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王瞎子可是個血腥屠夫,蘇辰今天必死!”

眾人忍不住歎了一聲。

蘇母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驚得差點暈過去。

王家,可是這龍血鎮的龐然大物。

一旦與他們結下死仇,那還有活路嗎?

不少人,搖了搖頭。

“小子,今天你必死無疑!”

王瞎子目光冰冷,喝道。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氣勢,席捲開來,毀天滅地。

眾人心頭髮顫,忍不住後退了十幾步。

可是,當他們抬起頭看過去之時,卻傻眼了。

隻見,那氣勢風暴內的蘇辰依然挺直了腰板。

儘管這氣勢無比猛烈,瘋狂打擊著他,可蘇辰依舊咬緊牙關,死死扛住了。

“你就算扛住了老夫的氣勢,那又如何?還是一樣要死!”

王瞎子獰笑一聲,抬手一抓,靈氣噴湧,凝聚成一個骷髏頭,陰森至極,直奔蘇辰而去。

“這回玩大了!”

蘇辰吐出一口鮮血,苦笑道。

眼前這個王瞎子,其修為已經無比接近合靈境。

更何況,這是對方含怒一擊!

力量恐怖至極。

蘇辰根本無法抵擋。

“難道要動用那個底牌嗎?”

蘇辰心底之內露出一抹決絕之色。

如果燃燒精血,動用荒古天碑,未必不能扛下這一擊。

隻是那樣的話,荒古天碑就會暴露在眾人麵前。

這是蘇辰所不願意麪對的結果。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那緊閉著的藏經閣內,突然傳出一道滄桑的聲音。

“王瞎子,我蘇家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隨著這道滄桑聲音的擴散,那個凶狠至極的骷髏頭,彷彿遇到了什麼大恐怖一般,直接停了下來,僵在半空中。

不敢有絲毫異動!

“咳!”

藏經閣內,突然走出來一個年過九旬的老人。

這老人,滿頭白髮,行將朽木。

彷彿一陣風就能將他吹倒!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老人,卻是讓王瞎子神色狂變,駭然驚呼。

“什麼?你還活著,這這怎麼可能?”

王瞎子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其他人,看著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

包括大長老,臉上也是充滿了怪異之色。

這個老人,不就是蘇家一個普通族人嗎?

即使是蘇辰,目中也閃過一抹濃濃的驚訝,

之前,他與這個老人有過短暫的接觸。

那是在三天前,蘇辰在藏經閣前擊退大長老後,對方過來與自己交談,還勸自己莫要過剛易折。

不過,那個時候的蘇辰並冇有感到這個老人的不凡。

相反地,蘇辰隻覺得這個老人渾身氣血乾枯。

似乎命不久矣!

隻是,冇想到對方的實力竟如此恐怖。

一言,喝退了王瞎子的攻擊。

這絕不是一般的轉元境武者所能做到的。

蘇辰雖然修為不在了,可眼力還在。

“這是一個氣血乾枯的合靈境!”

禿毛鸚振翅一飛,落到蘇辰肩膀上,道。

蘇辰點點頭,沉默片刻,道:“幫我保護好我孃親她們!”

“小子,你就放心吧,本神鳥彆的不行,保護人最在行了。”

禿毛鸚吹噓了一句,渾身羽毛豎起,光芒一閃。

刹那,消失了!

“王瞎子,你是不是覺得老朽不在了,所以你就能來我蘇家撒野?”

老人聲音嘶啞,可傳開來時,卻彷彿驚雷一般,直接在對方腦海內炸開了來。

砰的一聲。

那停留在半空中的骷髏頭,最先承受不住這股氣勢,發出一聲慘叫,崩潰開來。

“不!”

王瞎子雙眼之內充滿了驚懼,吐出大口的鮮血。

“這次我饒你一命,滾吧!”

老人冷冷掃了王瞎子一眼,哼道。

“是、是、是,多謝蘇老不殺之恩!”

王瞎子鬆了口氣,感激道。

幾乎冇有任何停留,轉身就逃!

大長老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這這就跑了?”

蘇軍也是目中充滿了愕然之色。

其他蘇家族人,也一個個震驚不已。

那凶名赫赫的王瞎子,號稱龍血鎮第一人,就這麼被一個氣血將枯的老人三言兩語給嚇走了。

這要不是親眼看見,誰會相信?

“咳小辰!”

老族公腰彎背駝,乾咳一聲。

“族公,您冇事吧?”

蘇辰趕忙走了過去,扶助了老人。

儘管,這老人看上去像是即將油儘燈枯,可卻冇有人敢露出絲毫的輕視。

即使那囂張得不行的大長老,也是噤若寒蟬。

“冇事,人老了,不願意出來走動走動,跳梁小醜也就多了!”

老族公擺了擺手,目光掃了四週一眼,最後回到蘇辰身上。

“走吧,陪我走走!”

“好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乖巧之色,扶著老人,朝著藏經閣內走去。

大長老看著這一幕,不敢吱聲。

一場大比,經曆一波三折,終究是收場了!

蘇母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她跟蘇雲二人相扶著,來到閣樓前,停了下來,靜靜等待著。

水木閣主深深的看了藏經閣一眼,轉身一晃,離開了。

上官白也是看了一眼閣樓,臉上露出濃濃的忌憚,幾乎冇有停留,轉身離去。

至於其他蘇家族人,也相繼離開。

到最後,場上隻剩下大長老一行人。

“爺爺,怎麼辦?”

蘇軍臉上露出一抹不甘之色。

“先回去!”

大長老感覺自己的臉頰還有些疼痛,恨死了蘇辰。

可無奈,還是隻能轉身返回。

連王瞎子這等牛人都不敢出手,他更加不敢了。

不過,這並不意味他就會放棄。

接下來,他肯定要全力查清楚族公的底細。

等到他們一行人離開後,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陣漣漪。

一頭隻有幾根羽毛的禿毛鸚,鑽了出來。

“嘿嘿我好像聞到了靈藥的氣息!”

禿毛鸚乾笑一聲,跟了上去。

一進入藏經閣,老族公臉色刹那發白,眉頭上,冷霜遍佈。

“咳、咳”

老人接連咳嗽了四五聲,吐出好幾口鮮血。

“族公!”

蘇辰立刻伸出手,扶住族公,心神之力散開,仔細檢查族公體內的傷勢。

“這怎麼可能,丹田乾枯?”

蘇辰心底之內泛起了驚濤駭浪。

按理說,一個武者體內的丹田,並不會因為歲月的流逝而出現乾枯纔對。

可族公的情況,卻是十分讓人心驚。

那本應該充滿浩蕩靈氣的丹田,卻是乾枯無比。

可以說,老族公單有一身氣勢,可卻冇辦法調動任何力量。要是那王瞎子知道了這一點,恐怕得吐血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