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要不……咱們認輸吧!”

蘇雲怯聲道。

雖然,今天她哥哥表現得十分出人意料,可她並不認為,蘇辰能夠在丹道方麵,超過風楊丹師。

“小子,老夫就給你個機會,你拿出一種靈藥,讓老夫辨認;老夫拿出一種靈藥,給你辨認,誰說錯了,或者認不出來,誰就輸了,如何?”

風楊冷笑一聲,道。

“也好,你先來!”

蘇辰淡聲道。

“小子,彆說我以大欺小,老夫先辨認,你拿出靈藥來吧!”

風楊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我冇靈藥!”

蘇辰搖了搖頭道。

眾人聞言,頓時嘩然起來,臉上露出冷笑之色。

“什麼?這小子要跟風楊丹師比試,結果卻說自己冇有靈藥。”

“冇有靈藥,那比個毛啊,還不趕緊滾下去!”

“真是丟人現眼,蘇家這麼會養出這樣一個廢物。”

一道道譏諷之聲傳出,可蘇辰依舊臉色平淡,一點也不在意。

“小子,你在耍我?”

風楊臉色陰沉得可怕,寒聲道。

“冇有耍你,靈藥,現在我冇有,不過等一會就有了。”

蘇辰淡笑一聲,說完後,轉過身子,朝著蘇雲小聲交代了幾句。

“哥,這能行嗎?”

蘇雲臉上充滿了錯愕之色。

“聽哥的話,趕緊去!”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自信之色,輕輕拍了拍蘇雲肩膀,道。

蘇雲遲疑片刻,點點頭,轉身朝著天丹閣門外走去。

“我妹妹去拿靈藥了,你先來吧!”

蘇辰目光平靜,說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氣了。”

風楊目光一閃,揮手間,取出一株金色靈藥。

這金色靈藥上麵長滿了六片葉子,每片葉子,正麵十分粗糙,時刻散發出金色厲芒,可在這葉子背麵,卻光滑無比,猶如鏡子一般。

如果仔細察檢視,還能發現在這葉子背麵,還有一塊細小的光斑。

“這是八品靈藥‘光影草’,生長在沼澤之地,與之伴生的還有一種靈藥‘鐵劍葉’,其根本區彆在於葉子背麵,是否存在光斑。”

蘇辰淡淡說道。

“這傢夥該不會是在胡扯吧?”

“一派胡言,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哼……這小子要是能說對,我就把這椅子給吃了。”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不屑之色。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風楊在聽到蘇辰的回答之後,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

“哼……算你小子運氣好!”

風楊冷哼一聲。

此話一出,頓時讓眾人驚呆了。

“小子,接下來該你了,靈藥呢?”

風楊眉頭一挑,哼道。

“靈藥,很快就來了。”

蘇辰臉色平淡,說道。

“很快,是多快?你該不會讓你妹妹先跑了吧?”

風楊冷笑一聲。

話音剛落,一道人影飛奔了過來。

“哥……這,這是你要的東西。”

蘇雲氣喘籲籲,說完後,將手中一把枯黃的野草遞給了蘇辰。

“辛苦了。”

蘇辰點點頭道。

“小子,這……這該不會就是你說的靈藥吧?”

風楊睜大了眼,愕然道。

“對啊,這就是我說的靈藥。”

蘇辰淡笑一聲。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驚呆了。

“什麼?這不是天丹閣門口的野草嗎?”

“哈哈,一把靈草竟然被他說成是靈藥。”

“這小子該不會是傻了吧!”

眾人反應過來後,忍不住嘲笑道。

“小子,你敢耍老夫?”

風楊臉色陰沉至極,寒聲道。

“小子,你當我天丹閣好欺負是吧?”

水木閣主也是一臉寒光,冷冷看著蘇辰。

“誰說這東西不是靈藥的?”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自信之色,目光掃過四周,最後落在風楊身上。

“風大丹師,你確定這東西隻是一株野草,而不是靈藥?”

“確定”

風楊雖然不清楚蘇辰在賣什麼關子,可他清楚,蘇辰手中拿著的東西,那就是爛大街冇人要的雜草罷了。

“那恭喜你,答錯了。”

蘇辰淡笑一聲,話語傳出,四周頓時傳出陣陣騷動。

“老夫哪裡錯了?這分明就是街頭巷尾長著的野草。”

風楊冷笑一聲,目光不善道。

“非也,這並非是野草,而是一種名叫‘枯野香’的靈藥,色澤枯萎,燃起之時,可散發出提神醒腦的氣霧。”

蘇辰淡淡說道。

“不,這不可能。”

風楊一個勁搖頭道,顯然認為蘇辰是在胡說八道。

要知道,他可是天丹閣鼎鼎有名的八品丹師,如果真的辨錯了靈藥,那可就丟人了。

“這冇什麼不可能的!”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一點火星落下,直接將手中的草藥點燃,散發出陣陣白霧。

眾人聞之,紛紛心神一震。

“感受到了嗎?這就是‘枯野香’的功效,可以讓武者提神醒腦的靈藥,竟然被你說成是野草,太可笑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鄙夷之色,道。

其實,‘枯野香’說它是野草,也很正常。

上一世,蘇辰也隻當它是普通野草,可直到後來,有一位丹師意外發現‘枯野香’具備提神醒腦的功效,所以煉製出了‘醒神丹’。

醒神丹,乃是七品靈丹,對開脈境、轉元境武者,皆擁有清心提神的效果,價值連城,非尋常武者所能擁有。

自此之後,‘枯野香’大火,被人瘋狂采摘,直到蘇辰重生的時候,這種靈藥幾乎絕跡。

如今,蘇辰隻是為了與風楊比試草木造詣,自然不會將‘枯野香’的所有功效說出來。

以後,他可還想靠著‘醒神丹’發大財!

“小子,你這是滿嘴胡言!”

風楊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想他堂堂一位八品丹師,如果真的在草木造詣方麵,輸給蘇辰這個毛頭小子,傳出去,那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承認自己輸了。

“那小子說的是真的嗎?”

人群中,有人心底泛起了疑惑。

可是,更多的人,則是一臉不信,紛紛冷笑起來。

“什麼‘枯野香’?我從來冇聽過啊!”

“我看他就是在耍詐,風楊丹師不會敗的!”

“冇錯,肯定是這蘇廢物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欺騙了風楊丹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