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畜生,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老夫正要找你報仇呢!”

水老鬼臉上露出濃鬱的殺機,冷聲道。

“找我報仇?嗬……我能殺你一次,那就能殺你兩次!”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嗤笑道。

“黃口小兒,休要逞口舌之能!”

水老鬼大喝一聲,目光死死盯著蘇辰,臉上不由地泛起一抹貪婪。

“冇想到,這才短短幾個月時間,你的肉身又變強大了,真是不可思議!”

說著時,水老鬼竟然往前嗅了嗅,雙眼冒光道。

“不錯,你的肉身,比起‘張煥’那個廢物,要好得多,簡直就是為老夫量身定製的啊!”

水老鬼冇有急著動手。

四周,已經被他佈下了天羅地網,蘇辰隻是甕中之鱉罷了。

“城外,那些村子都是被你屠殺的吧?張煥,也是在那個時候被你奪舍的吧?”

蘇辰雙眼微眯,目中冷光無比濃鬱,寒聲道。

“冇錯,你心疼那些無知蠢民了嗎?哈哈……這一切,可都是拜你所賜!”

水老鬼眉頭一挑,不屑道。

“如果,你不把我打成重傷,我就不需要去吞噬那些人的精血恢複力量,所以,他們是因你而死!”

“冇錯,他們確實是因我而死,隻怪,我當初一不留神讓你跑了!”

蘇辰心底也不動怒,隻是,目光冰冷到了極致。

“不過,我不會再犯那種低級錯誤了,今天,你必死無疑!”

轟!

蘇辰渾身光芒湧動,氣勢滔天,鎮壓八方。

“小子,彆搞笑了,當初我是冇能徹底掌控體內的力量,所以才敗給了你,至於今天嘛,死的人肯定是你!”

水老鬼臉上充滿了不屑,嗤笑一聲。

隻見,他抬手一抓,虛無之內,猛地飛出一枚枚魔種。

“嗯?我不是將這些魔種都滅殺了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詫之色,道。

剛纔,他擊殺張家入魔的武者時,便是發現他們體內存在魔種,全都被他給震碎了。

可冇想到,這些魔種竟然又重新出現了。

“哈哈……你以為就你那點微末力量,可以滅殺本尊魔種?”

水老鬼臉上露出一抹譏諷之色,道。

“看來,這些日子,你已經從血魔之眼獲得了不少異魔絕學!”

蘇辰心神一震,臉上閃過一抹瞭然之色。

方纔,他仔細一感受,發現自己,融入到二長老那枚魔種內的封靈之力,消失了。

“冇錯,所以,今天就是你小子的死期!”

水老鬼怒目圓睜,大吼一聲,揮手向著大地一抓。

哢!

隻是,一道細微的撞擊聲傳出而已。

整個大地,一片平靜。

“這……這怎麼可能?”

水老鬼臉色一怔,心底猛地露出一抹強烈的不安。

“如果你是想引動此地的凶陣,那就不要白費功夫了。”

蘇辰掃了對方一眼,淡聲道。

“小畜生,你到底做了什麼?”

水老鬼臉色陰沉得像豬肝一般,剛要動手,遠處,猛地傳來一聲巨響。

砰!

張家內院,其中一座不起眼的偏殿,轟然倒塌。

“不……我的藍魂花!”

水老鬼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瘋狂,轉身間,直奔那座倒塌的偏殿而去。

那裡,藏有他最重要的一株靈藥,藍魂花。

此花,雖然隻是二品靈藥,可對他來說,無比重要。

隻要能讓二品藍魂花蛻變,成為一品魂花,服下之後,他就突破。

所以,他纔會費勁心思,佈下凶陣,引來一眾武者。

為的就是將這些人統統滅殺!

把他們的血肉與神魂,轉化成藍魂花生長的養料,使得藍魂花晉階,成為一品靈藥。

可惜,水老鬼的如意算盤註定要落空。

嗖!

水老鬼速度奇快,幾個閃爍,便是臨近了偏殿。

可就在這時,一道灰影,突然從偏殿內衝了出來。

“哈哈……小子,你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

禿毛鸚一飛出來,手中拽著藍魂花,大笑道。

說著時,它竟然張口,吧嗒一聲,把藍魂花給咬走了一大半。

水老鬼腳步一頓,停了下來,看向禿毛鸚的目光,已經不能用噴火來形容了。

那簡直就是火海滔天,焚滅蒼穹。

“啊……你這隻禿毛畜生,找死!”

水老鬼憤怒到了極致,臉容扭曲,揮手一抓。

轟!

虛無之內,猛地飛出無數道血色鎖鏈,破空而動,直奔禿毛鸚而去。

“哼……區區一頭血魔,也敢來威脅本神鳥,找死!”

禿毛鸚張口間,把整株藍魂花給吞了,而後,渾身散發出一股無敵氣勢。

“我噴!”

隻見,它張嘴一噴,頓時飛出一道純白如雪的火焰。

這火焰,飛落之時,焚燒蒼穹,寂滅天地,立刻崩潰了那些血色鎖鏈。

“什麼?這頭禿毛鸚竟然能擊潰血魔的攻擊?”

“這不是蘇辰身邊的靈寵嗎?”

“好強悍!”

“這真是一頭英勇的神鳥!”

眾人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可接下來,禿毛鸚的動作,卻是讓他們驚得眼珠子要掉下來了。

隻見,禿毛鸚噴出火焰後,轉身就跑。

“小子,這傢夥已經煉化了血魔之眼,雖然隻是‘陰陽血魔眼’中的一隻,可也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快跑!”

禿毛鸚一擊震散了水老鬼的血色鎖鏈後,再冇有之前的霸氣,慌聲道。

隻見,它翅膀扇得飛快。

幾個起落,便是跑得遠遠。

“想走,冇門!”

水老鬼雙眼之內,魔霧翻滾,殺機滔天,揮手一拍。

轟!

血海擴散,鎮殺八方。

“走不了,它已經盯上你了。”

蘇辰話音一落,伸手指向前方,隻見,那裡虛空陡然暗了下來。

下一瞬,大片血海,翻滾而來。

水老鬼殺機暴漲,目光森寒,渾身亮起無數古老符文,散發出大毀滅的氣息。

“你……你想乾嘛?我可是偉大的神鳥!”

禿毛鸚站在蘇辰肩膀上,渾身發顫,硬著頭皮道。

“神鳥?神你大爺,今天,老夫就要把你這隻神鳥剝皮去毛,拆骨放血!”

水老鬼臉上殺機滔天,厲聲道。

隨著他聲音的傳出,四麵八方,血海翻滾,轟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