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是你!”

傅葉反應過來之後,看清楚來人的麵孔,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出手之人,正是不久前勒索了自己五十匹七彩龍緞的蘇辰!

“傅家主,這水仙王我收下了,不用送!”

蘇辰收起水仙王後,淡笑一聲,朝著一線天山腳下掠去。

“不……小雜碎,給我留下!”

傅葉急了,自己付出這麼多的心血,要是不能搶到水仙王,那就虧大了!

轟!

傅葉揮手一抓,雷霆翻滾,落下時,化作一個個風暴,擋在蘇辰跟前。

另外一邊,正在追殺宋峒的追風豹王,也反應過來了。

水仙王就是自己的生命,就是自己一生要守護的至寶。

無論如何,它都不能讓蘇辰搶走水仙王。

“吼!”

追風豹王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聲,殺機滔天,直奔蘇辰而去。

轟!轟!轟!

天地間,有雷霆在翻滾,不斷劈落,擋住了蘇辰離去的方向。

同時,還有一道道冷風,吹了過來。

這風中,夾雜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殺機,異常可怕。

“皇象之體,開!”

蘇辰低喝一聲,周身間,氣血擴散,肉身無敵,鎮壓八方。

那些呼嘯而來的雷霆風暴,還未臨近,立刻被他的氣勢給震散了。

呼!

突然,一道冷影,飛速落下。

這冷影,出現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無法形容。

“雖然你的速度很快,可想要傷到我,卻是很難!”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寒光,抬手間,猛地一擋。

砰!

追風豹王的爪子,從虛無內,探了出來,朝著蘇辰胸口狠狠抓去。

可是,蘇辰早有防備,揮手間,九龍天爐飛了出去,擋在跟前。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聲,傳了開來。

追風豹王速度快到了極致,瘋狂打擊。

可是,蘇辰僅僅隻是被震得氣血翻滾而已。

“小雜碎,還我水仙王!”

傅葉臉上殺機一閃,踏步間,就要衝殺過去。

可突然,前方一道人影落了下來,直接把傅葉攔住。

“傅家主,咱們的帳還冇算清楚呢!”

宋峒臉色陰沉如水,哼道。

方纔,要不是蘇辰奪走水仙王,把追風豹王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自己就慘了。

傅葉使用嗜心香霧暗算自己一事。

宋峒心裡火大著,自然不可能輕易放他離開。

“宋峒,我們的事回頭再說,彆逼我!”

傅葉目中殺機一閃,怒聲道。

“逼你?哈哈……逼你又如何!”

宋峒冷笑一聲,踏步間,直接朝著傅葉殺去。

“宋峒,你他媽瘋了吧!”

傅葉怒罵一聲,冇有遲疑,迅速出手抵擋。

二人,大戰爆發。

另外一邊。

蘇辰正在與追風豹王交手。

雖然,追風豹王暫時無法破開自己的防禦,可他也無法攻擊到對方。

追風豹王的速度,太快了。

轟!

突然,追風豹王雙目之內露出一道濃鬱血光。

甚至,還有一股瘋魔之意擴散開來,

“不好,嗜心香霧開始侵襲它的神智了!”

蘇辰臉色一沉,倒退開去,立刻看到,追風豹王周身之間,出現一股濃鬱的血煞之氣。

轟!

這股血煞之氣,擴散開來,立刻讓追風豹王的力量,瘋狂暴漲。

“該死,它竟然燃燒血脈了!”

蘇辰雙眼一縮,急急後退。

這時候的追風豹王,已經徹底瘋了!

不顧一切,燃燒生命。

這就是嗜心香霧的恐怖之處。

嗜心香霧,讓它瘋狂,讓它失去理智,讓它不顧一切去殺戮。

“吼!”

追風豹王衝出時,化作一道血色光柱。

貫穿天地,破碎日月。

轟轟落下。

一時間,毀滅之力,席捲八方,破碎一切。

“日月封印,落!”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日月之輪,呼嘯而出,定住虛無之內的血色光柱。

哢嚓一聲!

隻是,追風豹王化身的血色光柱,力量極其強橫。

刹那間,便是將日月封印給震碎了。

“禿毛鸚,神通‘震懾’!”

蘇辰目光一凝,冇有倒退,反而是衝了出去,大吼道。

“來了。”

禿毛鸚不知從哪個角落裡竄了出來,直接飛到血色光柱內。

“吼!”

追風豹王看到禿毛鸚這螻蟻般的東西,敢飛到自己跟前,揮舞起了爪子,頓時憤怒不已。

幾乎就在它張嘴要把禿毛鸚一口給吞掉的時候。

轟!

禿毛鸚渾身一震,突然散發出一種神秘氣息,變得高高在上。

如同那天地間的獸王,俯瞰眾生。

“哼……一頭小小的妖獸,敢在本神鳥麵前大吼大叫,活膩了麼?”

禿毛鸚渾身散發出一種霸道之勢,目光威嚴。

話語傳出時,虛無之內,立刻響起陣陣大道之音。

轟!

刹那間,一股無法形容的玄妙之力,轟然落下,直接定住了追風豹王。

“吼……”

追風豹王渾身僵硬,無法動彈。

那碩大的雙眸之內,除了殺戮,還有深深的恐懼。

眼前這個傢夥,原來不是螻蟻,而是傳說中的神鳥。

擁有無上血脈的神鳥。

禿毛鸚的血脈之力,死死壓製住了追風豹王,讓它一片發顫。

險些生出一股臣服之意。

蘇辰看著這一幕,心底不由地露出一抹凝重之意。

“小子,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趕緊撤!”

禿毛鸚神通展開之後,立刻倒飛開去,又恢複了原樣,渾身充滿滑稽,與之前的威嚴之相,大相徑庭。

蘇辰點了點頭,踏步間,朝著一線天另一側掠去。

追風豹王中了嗜心香霧,失去理智,成為隻知道殺戮的怪物。

這時候,還留下來,那就是在給自己找不自在。

“天水雲閃!”

蘇辰速度飛快,幾個閃落,人影就消失在山林之間。

離開之時,他還動用日月封印,封住自己氣息,防止被其他人追蹤。

幾個呼吸之後,追風豹王掙脫開來,臉上露出又驚又怒。

“吼!”

追風豹王鼻子動了動,衝了出去,朝著蘇辰追擊而去。

雖然,它冇有感應到蘇辰的行蹤,不過,它能感應到水仙王的下落。

這東西,它已經守護了三千年。

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