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667章 夢魘之骨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哎……冇想到,我心底對於當年隕落的一幕,還是始終耿耿於懷啊!”

蘇辰輕喃一聲,踏步間,行走在這域外戰場之中。

那一片片亂象,一場場戰鬥,一群群魔物,出現在眼前。

看起來是那麼的真實,可又是那麼的虛幻。

似真似假!

似假似真!

真真假假!

實在,讓人分不清。

“如果,曆史的軌跡冇有改變的話,那麼,這一幕,應該是發生在百年之後纔對。”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精芒。

轟!

突然,蒼茫八方,出現無儘風雲,翻滾間,化作一頭狂暴天龍,直接朝著蘇辰轟擊而去。

“好強的幻境之力!”

蘇辰臉色一震,不敢有所遲疑,轉身間,抬手一抓。

砰!

五行摘天手,轟轟爆發。

“我的好兄弟,你力量,什麼時候變得這般弱小了!”

君一笑譏諷的聲音,又傳了開來。

轟!

天地一震,日月無光。

天龍呼嘯,破空落下,立刻震碎了五行摘天手。

“給我滾!”

蘇辰目中似有熊熊怒火在燃燒。

雖然知道,這是心魔在作祟,可他依舊抑製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怒。

一拳轟出。

“吞山訣,鎮壓!”

蘇辰大手一抓,赤山飛出,轟轟落下,立刻將那來臨的狂暴天龍給轟飛出去。

砰!

狂暴天龍,倒退之時,渾身光芒,閃耀開來,直接掀起一片萬丈之大的神海。

“哈哈……我的好兄弟,你太弱了!太弱了!”

君一笑的嘲諷之聲,又傳了過來。

虛無之內,狂暴天龍跨空而來,捲起大地四方的神海,威勢滔天,直奔蘇辰而去。

“滅!滅!滅!”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憤怒之色,抬手一拍。

日炎天火,擴散開來,焚燒蒼穹,寂滅一切。

砰!

一道巨大的碰撞聲,傳了開來。

那呼嘯而來的神海,崩潰了。

連同那頭狂暴天龍,也直接被鎮壓了。

可是,虛無之內,依舊有譏諷的聲音傳出。

“哈哈……我的兄弟,你動怒了麼?”

隨著這笑聲傳出之時,天地儘頭,猛地出現了坍塌。

那是時空崩潰,末日降臨。

轟!

萬物顫抖,數不清的星辰,轟轟而落,朝著蘇辰狠狠砸去。

“還冇完冇了是吧?”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寒光,踏步衝出,神戰之芒爆發。

無敵一拳,轟了過去!

砰!

巨響迴盪,那些來臨的星辰,紛紛炸開。

“給我破!”

蘇辰長嘯一聲,抬手握拳,向著頭頂的蒼茫星空,狠狠轟了過去。

砰!

整個天空,宛如鏡麵一般,出現無數裂縫,不斷蔓延開去。

到最後,哢嚓一聲,整個星空崩潰了。

域外戰場,所有景象都消失了。

魔物,不見了。

霍亂,冇有了。

君一笑,似乎從來就冇有出現過。

蘇辰,依舊站在祭壇上,從冇有離開過。

這一切,彷彿就像是一場夢。

“原來,這是上古十大凶獸之一‘夢魘獸’的骸骨,難怪能夠引動我的氣血,並且,將我拉到幻境之中。”

蘇辰看著眼前這塊骨頭,再冇有任何心悸之色。

‘夢魘獸’的骨頭,雖然可怕,但在經曆了其中的幻境之後,對他也就再冇有影響。

“奇怪了,到底是誰,將上古凶獸‘夢魘’的一塊骨頭,鎮壓在此。”

蘇辰腦海內,閃過一抹思索之色,可很快,他就壓下心底念頭。

反正,不管是誰將‘夢魘獸’的骨頭鎮壓在這裡,從現在起,這塊骨頭就是他的了!

“夢魘獸骨,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比起當初意外得到的‘黑靈魔花’,還要強大萬倍。”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立刻將這塊骨頭收進天碑空間。

到時候,如果黃泉天宗的人還敢在自己麵前囂張,蘇辰不介意,動用夢魘獸骨,讓他們墜入幻境,然後統統擊殺了。

蘇辰收走骸骨之後,目光一閃,看向半空中的陽靈玉髓。

“如今,日輪封印已經踏入圓滿之境了,雖然用不到陽靈玉髓了,不過,留著也好,以後可以佈置大陣。”

蘇辰目光一閃,揮手間,立刻將陽靈玉髓收了起來。

有了這東西,隻要再找到其它幾種至陽至剛之物,便可以佈置成‘九陽滅魔陣’了。

九陽滅魔陣,乃是無限接近仙級的陣法,隻要是魔王級彆以下的,都能直接滅殺。

“現在,也該回去了。”

蘇辰深深看了祭壇一眼,喃聲道。

雖然,他十分眼饞這座祭壇,可他明白,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冇有收取祭壇的絲毫可能。

“隻能下次了!”

蘇辰輕喃一聲,縱身一躍,朝著來時的路往回走去。

可在這個時候,湖心祭壇,猛地傳出陣陣嗡鳴聲。

“咦……這是?”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轉過身時,立刻看到,整座祭壇快速弱小。

到最後,化作一道流光,直接衝了過來。

也就一個眨眼的功夫,湖心祭壇就進入了蘇辰體內,漂浮在丹田之中。

“這……”

蘇辰身子僵硬在半空中,臉上充滿了錯愕之色。

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湖心內有三大寶物,分彆是陰陽玉髓、夢魘獸骨、神秘祭壇。

如果說,哪個東西讓蘇辰最為看重,那無疑是這座神秘祭壇了。

蘇辰自踏入祭壇的一刻,便感受到了它的強大與不凡。

特彆是這祭壇四角的青銅神像,簡直強悍到了極致。

單單隻是一縷氣息。

便能讓自己感受到死亡的冰冷。

所以,蘇辰心底,自始至終都冇打過這座祭壇的主意。

可冇想到,就在自己要離開的時候。

這座祭壇竟然主動飛了出來,進入自己體內。

蘇辰心神一動,沉入丹田。

頓時看到世界古樹旁邊,多出一座祭壇。

二者,似乎是同一個級彆,彼此離得不遠,可散發出來的氣息,又互不乾擾。

有種井水不犯河水的樣子。

蘇辰開始,試圖去與這祭壇溝通,可始終冇有動靜傳出。

“哎……這算什麼……”

蘇辰眉頭緊皺。

這祭壇,雖然很神秘,也很強大。

可自己冇辦法掌控。

有個鬼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