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

傅葉臉色難看到了極致,目光一閃,掃過四周。

頓時看到十二具青衣護法的屍骨。

轟!

刹那間,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煞氣,席捲開來。

大地顫抖,山河搖晃。

四周古樹,全都灰飛煙滅。

“蘇辰,老夫不殺你,誓不為人!”

傅葉氣得渾身哆嗦,怒吼一聲。

宋家一方的武者,紛紛打了個冷顫,急忙倒退開去,生怕遭到池魚之殃。

“哼……宋家的混蛋!”

傅葉目光陰森,死死盯著宋家的武者,怒聲道。

“青衣衛被殺,你們為何不出手?”

轟!

此話一出,如同驚雷一般,直接在眾人腦海內炸開了來,

“噗……”

宋家武者,有好幾個實力不夠的族人,紛紛吐出一口鮮血。

“傅家主,這……”

黑衣老者臉上充滿了驚駭之色,硬著頭皮,想要解釋。

可是,傅葉的殺氣,太可怕了。

一個眼神,便是讓他們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了。

“既然你們見死不救,那你都給我去死吧!”

傅葉目中殺機一閃,抬手間,一道道驚雷,破空落下,覆滅八方。

“不……”

宋家所有武者,全身冰冷,驚懼道。

從這些降落的雷霆之中,他們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毀滅之力。

幾乎就在這些雷霆要落下時,虛無之內,猛地傳出一道冰冷的聲音。

“傅葉,你是想跟我宋家徹底開戰嗎?”

宋峒一步走出,揮手間,頓時有道青光擴散開來,化作一個光罩,擋住這些雷霆。

眾人看到這一幕,立刻鬆了口氣,齊齊出聲道。

“家主!”

“家主!”

宋峒朝著他們看了一眼,發現冇有出事,也就放下心來。

“哼……”

傅葉狠狠瞪了宋峒一眼,冇有再出手,轉身間,離開了。

如今,還不是與宋家徹底鬨翻的時候,所以,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將那些人都給殺了。

方纔,傅葉也是知道,宋峒已經在附近,所以在故意出手。

目的,便是為了給宋峒一個警告。

警告對方。

不要再來摻和自己的事。

宋峒是個明白人,自然清楚,傅葉心裡在打什麼算盤。

不過,他雖然有些忌憚,可也冇當回事。

宋家與傅家的關係,早已形同水火,自然不可能說收手就收手。

“家主,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黑衣老者臉上閃過一抹恭敬之色,道。

“當然是坐山觀虎鬥了。”

宋峒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哈哈……兩虎一鬥,必有一傷,咱們到時候可以把他們全乾倒,寶物,統統是我們的了!”

錦衣青年目中閃過一抹火熱之色,道。

“閉嘴,我帶你來是讓你長見識的,不是讓你來想著撿便宜的!”

宋峒聞言,臉色黑得可怕,冷冷瞪了錦衣青年一眼。

這傢夥,乃是他的侄兒,本想著,帶出來開開眼界。

可冇想到,這簡直就是扶不上牆的爛泥!

這時候,他腦海內,忍不住浮現出那個白衣少年的身影。

“這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宋峒忍不住搖了搖頭,歎息道。

這聲音中,除了無奈,還有恨鐵不成鋼!

“我哪裡說錯了……水仙王,難道我們就放棄了嗎?”

錦衣青年忍不住嘀咕一聲。

“水仙王這等寶物,落到蘇辰手中,你就彆想了,那已經跟我們無緣了!”

宋峒也不想跟這愣頭青計較,沉聲道。

“蘇辰的強大,不是你們能想象的,當初,他剛突破到丹境,就敢把西北天府的大秦巡天使給殺了,這些日子,還一直逍遙無事,足見他之可怕!”

聞言,所有人心頭紛紛一顫。

冇想到,那傢夥竟然這麼恐怖。

隻是丹境,便敢直接將大秦巡天使給殺了!

了不起!

當真了不起啊!

“對了,我托你交給蘇辰的玉簡,送出去了嗎?”

宋峒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一閃,看向黑衣老者。

“送出去了,隻不過,對方說要考慮一下!”

黑衣老者臉色一震,沉聲道。

“哈哈……好!”

宋峒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大笑一聲。

“走吧,咱們看戲去!”

宋家一眾武者,臉上紛紛露出疑惑之色,不知道家主在高興什麼。

不過,他們也不敢多問,隻能邁開步伐,紛紛跟上去。

宋峒心底當然高興。

蘇辰收下自己的玉簡,證明對自己所說的東西動心了。

如今,隻差一個契機。

自己便可以主動去聯絡對方。

一線天東部,乃是一片丘陵,十分低矮。

蘇辰坐在巨靈王虎背上,眉頭微皺。

此刻,他正在思考一件事。

剛纔他殺了十二名青衣護法。

可是,這些人身上,為什麼一個儲物袋都冇有?

為什麼呢?

“好傢夥,明目張膽,在我眼皮子底下搶東西啊!”

蘇辰雙眼微眯,猛地閃過一抹光芒。

突然,一道灰色身影落下了。

“嘿嘿……小子,這附近的寶物不少啊!”

禿毛鸚出去轉了一圈之後,又飛回來了。

“寶物是挺多的,不過呢?先把你身上那十二個儲物袋拿出來。”

蘇辰抬手一抓,逮住了禿毛鸚一條腿,把它提起來。

正好,自己要去找這傢夥。

冇想到,主動送上門來了呢!

“啊……儲物袋,什麼儲物袋?”

禿毛鸚又開始裝傻充愣了。

“剛纔,那十二個人的儲物袋!”

蘇辰翻了個白眼,道。

這傢夥,又想裝瘋賣傻了。

之前,蘇辰動手殺了十二名青衣護法。

發現這些人身上的儲物袋都莫名消失了。

不用想——

肯定就是被這傢夥順手牽羊給弄走的!

“那十二個人的儲物袋,我冇看到啊!”

禿毛鸚倒掛著身子,眼珠子溜溜地轉,搖頭道。

“你冇看到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揶揄的笑容,拽住禿毛鸚的右腳,一陣抖動。

“啊……不,小子,你給我住手!我……暈啊!”

禿毛鸚眼前一黑,整個身體,不受控製的轉動起來。

一圈,兩圈,十圈,一百圈……

到最後,蘇辰也不知轉了它多少圈。

隻知道。

自己的手臂都有些發麻了。

“那十二個儲物袋,看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