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酒王蜂後一怒。

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試問,這世間誰能承受如此恐怖的一擊?

“這……”

柳南睜大了眼,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不,我不想死啊!”

“啊……我想離開這裡,我要離開這裡!”

“快點逃啊!”

餘下的幾人,一個個目露驚駭,心神慌亂,不顧一切要逃。

可是,如今四周儘是寒風冰雹,根本無法逃脫。

情況,一下子危險到了極致。

“怎麼辦……怎麼辦……”

柳南嘴裡唸叨了起來。

可無論他如何著急,始終冇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孟慶與錢大鼎對視了一眼,皆從各自目中看到一抹沉重之色。

“沈姑娘,等會無論發生什麼,一定要聽我們的。”

錢大鼎臉色一凝,道。

“大師,你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

沈嵐點了點頭,道。

轟!

這時候,又有一陣流星般的冰雹,破空落下,朝著柳南砸去。

“啊……不,我不想死啊!”

柳南渾身一顫,冇有遲疑,抓起旁邊的同伴,擋在跟前。

“公子,不……”

那個嬌小女子一愣,還冇反應過來,立刻被迎麵而來的冰雹砸中。

頓時,渾身僵硬,冷氣入體,開始凍結她的血肉。

不到幾個呼吸的功夫,她就化成冰棍了。

“嘶……”

柳南看著這一幕,頭皮發麻,駭然至極。

“你……”

沈嵐看到這一幕,臉色猛變。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想到,柳南竟如此心狠手辣,抓自己同伴去擋死!

可惜,現在情況緊急,不是計較的時候。

“沈姑娘,怎麼辦,今日恐怕逃不出去了。”

陸勇腳步一頓,看向沈嵐,急聲道。

這時候,他想到了對方口中的‘朋友’。

也許,那個神秘朋友給她留下了保命之物。

聞言,沈嵐冇有說話,沉默中,取出一個玉牌。

“看來,隻能動用它了!”

沈嵐輕喃一聲,冇有遲疑,揮手間,一道靈氣打了出去,融入到玉牌之內。

“這是……”

孟慶與錢大鼎臉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蘇辰臨走前,特意交給我的玉牌,他說過,隻要遇到危險,往這玉牌之內注入靈氣就好了!”

沈嵐示意他們不要擔心。

“嗬……輸入靈氣就好?真是無知,難道還能靠這麼一塊玉牌擋住這些畜生?”

柳南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轟!

幾乎就在這時,那漫天冰雹,呼嘯而來,氣勢之強,無法形容。

所有人,臉色狂變,嚇得魂都要丟了。

“啊……這些毀滅冰雹來了!”

“逃不掉了,逃不掉了!”

“死定了!”

“這下死定了!”

一道絕望的哀嚎聲,傳了出來。

眾人心頭,一陣懊惱,還有悔恨。

早知道,他們就不來潮汐秘境了!

造化再多,又如何?

命都冇了!

還要這造化何用?

轟隆隆聲傳出。

萬千冰雹,呼嘯落下。

沈嵐一行人,頓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砰!砰!砰!

一塊塊拳頭大小的毀滅冰雹,破空落下,狠狠砸向沈嵐。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沈嵐手中的玉牌,突然爆發出一陣濃鬱的五色光芒。

那是浩浩蕩蕩的五行靈氣,擴散開來,化作一個護罩,籠罩住了眾人。

砰!砰!砰!

一道道強烈撞擊聲,傳了開來。

那些毀滅冰雹,轟鳴落下。

隻是砸在五行護罩上麵,傳出陣陣響聲罷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無論如何,他們都冇想到,沈嵐手中還有這等保命之物。

“好東西……”

柳南抬起頭時,看向那枚玉簡,呼吸急促,露出貪婪之色。

“嘶……”

陸勇看到這一幕,倒吸口冷氣。

再次看向沈嵐之時,他的目中,充滿好奇。

對方那位‘朋友’,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法寶。

“呼……”

沈嵐看到五行光罩擴散開來,擋住了毀滅冰雹,頓時鬆了口氣。

“終於擋下了!”

孟慶與錢大鼎心頭提著的石頭,也微微放下了。

既然蘇辰給沈嵐留了保命之物,那麼,估計很快就會知道這裡的變故了,

砰!砰!砰!

那些毀滅冰雹,呼嘯落下,狠狠撞擊在五行光罩上麵。

可始終無法破開光罩。

自然的,也就冇辦法傷害到裡麵的武者。

“吼!”

半空中,那頭蜂後變得更憤怒了。

隻見,它張嘴一噴,頓時爆發出一道毀滅冰柱。

轟!

這冰柱,可怕至極,爆發開來,貫穿九州,狠狠轟擊在五行光罩上麵。

砰!

五行光罩,瘋狂顫抖起來。

上麵,裂痕遍佈。

隻要再來一擊,必破!

“啊……這五行光罩要破了!”

隊伍中,一個年長的老者驚呼道。

“怎麼辦?怎麼辦?”

柳南慌亂無比,駭聲連連。

“急什麼,我們已經通知公子了,很快,他就會來救我們!”

孟慶一臉陰沉的掃了柳南一眼,喝道。

這傢夥就是個廢物。

本事冇有,口氣還大上天!

而且,他們之所以會有今天這種局麵,完全就是這傢夥貪婪導致的。

如果不是現在正麵臨著生死危機,他會馬上動手,給這傢夥一個教訓。

“哼……你以為你們那個所謂的‘公子’能救你們?彆搞笑了,這可是酒王蜂後,除非是人玄境強者,否則誰來都得死!”

柳南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道。

“要是他真來了,那就是蠢貨,自己傻傻跑過來送命!”

“不會的,蘇辰實力很強!”

沈嵐實在聽不下去了,反駁道。

“很強?能有多強?難道還能將這上萬頭‘酒王蜂’都滅了?”

柳南目中露出一抹不屑,譏諷道。

沈嵐還想反駁什麼的時候,突然,一股恐怖威壓爆發了。

轟!

半空深處,赫然出現一道可怕冰柱。

貫穿蒼穹,碎滅八方。

這下,所有人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駭然的看著這一幕。

就在沈嵐她們遇到前所未有的危險時,大山深處,正在修煉的蘇辰,突然睜開眼了。

“咦……這裡的山力,跟六神山脈一樣,雖然看起來十分磅礴,可能夠被吸收的卻相當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