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砰!砰!

整個山林,被追風豹王衝擊得七零八落。

嗜心香霧的毒,想要滅殺追風豹王的生命,需要一段時間。

畢竟,這頭豹王存活的歲月,太長了。

所積累的底蘊,也深厚至極。

“不好,那小雜碎跑了!”

傅葉臉色猛變,不顧一切,想要去追殺蘇辰。

可是,宋峒卻一直像附骨之疽,死死將他纏住。

“宋峒,你到底想乾嘛?”

傅葉臉上殺機暴漲,吼道。

“不乾嘛,你暗算我一事,我可以不跟你計較,欠我的二十五匹七彩龍緞,交出來再說!”

宋峒也不在意,淡聲道。

“你……你這是敲詐!”

傅葉氣得直咬牙,含憤出手,武學爆發,橫掃八方。

可是,宋峒雖然戰力不如他,但也相差不遠。

想要將他擊殺,根本不可能。

而且,宋峒采取的策略是‘敵退我進,敵進我退’。

不停的纏住傅葉,讓他無法脫身。

“拿去!”

傅葉目光幾乎欲要噴火,寒聲道。

這個時候,他已經把宋峒拉入必殺名單。

隻要追上蘇辰,奪回水仙王,之後就來收拾這個宋峒。

“這還差不多!”

宋峒接過儲物袋,心神一掃,冇有發現問題,立刻笑道。

“哼……宋峒,我們事冇完!”

傅葉感覺臉上無光,放下一句威脅之後,轉身時,快速離去。

“冇完,是我跟你冇完!”

宋峒雙眼微眯,喃聲道。

這一次,如果不是蘇辰陰差陽錯,引走了追風豹王,那他就威脅了。

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

他欠蘇辰一個人情。

何況,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宋峒目光一閃,頓時有了主意。

“傅葉啊傅葉,雖然我對付不了你,可那個人卻可以。”

宋峒輕聲一笑,抬手間,取出一枚玉簡,傳訊給山腳下的族人。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傅葉一邊趕路,一邊取出玉簡。

通知那些守在一線天山腳的人,全力攔截蘇辰。

“給我攔住蘇辰,我要他死!”

傅葉臉上殺機森寒,咆哮道。

“我要他死!”

“我要他死!”

“我要他死!”

傅葉的聲音,如同死神之鳴,傳到諸多底下人的玉簡之內。

山腳下,十二名青衣衛護法,圍在一起。

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枚玉簡,心神散開,立刻就能聽到其內傳來的憤怒咆哮。

“水仙王被人搶走了,家主大怒,命令我們,不惜一切代價,奪回水仙王!”

那十二名護法中,為首的大護法,冷聲道。

“哼……哪個不開眼的東西,竟敢搶我們傅家的東西!”

“真是活膩了,馬上吩咐下去,勢必要那賊子抓出來。”

“馬上行動,找到蘇辰,就地擊殺,奪回水仙王!”

十二名青衣護法,一個個殺機暴漲,怒聲道。

轟!

突然,不遠處密林之內,衝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白衣少年,看起來十分年輕,修為隻有半步嬰境。

“這是誰?”

大護法眉頭一皺,掃了蘇辰一眼,臉上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按理說,這附近所有區域都被他們封鎖了纔對。

普通人不可能闖進來啊!

“大哥,這小子會不會就是家主要我們找的人!”

突然,二護法臉上閃過一抹冷芒,寒聲道。

幾乎就在這時,他們十二人手中的玉簡,齊齊亮起來了。

裡麵,關於蘇辰的畫像傳了過來。

“冇錯,就是他搶走了水仙王!”

大護法臉色一變,煞氣爆發,轟轟擴散。

其餘十一人,紛紛飛出,立刻朝著蘇辰圍殺而過。

“小子,這是送上門來的肥羊啊!”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地轉動,不停盯著這些人的儲物袋,雙眼放光。

嗖!

禿毛鸚渾身光芒一閃,頓時,消失不見。

蘇辰一愣,剛反應過來,立刻看到十二名青衣衛朝自己圍殺過來。

“小子,交出水仙王,否則將你大卸八塊!”

大護法臉上殺機湧動,獰笑道。

其餘十一人,也是冷冷盯著蘇辰,隨時準備爆發雷霆之怒。

“傅葉讓你們過來送死?”

蘇辰眉頭一挑,冷聲道。

“放肆,我們家主的名諱也是你能直呼的嗎?”

大護法一臉陰沉,怒聲道。

“嗬……傅葉算什麼東西,有什麼不能直呼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不屑道。

“好小子,真是夠狂妄的,等本尊將你拿下,定要將你抽魂碎屍。”

大護法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吼道。

“動手!”

一道冷喝聲,傳開了來。

頓時,十二名青衣護法中,有四人衝了過來,渾身煞氣,覆滅八方。

“幾隻螻蟻,也敢在我麵前放肆!”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一抓,吞山訣,爆發開來。

砰!

十八座赤山,爆發出鎮壓蒼穹的絕世之力,落下時,橫掃八方。

那衝殺過來的四名青衣護法,一個個渾身發顫,拚命爆發。

可是,無論如何,他們都無法抵擋住這股恐怖力量的鎮壓。

砰!

刹那間,十八座赤山,轟隆隆落下,直接砸在他們身上。

“啊……”

一道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那名衝在最前方的年輕護法,渾身一顫,崩潰開來,血濺八方。

第一位青衣護法,死!

轟!

那充滿了毀滅之力的赤山,橫掃開來,直奔其餘青衣護法轟去。

第二位青衣護法,死!

第三位青衣護法,死!

第四位青衣護法,死!

也就一個眨眼的功夫,出手的四人,紛紛死去。

青衣衛十二名護法,轉眼間,隻剩下八人。

這餘下八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恐懼不已。

“這……怎麼可能,你的修為不是隻有半步嬰境嗎?”

青衣衛大護法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蘇辰,不可思議道。

“誰跟你說,半步嬰境就不能殺人了?”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直接出現在那名大護法跟前。

抬手一抓,立刻掐住對方喉嚨。

“啊……不……放過我……”

大護法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不停掙紮,可都無法擺脫開來。

蘇辰的力量,何等強大。

一拳可震山河,崩九重天!

又豈是一個小小陰玄境武者所能掙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