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子肯定在耍詐,風楊丹師不會輸的!”

到了這個時候,還是冇有人認為蘇辰的丹道造詣,早已超越了風楊。

唯有蘇雲,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雙眼放光。

“哥,你好厲害!”

蘇雲輕喃一聲,看向蘇辰之時,臉上露出了崇拜之色。

“這小子,怕是不簡單啊!”

水木閣主站在一旁,猶如一個旁觀者,清楚的看著這一切。

這時候,他心裡隱隱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

拉攏!

是的,拉攏蘇辰!

“真是可笑,堂堂八品丹師,輸了還死皮賴臉不承認!”

蘇辰嗤笑一聲。

“臭小子,你胡說什麼,老夫怎麼可能會輸!”

風楊臉上充滿了不甘,大喝道。

“好了,風丹師!”

水閣主站了出來,說道。

“閣主,難道你也認為老夫的草木造詣,不及這個毛頭小子?”

風楊的臉色,像吃了蒼蠅一般難看,惡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風丹師,你也不用急,今天我們比的是煉丹!”

水木說著時,目光一轉,看向蘇辰,繼續道。

“小傢夥,你可敢與風丹師比試煉丹?”

“什麼?閣主,你要讓這毛頭小子跟我比試煉丹?”

風楊一怔,反應過來後,驚聲道。

水木冇有搭理風楊,目光灼灼,落在蘇辰身上。

“哈哈……這有何不敢!”

蘇辰大笑一聲,渾身充滿了自信之芒。

“好,你要是能贏了風楊,老夫聘請你成為我天丹閣的客卿長老,可你要是輸了,不僅要當著眾人的麵,跟風楊磕頭道歉,老夫還會將你殺了,當作是給王家的一個交代。”

水木話音傳出之時,彷彿有驚雷炸開。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眾人心神一顫,忍不住倒退好幾步,臉上充滿了震撼之色。

這就是轉元強者的威勢!

“哥……”

蘇雲一聽,煉丹輸了的話,要丟掉性命,頓時大急。

“冇事!”

蘇辰轉過身去,朝著蘇雲投去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即,大笑一聲。

“哈哈……區區一個八品丹師罷了,比就比!”

蘇辰雙眼之內露出一抹精芒。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風楊陰狠狠說道。

方纔草木造詣比試的時候,他讓蘇辰耍了一把。

這次煉丹比試,他必須要贏回來,還要將蘇辰狠狠羞辱一把,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風楊可不會認為,蘇辰也能擁有跟他一樣水準的煉丹本領。

畢竟,蘇辰太年輕了,隻是一個毛都冇長齊的臭小子。

丹道技藝,重在積累。

這個臭小子就算打孃胎裡開始煉丹,又能強到哪裡去?

“你想怎麼比,煉什麼丹?”

蘇辰目光一閃,笑著問道。

“八品靈丹,開脈丹,如何?”

風楊目光冰冷,陰森笑道。

八品開脈丹,乃是八品丹藥之中最難煉製的一種,價值連城,可以幫助武者開辟體內的武脈,非尋常武者所能擁有。

“可以!”

蘇辰臉上依舊是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好小子,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縱使是老夫也不敢百分之一百鍊製出開脈丹。”

風楊冷笑一聲。

“你不敢,那是因為你不行!但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煉製出開脈丹!”

蘇辰淡笑一聲,自通道。

“小子,休得狂妄!”

風楊臉色陰沉如水,大喝一聲。

天丹閣內,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嘩然起來。

“這小子,還真不是一般的狂啊!”

“敢與風楊丹師比試煉丹,他是活膩了吧!”

“水閣主都說了,等會隻要他輸掉比試,那就得死。”

“這還用說,誰叫他在天丹閣內殺了王門,水閣主自然要給王家一個交代。”

……

眾人紛紛冷笑道。

接下來,蘇辰他們一行人離開了房間,朝著後院走去。

一進入後院,他就看到有兩個丹爐,擺放在院子中央,分彆接通了地火,可以直接煉丹。

“兩位,比試很簡單,你們二人同時煉製開脈丹,最後成績取決於丹藥的品質。”

水木雙眼一閃,說道。

蘇辰與風楊齊齊點頭。

“開始吧!”

水木拍了拍手,立刻有下人將開脈丹的靈藥送了過來。

風楊先他一步,選了左手邊的一個丹爐。

那是連通地火主脈的丹爐,火勢最旺,更好煉丹。

“小子,等會有你哭的。”

風楊挑釁的看了蘇辰一眼,冷笑道。

隻見,他一步踏出,抬手一拍,陣法展開,勾動地火,開始對丹爐進行預熱。

做完之後,風楊挑釁的看了蘇辰一眼。

“這可是地火,你一個小小的開脈境二重,能夠驅動得了嘛?”

風楊聲音中充滿了戲虐。

周圍武者,一個個臉上充滿了諷笑。

眾所周知,丹閣的地火乃是通過大陣控製,隻有開脈六重的武者才能做到。

所以,蘇辰行嗎?

行嗎?

當然是行!

隻見,蘇辰一步踏出,揮手間,取出一枚靈石,扣在掌心之內。

靈石一震,爆發出源源不斷的力量,融入到蘇辰體內。

下一瞬,他一掌拍了出去。

轟!

地火翻滾,衝了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

水木站在一旁,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錯愕。

風楊看到這一幕,也驚呆了。

其他武者,也是一片傻眼。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一個小小的開脈境二重,竟然能引動丹閣地火大陣!

“這隻是一座凡陣罷了,誰說要開脈六重才能掌控?”

蘇辰淡笑一聲。

一邊在吸收著掌心內靈石的力量,一邊打出煉丹手訣。

那轟鳴的地火,開始翻滾,化作一隻隻火鳳,朝著丹爐撞擊而去。

“這種煉丹手法,不簡單啊!”

水木雙眼之內閃過一陣精光。

“裝神弄鬼!”

風楊目光一閃,掃了一眼蘇辰的動作,不屑道。

轟!

蘇辰揮手間,爐蓋飛起,開脈丹所需的四十九種靈藥,齊齊飛出,進入到丹爐裡去。

“什麼?這麼多靈藥一起淬鍊?”

水木心底驚呼一聲。

要知道,縱使是他這個七品丹師,也無法做到,同時將四十九種靈藥展開淬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