洪水,滔滔不絕,轟落之時,化成漫天刀光。

刀光湧動,明明滅滅,直接朝著蘇辰殺了過去。

也就在這時。

天空,完全被刀光取代。

大地,完全化作了漩渦。

蘇辰,彷彿被夾擊了。

退無可退!

隻能,硬生生承受這一擊!

可他,依舊臉色平靜,一片淡然。

“天碑靈相,去!”

蘇辰目光一閃,荒古天碑,演化而生的靈相,陡然出現。

轟!

天碑之力,無窮無儘,一出現,立刻砸向大地。

刹那間,地動山搖。

那席捲而來的萬丈漩渦,崩潰了。

也就在這時,天碑靈相,飛向天空,頓時與那漫天刀光,碰撞到了一起。

砰!砰!砰!

數不清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到最後,天碑靈相崩潰了。

而那萬千刀芒,也徹底消失了。

“小子,滅了你的靈相,你就離死不遠了!”

張夜風獰笑一聲,彷彿已經看到蘇辰被自己斬殺的一幕,得意至極。

“是嘛?你確定你能滅了我的靈相?”

蘇辰聲音,不急不緩。

傳出時,令得張夜風臉色一震,心底猛地生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他的笑聲戛然而止,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前方。

轟!

隻見,蘇辰頭頂之上,虛無震盪,猛地又凝聚出一道靈相。

天碑靈相,再現!

那種碾壓八方的氣勢,依舊可怕!

“什麼?你的靈相不是崩潰了嗎?”

張夜風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嗬……就憑你那三腳貓功夫,也想崩潰我的靈相?”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蔑視之芒,輕笑道。

隻見,他一步踏出,渾身氣勢,轟轟爆發,鎮壓一切。

“天碑靈相,動!”

蘇辰冷喝一聲,揮手間,靈相飛出,直接擊潰了一切阻擋,直奔張夜風而去。

“不好!”

張夜風臉色猛變,冇有遲疑,一道道法訣打出。

轟!

天魔幡內,原本黯淡下去的符文,齊齊亮了起來。

之前,凝聚出一個‘吞’字時,大概動用了三分之一的符文。

可這一刻,張夜風不敢再藏拙,直接動用所有魔符的力量。

轟!

萬千魔符,齊齊飛出,化作一個巨大‘殺’字。

這‘殺’字,散發出濃鬱嬌豔的血光,可怕無比。

“死!”

張夜風臉容猙獰,大喝一聲。

這‘殺’字,飛出時,爆發出浩瀚無垠的力量,轟轟而落。

砰!

天碑靈相,橫空落下,立刻與這古老‘殺’字,碰撞到一起。

巨響傳出,迴盪八方。

天魔幡凝聚出來的‘殺’字,與天碑靈相,彼此僵持在半空之中,誰也奈何不了誰。

“給我拿來!”

蘇辰目中冷芒一閃,踏步間,竟然來到張夜風跟前,伸手抓向天魔幡。

“不好!”

張夜風臉色狂變,急急倒退,倉促抵擋,可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拍。

這時候,蘇辰的一隻手,已經扣住了天魔幡。

“碎!”

蘇辰嘴巴微動,低喝一聲。

刹那間,那扣住天魔幡的右手,突然爆發出一股霸王舉鼎的力量。

轟!轟!轟!

蘇辰右手上,王象之力,噴湧而出,不斷轟擊著天魔幡。

每一次砸落,天魔幡都會發出一聲劇烈哀鳴。

甚至,那虛無內氣焰囂張的‘殺’字,也受到了影響。

隱約間,有要崩潰的趨勢。

蘇辰心神一動,操控著天碑靈相,朝著那巨大‘殺’字,狠狠轟去。

一心二用!

這對他來說,完全是很輕鬆的事情。

“小畜生,本尊的法寶也豈是你這螻蟻能碰的?”

張夜風大吼一聲,揮手間,取出一滴魔血,直接拍到天魔幡上麵。

這滴魔血,落下時,染紅這個天魔幡,使得那幡上的符文,全都變得猩紅奪目。

轟!

突然,所有血色符文,飛了出來,化作一個耀眼無比的‘戮’字。

這個字,比之前起此前出現的‘殺’字,要可怕千倍、甚至是萬倍。

“小雜碎,給我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