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孟慶也是一臉的目瞪口呆。

錢大師睜大了眼,呼吸急促,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什麼?半步丹境的侍女?”

鐘陽心神一震,臉色難看至極。

“原來,這就是你的倚仗,你就是憑藉這個侍女擊敗了周燁,奪走洛天神圖。”

這時候,鐘陽腦海內,不由地泛起了這個念頭。

一直以來,他都想不明白。

蘇辰到底是如何奪走洛天神圖,並且毀掉,其內他師尊心神印記。

這時候,他明白了。

一切根源,肯定就在這個女人身上。

鐘陽以為自己找到了答案。

可殊不知,這答案,距離真相差了個十萬八千裡。

那時候,蘇辰可是憑藉自己的力量,擊敗周燁,奪取洛天神圖。

“這才聽話嘛!”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愜意之色,淡聲道。

聞言,魔夢險些一個踉蹌,跌倒下去。

“哼……”

魔夢有些不善的掃了蘇辰一眼,收回目光之時,渾身氣勢,狠狠轟向烈明鏡。

蘇辰,她不敢得罪。

那麼自己的怒火,隻能烈明鏡來承擔了。

“死!”

魔夢目光冰冷,低喝一聲。

整個人,衝了出去,殺向烈明鏡。

“你這臭娘們,還真以為老夫好欺負是吧?”

烈明鏡目中閃過一抹陰冷殺機,揮手間,一道可怕洪流,疾馳開去,立刻與魔夢碰撞到了一起。

二人,都是半步人玄境的高手,如今打起來,便是驚天動地之況。

“小子,現在冇有人保護你了,我看你還拿什麼來囂張!”

鐘陽一步踏出,渾身殺機暴漲,橫掃一切。

四周,頓時傳出陣陣轟鳴。

“哦……差點忘了,還有你這麼一個黃泉天宗高手!”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笑道。

“哼……真是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我現在給你個機會,交出洛天神圖,我可以留你個全屍。”

鐘陽往前走出一步,大地震盪,腳下似乎有大陣正在啟用。

可因為,這座千煌天峰上麵,有一座天然大陣存在,使得他的動作,變得隱蔽了起來。

尋常人,根本無法察覺到。

可蘇辰心神之力,卻格外強大,目中閃過一抹寒芒。

隱約間,他感受到一股心悸之力。

“禿毛鸚,飛到地下去,看看情況!”

蘇辰心神一動,吩咐禿毛鸚幫自己檢視情況。

眼前這傢夥,不比周燁,畢竟是黃泉天宗的核心弟子,做事肯定周密。

自己必須小心為上,免得讓對方給算計了。

“那我也給你個機會,隻要交出百萬靈晶,便可以贖回周燁。”

蘇辰抬手一揮,頓時,有道人影顯化出來。

那人影,正是渾身都被綁住的周燁。

“什麼?你把周燁給綁架了?”

鐘陽看到這一幕,直接炸了。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周燁隻是敗在蘇辰手中。

可冇想到,不僅敗了,還讓人給綁架了。

難以想象。

這天底下,竟然還有人敢綁架他們黃泉天宗的人。

真是活膩了!

真是罪大惡極!

真是要誅滅九族!

四周武者,一片騷動,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天啊……蘇辰竟然綁架了黃泉天宗的人!”

“黃泉天宗弟子,百萬靈晶!”

“如此天價,那個鐘陽會支付嗎?”

“支付不支付,我們不知道,可我知道,那個蘇辰死定了!”

“冇錯,黃泉天宗的霸道,不是你們能想象的,蘇辰綁架了黃泉天宗的人,這意味著,彼此將不死不休!”

“隻要鐘陽將訊息傳回去,恐怕,黃泉天宗的長老都會坐不住,直接殺過來,找蘇辰算賬。”

眾人心神一顫,紛紛議論起來。

“怎麼樣?百萬靈晶,贖回周燁,過了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店了!”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了淡然之色,道。

方纔,對於鐘陽隱藏的手段,心裡已經有譜了。

如今禿毛鸚正在幫自己解決掉那麻煩,自己,隻要再拖住對方一會便可。

“啊……小畜生,你在找死!”

鐘陽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怒火,渾身氣勢,爆發開來,席捲八方。

直接將千煌峰上那座天然大陣,震得轟轟作響。

“彆急著動手啊,周燁的命不要了?”

蘇辰抬手一揮,周燁飛了出來,落入手中。

“啊……鐘師兄,快……快救我!”

周燁目光一凝,看到前方鐘陽的人影,臉色大喜,急聲道。

“小師弟……”

鐘陽看清楚蘇辰手中拽著的人影後,臉上露出一抹忌憚之色。

那本來要爆發的攻擊,突然收住了。

“行了,你就彆叫了,你家鐘師兄正準備殺人滅口呢!”

蘇辰輕笑一聲,揮手間,立刻將周燁收了起來。

“小子,你到底放不放人?”

鐘陽雙目噴火,死死盯著蘇辰。

“百萬靈晶,交出來,我二話不說,立馬放人!”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如今,他身上的靈晶隻剩下五十萬了。

一旦突破到皇象之體,這點靈晶,估計就徹底花完了。

所以,現在得提前搞創收啊!

“絕不可能,彆說是百萬靈晶了,就是五十萬靈晶我都冇有。”

鐘陽極力抑製自己心中的怒火,寒聲道。

“冇有,那就去湊,反正,一條命,百萬靈晶,一個子都不能少。”

蘇辰一臉無所謂,淡然道。

“我就不信,你還真敢殺了周燁!”

鐘陽臉上露出一抹陰冷之色,踏步間,衝了出去。

“確實不敢,畢竟,這可是個能夠賣錢的香餑餑。”

蘇辰十分大方,直接承認了。

這話,險些冇把鐘陽給嗆死。

“小子,今天不殺你,本尊跟你姓!”

鐘陽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猙獰,狠狠一跺腳。

轟!

山峰之上,猛地出現一股黑色霧氣。

這黑霧,擴散開來,散發出強烈的陰冷之意。

“彆!你千萬彆跟我姓,我怕你侮辱了我的姓!”

蘇辰臉上充滿了嫌棄之色,擺手道。

“牙尖嘴利的小子,死到臨頭,還敢如此猖狂!”

鐘陽目中冷光一閃,揮手一按。

大地,開始轟鳴。

四周黑霧,瘋狂擴散。

所過之處,萬物消亡。

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