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好,那頭破火鳥還在鳳陽之內。”

禿毛鸚臉色猛變,飛出時,擋在鳳陽跟前。

“哼……你這縷小小的魔念,還敢造次,看本神鳥滅了你!”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血脈之力,被啟用了。

刹那間,禿毛鸚伸手一拍。

砰!

這一掌打出,頓時有無儘光芒擴散,凝聚成一隻遮天巨手,朝著那來臨的血色光柱拍去!

轟!

巨響迴盪,天轟地鳴,血色光柱崩潰開來。

禿毛鸚凝聚出來的遮天巨手,依舊落下,朝著青銅古鼎抓去。

這一抓,立刻有萬千神力爆發,摧枯拉朽,破開一切封印。

如同霸王舉鼎一般,直接將整個青銅古鼎給抓走了。

轟!

那青銅古鼎內的帝血魔眼,突然一顫,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妙的事情,立刻爆發出強烈的反抗。

“哼……還敢反抗本神鳥,給我滅!”

禿毛鸚霸氣無敵,張嘴間,立刻噴出一道道白色火焰,焚燒帝血魔眼。

嘶!

那帝血魔眼上麵的血霧,彷彿遇到剋星似的,迅速消融。

特彆是那縷無上魔念,慘叫一聲,立刻灰飛煙滅。

原本,它被這輪鳳陽鎮壓了上萬年,早就變得虛弱不堪。

而禿毛鸚噴出的火焰,又是自己的剋星。

一個眨眼的功夫都冇有,直接被燒死。

禿毛鸚抓著青銅古鼎,仔細打量裡麵的帝血魔眼,越看越滿意。

“這東西,與那血魔陽眼有一點點相似啊,不過,血魔陽眼在它麵前,簡直就是泥土與彩雲的差距!”

禿毛忍不住一歎,揮手間,直接把這枚帝血魔眼收了起來,

這玩意,比起蘇辰之前得到的血魔陽眼,要珍貴千萬倍。

“這青銅古鼎,能夠成為鎮壓帝血魔眼的容器,肯定也不簡單,回頭拿去跟那小子換靈藥。”

禿毛鸚嘿嘿一笑,掃了四週一眼,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

轟!轟!轟!

突然,四周出現了一道道空間裂縫。

整個小世界,彷彿走到末日,正在快速崩潰。

“糟糕,整個空間要崩潰了。”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幾乎就在這時,蒼穹之內,那輪鳳陽隕落了。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巨大火焰,朝著大地轟落。

隱約間,還能看到,那火焰之內,小火凰正在沉睡。

“丫的,這麼一砸,等會不得粉身碎骨啊!”

禿毛鸚冇有遲疑,翅膀一震,衝了出去,直進那巨大火焰之中,將小火凰抱了出來。

砰!

鳳陽隕落,如同天火一般,砸向了大地。

整個空間,立刻崩潰了大半。

無儘風暴,席捲開來,毀滅一切。

“該走了!”

禿毛鸚看了一眼還在沉睡的小火凰,搖了搖頭,將它放在自己背上,馱著它起飛了。

一晃,消失不見。

誰也冇有注意到,就在這個空間崩潰之時,無儘血霧,紛紛融入到大地中去。

秘境地下,九萬裡之處。

那是一片乾枯的海,一望無際。

突然,這血霧落下之時,原本乾枯的海上麵,突然出現了血水。

這血水,快速蔓延開來。

到了最後,化作一張巨大的麵孔。

這麵孔,五官一片模糊,充滿陰冷的氣息。

“吼!”

突然,一道無法形容的憤怒聲傳了出來。

那股森寒的殺機,擴散開來,足以讓世界破滅,星辰隕落。

“飛!天!神!鸚!”

一道咬牙切齒的聲音,彷彿從歲月深處傳來,讓人毛骨悚然。

“我跟你不死不滅!”

轟!

那血色凝聚而成的麵孔,突然炸開,掀起無儘風暴。

隻是,這風暴衝出之時,立刻遇到一個金色古鼎,死死壓製住了風暴。

轟!轟!轟!

不知碰撞了多少次,這些風暴,開始消散。

可是,金色古鼎上麵的符文,已經破碎了七成。

似乎要不了多久,這些符文,就會徹底崩潰。

到那時。

封印在此地的魔魂,便會脫困而出。

這一幕,蘇辰並不知道。

此時的他,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一片廢墟荒海上麵,浪花掀起,巨響傳來。

甚至,天空之上,還有雷霆在咆哮。

砰!

突然,一道恐怖的巨響傳了出來。

虛無之內,猛地飛出一道濃鬱金光。

轟!

這金光,落下時,化作一頂霸氣的皇靈轎。

砰!

任家皇靈轎,破空而來,直接擋在蘇辰跟前。

下一瞬,一個頭戴金冠,腰纏白玉,腳穿銀靴的年輕人,走了出來,

“小子,看到本尊是不是很意外!”

任龍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瘮人的笑容,寒聲道。

“確實挺意外的,冇想到你會自己跑過來送死!”

蘇辰眉頭一揚,笑道。

“這回,我可不是自己來的。”

任龍冷笑一聲,聲音傳出之時,虛無深處,猛地爆發出驚雷巨響。

“小子,這回你插翅難飛!”

突然,又有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開來。

傅葉從虛無內走了出來,攜帶著浩蕩雷威,向著蘇辰鎮壓而去。

“你們倆算什麼東西,也敢來挑釁我?”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聲音冰冷,傳出之時,天地間,陡然有一道王者的氣勢,轟轟擴散。

“那再加上本尊呢!”

虛無之內,猛地響起一道低沉陰森的氣息。

轟!

天地儘頭,赫然出現一道威嚴身影,萬丈金光,撼動八方。

“萬雷王!”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冇想到,大秦鎮龍衛地煞首領‘萬雷王’也摻和起來了。

此人,畢竟出身不凡,所修煉武學,極其不凡,真正打起來,蘇辰確實不是對手。

八方天地,皆是被封鎖起來了。

三大強者,冷冷盯著蘇辰。

似乎,有一股雷霆神威在醞釀,即將要爆發。

“小子,敲詐了本尊五十匹七彩龍緞,並且還搶走水仙王,膽子很大嘛!”

傅葉臉色陰沉無比,寒聲道。

這話一出,任龍與萬雷王雙眼之內,頓時露出火熱之色,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貪婪。

五十匹七彩龍緞,這可是一點也不比水仙王差的寶物!

即使是出身不凡的任龍與萬雷王,也都十分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