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半步嬰境,給我破!”

蘇辰低喝一聲,丹元滾滾,摧枯拉朽間,破開一切瓶頸,朝著半步嬰境發起衝擊。

轟!轟!轟!

一道道轟鳴聲傳出,蘇辰渾身氣息一變,陡然強悍了起來。

那丹田之內的靈氣,一陣翻滾。

五大元丹,光芒奪目。

“半步嬰境初期,成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距離上次突破,不到一天的時間。

這種突破速度,不可謂不快。

“算算時間,比試應該開始了!”

蘇辰一步踏出,來到院子之內,心神一掃,發現整個沈家再冇有人影了。

“看來,沈淵他們已經離開北陽府城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瞭然之色。

此前,沈家就有準備要搬遷,如今千煌古鎮的事,正好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所以沈淵當機立斷,帶著沈家族人離開。

至於沈嵐,因為要跟魔夢一起返回宗門,所以暫時留了下來。

“千煌古鎮,天元之靈,這事情,我總覺冇這麼簡單!”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轉身一晃,直奔城外而去。

千煌古鎮,城主府放開了封鎖,聚集大量武者。

特彆是那天峰上麵。

城主府與孟家的大比,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垃圾,就是垃圾,給我死吧!”

烈禦冷哼一聲,抬手一甩。

手中的鞭子,赫然飛出,恐怖至極,直奔劉亞而去。

飛火雷鞭!

轟!

虛無之內,傳出陣陣轟鳴之聲。

火靈遊走,閃電呼嘯。

“不好!”

孟元臉色一變,揮手間,取出一口古鐘,擋在跟前。

擋!

巨響傳出,天地迴盪。

孟元手中的古鐘一顫,崩潰了。

而後,飛火雷鞭呼嘯而落,速度奇快,直奔孟元而去。

“退!”

孟元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刹那倒退。

可是,那飛火雷鞭的速度太快了。

眨眼間,飛火雷鞭落下,狠狠轟在孟元後背上麵,露出一條巨大火痕。

“啊……”

孟元發出一道淒厲慘叫,倒飛開去,口吐鮮血,重傷昏迷。

望著這一幕,眾人臉上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這個烈禦,也太厲害了吧!”

“如此年紀,便擁有這樣的修為,真是了不起。”

“孟家,這下慘了,第一局比試就輸了!”

“哼……與城主府比起來,孟家就像是螻蟻般,必敗無疑!”

眾人紛紛搖頭,歎聲道。

雖然此地的天元之靈乃是孟家先發現的,可城主府要強搶,技不如人,隻能乖乖放棄!

“哈哈……還有哪個廢物要上來送死!”

烈禦大笑一聲,目中充滿了倨傲,囂張至極。

孟慶臉色陰沉,命人將受傷的孟元送下山去救治。

而後,他揮了揮手。

第二個年輕人上去了。

轟!轟!轟!

戰場上,巨響傳出,碰撞風暴,迴盪八方。

不一會兒,孟家這方的人就露出了頹敗之勢。

“哈哈……給我滾下去吧!”

烈禦大笑一聲,抬腳間,直接把孟家那個年輕人給踹到了擂台之下。

“你們這群廢物,還能再垃圾一點嗎?”

烈禦目中充滿了傲然,大聲喝道。

孟慶一群人,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憤怒不已。

“第三局,我來!”

錢大師一個踏步,飛上了擂台。

“老東西,你這把骨頭都要入土了,還來找死?”

烈禦臉上充滿了狂傲之色,怒聲道。

“你的嘴巴太臭了,家裡人冇告訴你要尊重長輩嗎?”

錢大師臉上閃過一抹慍怒之色,喝道。

“老東西,不要給臉不要臉!”

烈禦怒喝一聲,踏步間,直接殺了過去。

可是,錢大師始終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哈哈……這個老頭估計是被嚇傻了吧?”

“這不是咱們北陽府城的丹道大師嗎?”

“這太搞笑了吧,一個丹師,竟然上了擂台去打架?”

“嘿嘿……咱們的錢大師恐怕冇見過這種場麵,直接被嚇傻了呢!”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不由地露出諷笑之色。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驚得眾人眼珠子要掉下來。

隻見,那烈禦氣勢洶湧,揮鞭一甩,火焰破空落下,狠狠轟向錢大鼎。

“雖然我隻是一介丹師,可也不是你這黃口小兒能羞辱的!”

錢大師臉上充滿平靜,揮手間,一道天地靈火飛了出去,化作一片恐怖火海,呼嘯間,轟向烈禦。

砰!

烈禦打出去的飛火雷鞭一顫,崩潰開來。

錢大師掌控的明清玉火,轟轟落下,摧枯拉朽,轟向烈禦。

“不好!”

那站在一旁的鷹烈老人臉色一變,踏步間,衝了上去。

“玄洪訣。”

鷹烈老人大喝一聲,抬手一抓,蒼茫八方,飛出一道恐怖洪流,朝著明清玉火轟去。

砰!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

這股強烈的碰撞風暴,擴散開來,直接將烈禦震飛出去。

陰玄強者的力量,何等恐怖,又豈是一個小小的烈禦所能抵擋。

砰!

烈禦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倒飛開去,落地時,狼狽不已,口吐鮮血。

“啊……這老傢夥是……陰玄境!”

趙旭目中充滿了駭然,驚呼道。

眾人目光一閃,看向錢大鼎之時,充滿了不可思議。

“錢大師,你也想爭天元之靈?”

鷹烈老人目光陰冷,寒聲道。

“天元之靈雖然是至寶,但我不會要!”

錢大師衣袍飄飛,淩空而立,臉上充滿了冷淡之色。

“那你為何要趟這渾水?孟家,許什麼好處給你?城主府可以雙倍給你!”

鷹烈老人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反應過來後,大手一揮道。

“我不是為孟家出手!”

錢大師搖了搖頭,道。

“不是為孟家出手?那你是……”

鷹烈老人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沉聲道。

“為了我的主人出手!”

錢大師聲音低沉而有力,傳出時,令得眾人一片驚訝。

“什麼?錢大師認人為主了?”

“天啊……到底是誰能收服錢大師這樣的強者?”

“既是丹道大師,又是陰玄高手,竟然甘願屈居人下,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眾人心神一顫,忍不住議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