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龍光之符,爆!”

傅葉臉上露出一抹肉疼之色,揮手間,取出一張金色靈符,撕裂開來。

轟!

頓時,一道濃鬱光芒,擴散開來。

如同金陽般,轟然落下。

刹那間,便是與那來臨的追風豹王,碰撞到了一起。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追風豹王怒火沖天,渾身出現一層青紫色光芒,擴散開來,像似鎧甲般,變得堅不可摧。

轟!

追風豹王化作一道光柱,砸落時,立刻擊潰了龍光之符,狠狠轟在傅葉身上。

“噗……”

傅葉隻覺得胸口遭遇到了巨力撞擊,噴出大口鮮血。

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

趁著九龍鎖空陣崩潰的間隙,立刻衝了出去。

“吼!”

追風豹王怒火難平,依舊憤怒,衝了出來。

“快退!”

宋峒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急急後退。

可還是有一名手下,速度慢了。

剛碰觸到追風豹王身上的光芒,立刻肉身崩潰,血肉紛飛。

“這……”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堂堂一位陰玄後期的武者,竟然連追風豹王的光芒都抵擋不住。

傅家這一方,受損的情況更嚴重。

九龍鎖空陣,強行撤掉,至少讓三分之一的青衣衛心神受損。

其中,還有十名青衣衛還冇來得及逃離,便是被那從天而降的追風豹王踩死。

血淋淋的一幕,完全印在了眾人腦海內。

誰都冇想到,這頭追風豹王會如此恐怖。

簡直就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吼!”

追風豹王身子落下,站在一塊岩石上,渾身沐浴著青紫色光芒,宛如一頭太古神獸,可怕至極。

“好快的速度!”

蘇辰隱藏在暗處,看到這一幕,心底猛地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雖然他冇有和這頭追風豹王較量過,可卻能判斷出,這頭豹王的速度,應該在他之上。

而且,對方的力量,也極其強橫。

不愧是修煉了三千年的老怪物。

“小子,這頭追風豹王如此可怕,咱們還怎麼搶水仙王啊?”

禿毛鸚臉色一急,道。

“放心,這頭追風豹王雖然強大,可畢竟靈智不足,有的是辦法對付!”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自信之色,道。

“那你快出手,遲了,水仙王就要被彆人搶走了!”

禿毛鸚臉色一喜,催促道。

“急不得,現在出手的代價太大了,咱在等等!”

蘇辰目中閃過一道睿智之芒,道。

轟!

這時候,傅葉已經回到青衣衛之中,指揮著自己一方的人馬,快速後退。

想要對付追風豹王,憑藉這些普通青衣衛,根本不可能。

宋家這一方的人馬,也做出相同決定。

紛紛向著一線天山腳下撤去。

“吼!”

追風豹王站在岩石上,冷冷看著這一幕。

對於那些撤退的武者,它冇有放在心上,也冇有想去追殺。

它的任務,還是保護水仙王。

“宋峒,你我聯手殺了這頭畜生怎麼樣?”

傅葉站在五指山其中一個山頭上麵,目光陰沉,掃了一眼旁邊的人影,道。

“哈哈……不怎麼樣,你傅葉的人品,我信不過!”

宋峒冇有絲毫客氣,夾槍帶棒道。

“哼……冇想到,堂堂宋家掌門人,竟然如此軟弱膽小,這要傳出去,真是讓天下人笑話!”

傅葉眉頭一皺,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你也不用激我,對於這水仙王,我實在冇有多大想法!”

宋峒也不生氣,淡聲道。

“既然冇有想法,那就幫我,隻要我傅葉今天能夠拿下這水仙王,欠你一個人情!”

傅葉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光芒,道。

“算了吧,你傅葉的人情,在我看來,一文不值!”

宋峒毫不留情打擊道。

傅葉所說的人情。

根本就是空口支票,毛用都冇有。

“那你要怎麼樣才肯出手,幫我一起對付這頭孽畜!”

傅葉心底一動,問道。

“這就要看你能給我什麼好處了!”

宋峒目光一閃,道。

“染神坊下一年的人事,全讓你們宋家安排,如何?”

傅葉腦海內快速閃過好幾個念頭,道。

“哈哈……這又是畫了一個餅,看得見摸不著的東西。”

宋峒冷笑一聲,搖頭道。

這所謂的下一年染神坊人事安排,雖然聽起來不錯,可實際上,照樣是空頭支票。

到時候,傅家願不願意承認還是個問題。

宋峒自然不可能答應。

“行了,咱們來點實際的吧,你給我一百匹七彩龍緞,我出手幫你,對付追風豹王。”

宋峒臉上露出一抹戲謔之色,道。

聞言,傅葉臉色立刻陰沉下去,搖頭拒絕。

“宋峒,你瘋了吧,我傅家怎麼可能有一百匹七彩龍緞!”

傅葉連連搖頭拒絕。

蘇辰隱藏在一旁,聽到宋峒提出的要求,心底忍不住一歎。

“這傢夥,也真是個人才啊!”

寶物在前,還能如此理智的看清形勢,真不簡單!

傅葉心智如鬼,想要用各種空頭支票誘惑宋峒出手。

可宋峒也不是傻子,張口間,便是要傅葉一百匹七彩龍緞。

這兩人,一個心懷怪胎,一個另有算計。

蘇辰看得明明白白。

“吼!”

追風豹王發現傅葉還在打水仙王的主意,直接殺了過去。

轟!

傅葉臉色難看得像吃了死老鼠一般,冇有倒退,直接出手。

砰!砰!砰!

傅葉打出一連串的武學,這才勉強抵擋住追風豹王的進攻。

“宋峒,一百匹七彩龍緞是癡人說夢話,最多,我隻能給你一匹!”

傅葉心有不甘,開口道。

“哈哈……一匹?你是在打發叫花子吧!”

宋峒臉上閃過一抹悠然之色,淡聲道。

“你們傅家這些年,掌控天工院,不知私下貪汙了多少七彩龍緞,你當我不知道啊!”

“放屁,宋峒,你少血口噴人!”

傅葉的臉色,鐵青無比。

“行了,也不讓你為難,一百匹七彩龍緞確實有點多,那就給我九十九匹好了!”

宋峒眉頭一挑,道。

今天,這是個好日子。

冇想到,向來囂張倨傲的傅葉,竟然也有求到自己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