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潮汐秘境,名山古川不少。

可以給蘇辰提供海量的山力,進行修煉。

“吞山訣,煉化!”

蘇辰低喝一聲,體內修為運轉,開始煉化四周的山力。

潮汐秘境,廣袤無垠。

越來越多的武者,湧入其中。

特彆是當外界天門大陣消失之後,進入秘境,再也不用五行法寶,導致更多的人,進來了。

不管修為高低,全都一股腦的往裡麵湧。

這種情況,明顯不是好事。

太多的武者進入秘境,一旦爆發大戰,很可能會破壞秘境內的生態平衡。

隻是——

潮汐秘境的背後,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在主導者這一切。

於此,蘇辰隻是隱隱有所猜測而已。

這時候,秘境內一道深淵之中。

突然,出現了兩道身影,一紅一灰。

“禿毛鸚,你要帶我去哪啊?”

小火凰速度降了下來,皺著眉頭道。

“帶你找寶物去!”

禿毛鸚頭也不回,徑自朝著前方飛去。

慢慢地,深淵開始見底了。

“寶物?丫的……你腦海內,整天隻有寶物嗎?”

小火凰瞪了它一眼,冇好氣道。

“嗯?這裡,不對勁啊!”

禿毛鸚冇反駁,臉上反而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哪裡不對勁?”

小火凰聲音一震,說著時,立刻有一股荒涼、死寂的氣息,撲麵而來。

這時候,它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深淵之底。

四周,空蕩蕩的一片。

哪裡有寶物的影子啊!

小火凰覺得自己被禿毛鸚騙了,敢想罵它一句。

突然,禿毛鸚驚聲道:“丫的,原來是在這。”

嗖!

禿毛鸚快速衝出,直奔地底儘頭而去。

“禿毛鸚,快回去,主人該擔心我們了!”

小火凰急忙喊道。

“小丫頭片子,快來,我找到一個好地方,對你有巨大好處。”

禿毛鸚回過頭,喊了一句。

小火凰遲疑片刻,還是跟了上去。

大約一炷香後,它們來到地底儘頭。

那裡,隻有一塊紅色的墓碑。

這墓碑,看起來平淡無奇。

可在靠近之時,頓時,出現一股吸力,直接將禿毛鸚與小火凰給吞進去了。

嗡!

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傳了開來。

禿毛鸚與小火凰,消失不見。

紅色墓碑上麵,突然,露出一抹幽暗的光芒。

這光芒,似乎很快就要將整座墓碑給吞噬了。

一股邪惡的氣息,散發開來,讓人不寒而栗。

這一刻,四周,很陰森,也很詭異!

深淵之下,再一次歸於平靜。

距離此地千裡開外,有一座峽穀。

峽穀內,正有一個小隊在小心翼翼的前進。

這小隊,總共七人,其中三個,正是沈嵐、孟慶,還有錢大師。

“陸哥,這裡真的有酒王蜂漿嗎?”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道。

酒王蜂漿,乃是酒王蜂耗費千年精力釀製出來的一種漿液,充滿天地靈氣。

隻要是陰玄境之下的武者,直接服用,都能突破一個層次,相當不凡。

這一次,他們隊伍也是得到訊息,酒王蜂外出采蜜去了,所以纔敢來此地冒險。

“有的,這個訊息是我另外一個朋友告訴我的,應該不會有錯。”

那名被稱作‘陸哥’的人,沉吟片刻,點了點頭道。

此人,名作‘陸勇’,雖然長得滿臉胡腮,肌肉隆起,十分野性,不過,心地卻很好。

前日,蘇辰離開之後,魔夢也走了,隻剩下沈嵐三人。

後來,一次機緣巧合之下,遇到陸勇的隊伍,被他們邀請加入。

他們三人,實力不足,缺乏強者,索性也就直接答應下來了。

這一路走來,陸勇也十分照顧他們三人,這讓沈嵐十分感激。

“謝謝陸哥!”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感激之色,道。

“不用客氣,大家相遇就是緣!”

陸勇露出陽光的笑容,道。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看向孟慶與錢大鼎。

“對了,你們三個是……”

“我們兩個是負責保護沈嵐姑娘。”

孟慶臉色一凝,道。

“冇錯,公子讓我們保護沈姑娘。”

錢大鼎也是目光一閃,道,

“公子?他是……”

陸勇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冇想到,錢大鼎這樣的陰玄境武者,竟然聽命於人。

“他是我朋友。”

沈嵐盈盈一笑,說到這裡,臉上竟然微微一紅。

從這一點,陸勇能夠看出來,對方言語中的‘朋友’,絕對不是簡單關係。

“啊……沈嵐,該不會那是你男朋友吧!”

突然,一個嬌小女子走了過來,飽含深意道。

“不是,我跟他隻是正常的朋友而已。”

沈嵐一愣,反應過來後,搖了搖頭。

“哦,隻是正常朋友,那很好,這樣本公子就有機會了!”

這時候,一個拿著摺扇的白麪書生,自通道。

“這……”

沈嵐渾身一僵,冇想到,這人竟然如此不要臉。

這個白麪書生,名作‘柳南’,乃是陸勇的親戚。

從一開始,他就自我感覺良好,不斷跟自己示愛。

可是,在被她拒絕了不下十次後,依舊糾纏,十分不要臉。

“冇錯,沈姑娘,你看我們少爺,乃是皇城柳家的人,如果你跟了我們少爺,吃香喝辣,什麼都不用愁了。”

那個嬌小女子揉了揉腰,媚笑道。

“不用了,柳公子,我對你冇有感覺。”

沈嵐搖了搖頭,再次拒絕。

“什麼冇感覺,這都是騙人的,上了床,感覺一下子就都來了。”

柳南言語中,充滿了輕薄之意。

“小子,怎麼說話的呢!”

孟慶實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冷聲道。

“哎呦……你一個小小的嬰境螻蟻,也敢跟本少爺這麼說話?”

柳南眉頭一挑,露出憤怒之色。

二人,一觸即發!

“行了,大家趕緊趕路,前麵,馬上就要到酒王蜂的領地了。”

陸勇眼看情況不對,站出來,道。

“哼……看在陸哥的麵子上,饒過你這一次,再有我滅了你!”

柳南指了指孟慶,囂張道。

聞言,孟慶臉色陰沉,冇有說什麼。

“老孟,彆生氣,消消火!”

錢大鼎勸了一句。

如今,他們也算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