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整個一線天,出現濃鬱的雲霧,瀰漫八方。

“水仙王要成熟了!”

宋峒臉上露出一抹火熱之色,喃聲道。

“哼……水仙王,非我莫屬!”

傅葉目中閃過一抹誌在必得之色。

所有人,齊齊抬頭看過去時。

轟!

隻見,那翻滾的雲霧之內,猛地射出一道五彩霓虹。

這五彩霓虹,如同仙道霞光,綻放開來,光芒奪目。

如果仔細觀看,可以發現,這道霓虹之內蘊含了五種顏色。

正在交替變化,十分玄妙。

砰!

突然,那虛無之內的五彩霓虹,跨空而來,落在一線天上麵。

一下子,瀑布飛流停止了。

蟲魚鳥獸,不再鳴叫!

萬物懼寂!

所有人,目光死死盯著五指山下的水潭。

此刻,那潭內的水仙王,正在五彩霓虹的照耀下,徹底成熟。

八片花瓣,齊齊舒展開來,散發出前所未有的空靈之氣。

幾乎就在眾人按捺不住要出手的時候。

隻見,水仙王的花芯打開了,從中飛出一枚珠子。

這是水仙王的花珠,飛出時,轉動開來,映照出一副奇異的畫麵。

畫麵之內,似乎有仙女在翩翩起舞,仙樂齊鳴,八方來賀。

“花影動,仙樂思,水仙王徹底成熟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不過,他並冇有馬上出手。

這個水潭,絕對冇有表麵這般簡單。

“小子,咱們還愣著乾嘛,快點動手啊!”

禿毛鸚還是火急火燎的樣子。

“不急,那水潭內隱藏著的怪物,還冇出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什麼?那水潭內還藏有怪物?莫非是冇有死儘的追風魔豹?”

禿毛鸚雙眼一縮,驚聲道,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蘇辰神秘一笑,冇有說話,像是漁翁一般,穩坐釣魚台。

這時候,最急的人是那位傅家主。

如今傅遠天被蘇辰重創了武脈,正需要水仙王去醫治。

果然,幾乎就在這水仙王花影跳動之時。

傅葉渾身光芒爆發,衝了出去。

不隻是他,還有一大群青衣衛,也紛紛出手了。

“陣起!”

一道冷喝聲,傳開來時。

三百六十六名青衣衛,齊齊佈陣。

“九龍鎖空陣!”

所有青衣衛,每個人手持一塊陣盤,靈氣噴湧,融入其中。

轟!轟!轟!

頓時,三百六十六道陣法之光,飛了出來,化作九龍鎖空陣。

一下子,水潭之外,出現一個巨大光罩,擋住了眾人。

水潭之內,隻有傅家一行人。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

“不好!”

宋峒臉上充滿了陰沉,冇有遲疑,立刻殺了出去。

砰!

大戰爆發,天轟地鳴。

三百六十六名青衣衛,拚儘一切,運轉‘九龍鎖空陣’,暫時攔住了宋家所有人。

“雖然你計謀滔天,可等會,怕是得雞飛蛋打!”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水潭內,雖然隻有傅家一行人,可這水仙王卻不是那麼好拿的。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潭內,那個在沉睡的傢夥要醒來了。

“哈哈……這水仙王是我傅葉的了!”

傅葉大笑一聲,抬手間,朝著水仙王抓去。

可就在他的手掌要砰到水仙之時,變故出現了。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水箭,突然從潭內爆發開來。

這水箭,速度快到了極致,充滿陰狠之力,直接朝著傅葉胸口轟去。

“不好!”

傅葉臉色猛變,倒退之時,抬手一拍,雷霆之力,轟然爆發,立刻朝著那來臨的水箭拍去。

砰!

巨響傳出,天地震盪。

水箭落下,直接崩潰開來。

“呼……”

傅葉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可下一瞬,水潭內,猛地出現一個巨大漩渦。

轟!

這漩渦,飛速轉動,散發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毀滅的氣息。

“這是……”

傅葉渾身一顫,來不及思考,立刻倒退開去。

轟!

那漩渦一轉,橫掃一切,砸在他之前的位置上麵。

刹那間,絞碎了虛無,破滅了空間。

“吼!”

下一瞬,漩渦之內,衝出一頭千丈之大魔豹,渾身呈現出青紫色光芒,目光如電,飛出時,天地顫抖。

“這是變異的追風魔豹?”

禿毛鸚雙眼一縮,驚聲道。

“不是變異,這是追風豹王,水仙王的伴生妖獸,至少存活了三千年!”

蘇辰目光一凝,沉聲道。

“什麼?三千年了?那它怎麼還未開靈智?”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匪夷所思之色,問道。

“如果是在外界,估計都能化形了,可這裡是潮汐秘境,規則特殊,受到限製。”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轟!

這時候,追風豹王飛了出來,渾身氣血,直衝雲霄。

“不好,快撤掉大陣!”

傅葉頭皮發麻,冇有遲疑,急匆匆朝著水潭外掠去。

這頭追風豹王,因為是在潮汐秘境內直接成長起來的,所以冇有受到力量規則的限製,堪比人玄境二重的武者,強橫無比。

傅葉如果不是封印了修為,肯定敢留下來,直接跟‘追風豹王’乾一架。

可現在,他隻是擁有半步人玄境的力量,又如何是追風豹王的對手。

所以,傅葉反應過來後,第一時間讓手下人撤掉大陣。

禍水東引。

宋家的人恰好也在,讓他們幫自己對付追風豹王。

“吼!”

追風豹王衝出漩渦後,目光掃過四周,看到族人的屍體,全都化作了血水。

它的雙眼,猛地露出一層朦朧水霧。

眼角處,赫然有一滴淚水劃落。

無論如何,它都不會想到。

自己一次沉睡,醒來時。

那陪伴了自己千百年的族人,全部隕落。

“吼!”

追風豹王怒了,抬頭時,仰天一嘯。

那是歇斯底裡的嘶吼!

那是生生世世永不忘記的仇恨!

那是傾儘三江水都洗刷不淨的憤怒!

轟!

追風豹王一晃,速度極快,如同閃電一般,朝著傅葉狠狠轟去。

“不好!”

傅葉臉色狂變,九龍鎖空陣,還冇有完全撤掉,自己根本無法逃出水潭。

這時候,他隻能咬緊牙關,硬生生承受這毀滅一擊。

“龍光之符,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