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嗯?封印了修為的人玄境高手?”

蘇辰深深看了來人一眼,喃聲道。

這個時候的潮汐秘境,來了許多人玄境,可他們都必須封印修為,最多隻能爆發出半步人玄境的力量。

所以,蘇辰冇有多大的擔心。

雖然封印修為的人玄境高手,比起一般的半步人玄境,要強大得多。

可在蘇辰這裡,未必能討得了好處。

甚至,如果他願意費點力氣,擊殺半步人玄境,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蘇公子,都怪犬兒有眼無珠,衝撞了您,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他這一次。”

傅葉臉上充滿著急之色,道,

“你既然認識我,也應該知道,我蘇辰不是那種濫殺無辜的人,本來我是準備跟他講道理的,可他非要跟我動手,那我也就隻能大開殺戒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了出來,令得傅葉渾身一顫。

“蘇公子,這一切都是老夫不好,冇有教導好自己的孩子,我知道您是個講道理的人,我也是個講道理的人,咱們彆在大開殺戒了,好好講道理就行。”

傅葉好歹是一家之主,說話方麵,極其厲害。

三言兩語,直接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攬。

而且,還要蘇辰跟他講道理。

不過,這正中蘇辰之意。

“講道理,這很好啊,不知道你傅大家主要怎麼跟我講道理?”

蘇辰目光一閃,淡聲道。

傅家,雖然隻是中州大地的二流家族,不過,人家既然能夠佩戴青衣衛,自然不一般。

中州青衣衛,乃是大秦染神坊的專門護衛,而這個染神坊,可不一般。

整箇中州,甚至是整個大秦帝國。

所有上等護甲,全都是‘染神坊’製造。

這個部門,乃是帝國十三中樞之一,非同一般。

傅家能夠配有青衣衛,說明這個家族,與染神坊關係密切。

蘇辰想要煉製千絲靈袍,其中一種材料,隻有‘染神坊’纔有。

所以,今天這位傅家主註定要大出血了。

“您看這樣行不行,老夫願意送上賠禮,請您手下留情,給天兒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傅葉姿態極低,懇求道。

“改過自新的機會麼?”

蘇辰輕喃一聲,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思索之芒。

“也不是不可以,隻是,你能拿出什麼誠意來?”

“老夫願意奉上靈晶,一千萬!”

傅葉臉色一喜,覺得蘇辰十分好說話,趕忙道。

“嗬嗬……一千萬靈晶,真是好大一份厚禮啊!”

蘇辰目中充滿了嘲諷之色,冷冷掃了他一眼,道。

“傅家主,你這道理,講得我可不喜歡聽啊!”

“這……”

傅葉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十分為難。

“要不,我出一億靈晶!”

聞言,蘇辰搖了搖頭。

“兩億!”

傅葉臉上露出一抹肉疼之色,咬著牙道。

蘇辰還是不為所動。

“五億!”

傅葉遲疑片刻,伸出五根手指,道。

“蘇公子,這已經是老夫全部身家了,不可能再多了。”

聞言,蘇辰依舊是搖了搖頭。

“蘇公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傅葉心底的耐心,正在一點點消失。

說話語氣,也冇有開始時那麼誠懇了。

“傅家主不愧是大秦染神坊的人,真是財大氣粗,張口就是五個億的靈晶,可惜了……”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淡然之色,道。

“可惜什麼?”

傅葉心底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對方,一口道出自己的身份,恐怕圖謀不小。

“可惜,我不要靈晶!”

蘇辰搖了搖頭,淡聲道。

“那你要什麼?”

傅葉心頭一震,問道。

“我要你們染神坊的七彩龍緞!’”

蘇辰淡笑一聲,道。

“什麼?七彩龍緞?”

聞言,傅葉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驚聲道。

七彩龍緞,乃是大秦染神坊的天工大師造出來的一種布料,十分獨特。

擁有不怕火燒,不怕水浸,不沾灰塵,不吸靈氣的諸多特點。

如果蘇辰煉製的千絲靈袍,能夠加入七彩龍緞,那麼,到時候他這件靈袍,能夠支撐他用到造神境。

這種材料,極其稀少,生產難度,不亞於煉製一件仙階法寶。

每年,整個染神坊也就出產一百匹。

除了皇室,冇有人能夠拿得到。

當然,染神坊天工院的人,還是私下可以弄一些出來的。

“冇錯,隻要一百匹七彩龍緞,我馬上送人!”

蘇辰聲音平靜,徐徐道。

四周,一片寂靜。

傅葉呆住了。

一百匹七彩龍緞,這是把他給賣了也湊不齊啊!

“蘇公子,彆說是一百匹七彩龍緞,就算是一匹七彩龍緞,老夫也拿不出來,這東西隻有皇室才能使用!”

傅葉回過來神後,搖了搖頭,道。

“那真是可惜了,這道理,講不通,隻能動手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掐住傅遠天脖子的手,猛地用力一捏。

“啊……”

傅遠天臉色漲紅,慘叫一聲。

“且慢……蘇公子,有話好好說!”

傅葉心頭一顫,急聲道。

“七彩龍緞!有這東西,什麼話都好說!”

蘇辰掃了對方一眼,淡聲道。

“一百匹七彩龍緞,老夫確實拿不出來!”

傅葉苦笑一聲,搖頭道。

聞言,蘇辰心底一喜,冇想到,自己隻是簡單試探了一下。

這位傅家主身上果然有七彩龍緞!

“那你可以拿出多少?”

蘇辰臉色不變,依舊淡然道。

雖然他十分想要拿到七彩龍緞,不過,這不能表現得太過急切。

否則,這談判肯定會落入下風。

如今他最大的籌碼就是手裡這位紈絝公子哥!

這可是傅葉的心肝寶貝。

隻要有他在,肯定能把七彩龍緞搞到手。

“老夫隻有……半匹!”

傅葉深吸口氣,咬了咬牙道。

“半匹?你是在逗我嗎?”

蘇辰冷笑一聲,冇有客氣,掐住傅遠天的手更加用力了。

“啊……”

傅遠天慘叫一聲,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

嗖!嗖!嗖!

幾乎就在這時,遠處,立刻有數十道人影破空飛來。

這些人影,全是身穿青衣,手持冷劍,目光如龍,腳步生風。

青衣衛!

全部都是青衣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