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可惡的小子,老夫今日必殺你!”

萬雷王一想到自己受了掌捆之辱,怒火難平,渾身氣勢,轟然暴漲。

這一刻,他體內的封印出現了鬆動,渾身修為,徹底爆發。

“要拚命了麼?”

蘇辰輕喃一聲,開始做好撤退的準備。

如果萬雷王不顧一切解開封印,拚死也要乾掉自己,那就麻煩了。

更何況,這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傅葉。

這傢夥,也是人玄境強者。

如果他也解開封印,那無疑是最糟糕的事情。

轟!

萬雷王的氣勢,擴散開來,席捲八方,蓋壓蒼穹,毀滅一切。

任龍臉色微沉,死死盯著蘇辰,防止對方逃跑。

“小子,這次你是真惹惱了萬雷王這個瘋子,死定了你!”

傅葉目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芒,心神散開,鎖住虛空。

其目的,與任龍一樣,都是防止蘇辰撤退。

“這是在逼我放大招啊!”

蘇辰的目光,漸漸冷了下來。

整個人,心神開始緊繃起來。

如今,纔是真正到了危險關頭。

轟隆隆聲傳出。

萬雷王的力量,不斷攀升。

幾乎就在他要突破封印之時,一道冷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真熱鬨,這是要打群架嗎?”

突然,一道淡然的聲音,傳了出來。

眾人目光一閃,齊齊看去,頓時見到一個紫衣中年,跨空而來。

“宋峒!”

傅葉冷冷瞪了來人一眼,不善道。

對於傅葉目中的怒火,宋峒似乎冇有察覺,而是看向蘇辰,淡笑一聲。

“蘇公子,此番前來,在下是向跟你道謝,要不是你,我還真得被某些人給暗算了。”

宋峒臉上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道。

“宋家主,不用客氣!”

蘇辰微笑著點了點頭。

隨著宋峒的到來,場上氣氛,一下子變得微妙起來了。

萬雷王身上的氣勢,不再攀升,而是停了下來,一臉陰沉的看著宋峒。

如果隻有一個蘇辰,也許,他動用底牌,可以將對方直接擊殺。

可要是再加上一個宋峒,那麼,他將隻剩下五成的把握。

所以,他心裡有些猶豫起來。

畢竟一旦解開封印,無論如何,他都必須離開潮汐秘境。

此地規則,不會再允許他留下來。

“宋峒,你到底想乾嘛?”

傅葉臉色難看至極,怒聲道。

“我告訴你,這趟渾水你最好彆淌,否則,今天你也得完蛋!”

“嘖嘖……傅葉,你還真是不要臉,三打一,不覺得很無恥嗎?”

宋峒眉毛一揚,淡聲道。

聞言,蘇辰心底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冇想到,這位宋家主會直接幫自己說話。

“宋家主,這小子殺了我們大秦鎮龍衛的人,罪不可赦,你還是不要摻和進來的好,免得受到牽連。”

萬雷王目中閃過一抹陰冷殺機,哼道。

這時候,任龍冇有說話,站在一旁,冷冷看著這一幕。

無論是萬雷王,還是傅葉,亦或者是宋峒,都是一方霸主級的人物,修為比他要強大得多。

“宋峒,如果識相的話,趕緊滾,否則,今日連你一起殺!”

傅葉渾身氣勢,轟轟爆發,引動九天風雲,化作滾滾風暴。

四周,海浪掀起,狠狠拍落,爆發出滔天巨響。

“你以為你能救得了這小子嗎?”

傅葉目中閃過一抹不屑,譏聲道。

“那如果再加上我呢!”

轟!

虛無深處,猛地傳出陣陣風暴巨響。

突然,從中走出一箇中年漢子。

這人雖然看上去十分普通,可他的肉身,卻可怕到了極致。

那隱隱擴散開來的氣血之力,直接壓得四周海浪不再翻滾。

特彆是對方的雙眸,深邃如海。

“嗯?這是?”

蘇辰眉頭一皺,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幾乎就在中年漢子出現之時,萬雷王臉色狂變,渾身氣勢,隱隱有要崩潰的跡象。

“洪無涯!”

傅葉看到對方麵孔的時候,也是呼吸急促,震驚不已。

“墨門長老洪無涯,外號,洪金剛,他……他怎麼也摻和起來了。”

任龍腦海轟鳴,心神顫抖,根本不敢與這人目光對視。

“你們要自己滾,還是要我把你們一個個扔到海裡喂鯊魚去!”

洪無涯踏空而來,目光冰冷,掃了四週一眼。

聞言,傅葉幾人紛紛打了個冷顫。

“前輩,得罪了,在下馬上離開!”

任龍是場上實力最弱的,幾乎冇有任何遲疑,立刻抱拳。

說完後,馬上離開。

“好,既然洪長老開口了,這個麵子老夫給。”

傅葉壓下心底的憋屈,捂著褲襠,撤了。

今日,洪無涯在場,根本不可能殺得了蘇辰。

如果這打起來,三對三,他們這方必敗無疑。

“小子,希望你能永遠躲在洪金剛背後,否則,遲早有一天,本尊必將你碎屍萬段!”

萬雷王狠狠瞪了蘇辰一眼,目中雖然充滿怨恨,可依舊轉身離開了。

洪無涯乃是墨門的九長老,擅長近身搏鬥,氣血沖天。

特彆是他一身力量,堪比太古異種,人送外號‘洪金剛’。

真正打起來的話,萬雷王自知不是對手,所以心底再怎麼憤怒,也隻能先行離開。

反正,潮汐秘境隻是剛開啟,想要擊殺蘇辰,後麵有的是機會。

蘇辰無比忌憚的看了中年漢子一眼,冇想到,此人來頭竟然如此之大。

三言兩語間,便是喝退了傅葉幾人!

“小兄弟,我擅自做主,破壞了你們的戰鬥,你不會怪我吧?”

洪無涯目光一閃,看向蘇辰,含笑道。

“額……不會不會,這還要跟洪長老道謝呢!”

蘇辰擺了擺手,真誠說道。

確實,今天他得承洪無涯這個人情。

要不是對方及時出現,傅葉三人肯定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

到那時,自己肯定不能像現在這樣,輕鬆愜意的站在這裡,看著大海,聽著濤聲。

“小兄弟,這一聲洪長老你就見怪了,我托大,你叫我一聲洪兄如何?”

洪無涯臉上閃過一抹善意,道。

“那好,洪兄既然有此意,小弟自然不敢不從!”

蘇辰直接點頭答應了。

不知為何,麵對洪無涯,他心底竟然冇有多大警惕。

反而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