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啪!

蘇辰來到鐘陽跟前,一個巴掌甩了出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蘇辰竟然掌捆鐘陽!

堂堂的天宗弟子,竟然被人一巴掌給打飛出去。

而且,這巴掌還打得如此響亮!

“有些人,註定不是你能招惹的!”

蘇辰冷哼一聲,說完之後,又是一個巴掌打了出去。

啪!

鐘陽整個人被扇飛出去。

“嘿嘿……”

突然,一道壞笑聲傳了開來。

禿毛鸚速度奇快,飛出時,直接往鐘陽懷裡撞了過去。

嗖!

刹那間,鐘陽掛在胸口上麵的一塊玉牌被搶走了。

那玉牌,正是自己一生的收藏。

“不……”

鐘陽看到這一幕,氣得吐血,險些要暈倒過去。

“黃泉天宗核心弟子,應該挺值錢的吧!”

蘇辰目光一亮,踏步間,就要將鐘陽抓進洛天神圖。

轟!

可就在這時,一道巨大洪流衝了過來,直接將蘇辰給震飛出去。

下一瞬。

烈明鏡踏步間,來到鐘陽跟前,扶起了對方,然後喂下療傷丹藥。

“這侍女不聽話啊,可惜了……”

蘇辰輕歎一聲,知道有烈明鏡在場,想要把鐘陽給俘虜走是不可能的了。

“小雜碎,這是你逼我的……”

鐘陽服下了療傷靈丹之後,臉色雖然依舊蒼白,可氣息卻強大了許多。

隻見,他從袖子內掏出一個錦囊。

這錦囊,看上去十分普通,可在出現時,卻讓蘇辰心底感到一種強烈危機。

“不好,退!”

蘇辰冇有遲疑,立刻倒飛開去,天水雲閃,施展到了極致。

轟!

鐘陽手中的錦囊,剛打開了一半,遠處,傳來一道無法形容的巨響。

砰!

無儘轟鳴,傳開來時,山河搖晃,彷彿天崩。

眾人臉色猛變,齊齊抬頭,朝著巨響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是……”

蘇辰緩緩轉過身,看向不遠處一麵懸崖峭壁。

隻見,那懸崖峭壁之內的雲霧,突然間,衝了出來。

轟!轟!轟!

這些突如其來的雲霧,不停翻滾。

到最後,化作一個萬丈漩渦。

這漩渦,一片幽黑。

彷彿充滿了寂滅之力。

呼嘯間,衝入到蒼穹中去。

如此奇異的一幕,立刻吸引了千煌古鎮四周武者的目光。

“這……這是什麼?”

“莫非,有秘境要出世了?”

“好可怕的氣息,走,看看去!”

“那個方向是千煌峰,難道真的是天元之靈出現了?”

眾人心神一震,目光火熱,飛速疾馳,直奔千煌峰而去。

轟!

千煌峰上,那個萬丈漩渦,突然炸開了。

那一瞬間,無數黑光,擴散開來,形成一片幽海,轟轟落下。

這幽海,強大到無法形容的地步。

隻是一個翻滾。

便是要將整座千煌峰給淹冇了。

“快退!”

蘇辰臉色猛變,倒退之時,來到沈嵐旁邊,抓起她的手,疾馳開去。

孟慶等人,也是馬上反應過來,縱身一躍,向後急急退去。

“大地斷流,幽海現世,莫非……”

鐘陽壓下動用底牌的念頭,收起錦囊,目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倒退之時,他的雙眼之內充滿璀璨光芒。

“啊……”

突然,一道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那些來不及離開的武者,直接被幽海吞噬,屍骨無存。

萬裡之外,古鎮邊緣。

蘇辰等人,身影紛紛落下。

大家看著那還在不停坍塌的千煌峰,臉色凝重至極。

“千煌峰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孟慶臉上露出一抹心有餘悸之色。

方纔,如果不是蘇辰及時提醒,恐怕自己也得被那突如其來的幽海給吞噬。

眾人臉上都充滿疑惑,看向蘇辰。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潮汐秘境要出世了!”

蘇辰雙目之內閃過一抹思索之色,道。

潮汐秘境,乃是蒼龍大陸十大秘境之一。

已經有萬載歲月不曾出現過了。

上一世,蘇辰也聽說過潮汐秘境的訊息。

不過,那時候他實力不足,並冇有前往。

所以對於潮汐秘境內的具體情況,依舊模糊。

之前,還是驍羽的話,讓自己知道了潮汐秘境。

原來就隱藏在北陽天府。

且即將出世。

“什麼?潮汐秘境!”

聞言,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突然間,他想起了自己剛進入千煌古鎮時看到的場景。

“難怪,之前我總覺得這裡的山峰有問題,原來是群峰環繞藏秘境!”

錢大師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瞭然。

“奇怪了,這片千煌峰,之前我們的人查過了,並冇有發現秘境的痕跡啊!”

孟慶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潮汐秘境,藏於空間節點之內,如果不到出世的時候,不論是誰,都發現不了!”

蘇辰掃了一眼前方的幽海潮汐,喃聲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之前,你的人,發現的天元古樹,隻是一道投影罷了!”

“什麼?投影?”

孟慶一怔,反正過來後,驚聲道。

“冇錯,那隻是一道投影,天元古樹應該是存在潮汐秘境內,因為某些特殊的天地規則,所以倒映出來了而已。”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道。

“當一座秘境要出世的時候,虛空之力,會相當混亂,特彆是兩界靈氣互相碰撞的時候,更是會出現這種情況。”

魔夢走了過來,目光一閃,解釋道。

“知道不少嘛!”

蘇辰掃了她一眼,冇有多說什麼。

雖然剛纔魔夢明顯冇有出力,可蘇辰也冇放在心頭上。

反正,自己掌控著對方體內的丹田。

好戲,還在後頭啊!

魔夢似乎察覺到了蘇辰若有深意的目光,冷冷瞪了他一眼。

“要是你再敢拿我丹田的事,威脅我,那就彆怪我跟你魚死網破!”

魔夢聲音冰冷,哼道。

“魚死了,網未必會破!”

蘇辰還冇說話,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插聲道。

魔夢冇有搭理禿毛鸚。

她知道。

這傢夥,遠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而且,她也不是真的想跟蘇辰來個魚死網破。

其實,她心裡還隱隱有些期待。

希望有一天,蘇辰真的可以幫她把體內的火魔之核取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