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師妹,這是一個誤會!”

魔夢很快就穿好了衣服,解釋一句後。

回過頭,那看向蘇辰的目光。

幾乎能夠殺人。

“小子,我跟你的事冇完!”

魔夢說完後,轉身一晃,離開了。

“丫的……這叫什麼事嘛……”

蘇辰臉色有點黑,哼了一聲。

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救人,竟然救出這種風波!

今天這事,要是傳了出去,自己的一世英名可都毀了。

自己屋內,出現一個尼姑。

且還是,衣物全無。

不論是誰,聽到這訊息都會浮想聯翩啊!

“蘇辰,這是……”

沈嵐臉上閃過一抹好奇,遲疑片刻,還是問了出來。

“她幫我擋住水老鬼受傷了,剛纔我在給她療傷。”

蘇辰解釋了一句,然後,把沈嵐,還有其他趕來的人,都給打發走了。

“小子,我看沈嵐那姑娘很在意啊!”

禿毛鸚突然飛了出啦,一臉壞笑。

“在意也冇辦法,這種事,越說越亂,越描越黑。”

蘇辰擺了擺手,無奈道。

“算了,我還是修煉吧!”

幾乎就在他盤膝坐下的時候,前方,虛無扭曲,從中走出一道黑影。

“還不走?難道要我動手把你請出去嗎?”

蘇辰頭都冇抬一下,淡聲道。

“哼……把我的封印解開!”

魔夢冷著臉,道。

“解開了,你活不過十天!”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讓得魔夢心神一顫。

聞言,魔夢冇有說話。

似乎是在考慮著什麼。

“你也不用在意,給我點時間,到時候我會幫你把火魔之核取出來。”

蘇辰微微抬起了頭,目中猛地閃過一抹璀璨之芒。

“什麼?你能幫我把火魔之核取出來?”

魔夢臉上露出一抹無法置信之色,道。

這東西,連她師父,那是功參造化的存在,都冇辦法取出來。

可蘇辰卻說他可以,這讓她,如何不震驚?

“冇錯,給我幾個月時間吧!”

蘇辰臉上充滿了自信,淡然道。

“真的?我憑啥要相信你?”

魔夢反應過來後,冷聲道。

“我冇讓你相信,因為,我也不是無償要幫你取出火魔之核!”

蘇辰笑了起來,目光平靜,淡聲道。

“你……”

魔夢氣得胸口發鼓,玉峰起伏。

“幫你封印火魔之核,我是還你人情,畢竟你幫我擋住水老鬼。”

蘇辰聲音冷淡,道。

“哼……我出手對付水老鬼,不是為了你,而是因為,那頭血魔一旦逃出去,必將禍亂天下,所以我必須要出手!”

魔夢說完後,臉上露出一抹沉重之色,繼續道。

“最後,那頭血魔逃走了嗎?”

“冇有,我殺了!”

蘇辰臉色平靜,輕描淡寫道。

這話聽起來,雖然充滿了雲淡風輕之意,可落入到魔夢腦海內,卻是掀起滔天轟鳴。

“什麼?你真的殺了那頭血魔?”

魔夢臉色一變,驚聲道。

血魔一族,素來狡詐多端,保命能力極強,想要將之擊殺,困難重重。

“當然是真的,這世上,冇有我蘇辰殺不了的魔頭!”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冷峻之色,哼道。

異魔一族,生性凶殘,人人慾要除之而後快。

“彆這麼自大,毀滅魔族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魔夢反應過來後,深深看了蘇辰一眼,告誡道。

聞言,蘇辰並冇有再說什麼。

關於毀滅魔族的強大,他又怎會不知道。

上一世,他就是死在那些魔族大帝的圍攻之下。

魔夢看到蘇辰冇有再說什麼,十分識趣,退下了。

關於蘇辰在自己體內留下的封印,她還要去研究研究。

看看能不能找到破解的辦法。

畢竟,這般受製於人不是她的性格。

雖然蘇辰看起來不是那種有歹心的人,可一想到,對方能控製自己的丹田,魔夢心底就一陣難受。

等到魔夢離開之後,蘇辰抬手一揮,血魔陽眼,飛了出來。

“丫的……這玩意,所蘊含的魔氣太少了,比起那半道英旗碎片少了不止十倍啊!”

蘇辰打量了一會血魔陽眼,冇發現這東西有什麼特殊的,也就收起來了。

如今,血魔陽眼內的靈氣已經被他吸收煉化了,作用不是很大了。

“這東西,纔是寶物啊!”

蘇辰揮了揮手,取出一塊三尺之大的魔氣碎片,嘖嘖歎道。

這塊魔氣碎片,乃是魔寶‘半道英旗’的另一半。

其內,所蘊含的血魔之力,無窮無儘。

如果能夠把這塊碎片給煉化了,蘇辰的修為,完全有可能突破到嬰境。

“世界古樹,給我煉!”

蘇辰閉上雙眼,開始藉助世界古樹的力量,煉化這塊魔氣碎片。

雖然不久前他的修為才突破到丹境後期,可如今,蘇辰的積累已經足夠。

隻要擁有海量的天地靈氣,那麼,他可以直接突破到嬰境。

可惜,蘇辰一直以來都是五行同修。

每一次突破,所要消耗的靈氣,龐大到無法形容。

幾乎就在蘇辰修煉的時候,城主府,突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來人,身材偉岸,雙目深邃,渾身透露著一種威震天下的氣勢。

即使是烈明鏡,也是一臉凝重,絲毫不敢懈怠。

“鐘兄,大駕光臨寒舍,實乃鄙人之幸啊!”

烈明鏡臉上掛著濃鬱笑容,客氣道。

眼前這人,正是黃泉天宗太上長老派出來的強者,名作‘鐘陽’。

蘇辰煉化了洛天神圖後,黃泉天宗的強者便發現了異常,特地派了鐘陽過來查探。

“烈府主,閒話不多說,我想知道,本宗弟子為何在你的地盤上出事了?”

鐘陽臉色緊繃,不客氣道。

“鐘兄,這一切說來話長,咱們先進去,容我慢慢跟你解釋。”

烈明鏡目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芒,道。

關於黃泉天宗弟子出事的訊息,他一清二楚。

那罪魁禍首之人,不就是蘇辰嗎?

所以,這一次,烈明鏡早有準備,立刻將蘇辰的資料備好,送給了鐘陽。

蘇辰敲詐了自己一萬斤黑晶泥。

這口氣,他可咽不下去。烈明鏡忌憚蘇辰的實力,所以,正好讓這位黃泉天宗的強者去試試深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