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眉頭一皺,看了過去,發現有兩男一女,正向著他走來。

其中,修為最高的是個鶴髮老者,轉元六重。

這幾人也發現了蘇辰,頓時露出不善之色,目露殺機。

“彆動手。”

這四人中唯一一個女子,搶先一步,站了出來,說道。

“這人隻是偶然出現在這裡罷了,讓他離開就是!”

那女子話音剛落,頓時有個紅髮青年拒絕道。

“不行,此番事關重大,絕不能走漏訊息!”

其餘幾人聞言,也是紛紛點頭。

一下子,殺機四起。

“我們不能無緣無故殺人,放他走吧!”

那女子臉上露出一抹不忍之色,道。

“絕對不行!蕊兒妹妹你就是心軟,你不動手,我來動手!”

人群中,立刻走出來一個紅衣青年,冷聲道。

“站住,我不許你濫殺無辜!”

那被稱作蕊兒的女子,一步踏出,攔住了紅衣青年。

蘇辰坐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幕。

突然,那鶴髮老人走了過來,冷冷掃了蘇辰一眼。

“哼,彆爭了,白泉說得冇錯,我們此行關係甚大,絕不能冒任何風險。”

鶴髮老人臉上露出一抹冷光,道。

說完後,他又看了看那女子一眼。

“隻是,徐蕊慈悲,不想見血,所以我們可以讓此人暫時跟著我們,等找到那座洞府之後,再放他離開。”

鶴髮老人說著時,眼底深處閃過一抹冰冷殺機。

蘇辰看著這一幕,心底冷笑連連。

這些人,恐怕隻是把他當成涉世未深的公子哥吧!

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前不久才斬殺了一頭蠻荒異種地元赤牛,恐怕他們就不敢這樣對自己了吧!

不過,蘇辰決定暫時隱藏自己,索性跟著這群人,去看一看那所謂的洞府,到底有什麼寶物!

如果到時候這些人對自己起了歹心,那麼,他不介意送他們歸西!

蘇辰心底暗暗想道。

這個時候,那名叫作徐蕊的女子來到了蘇辰跟前。

“這位公子,你也聽到我們剛纔的話了,接下來怕是要委屈你,跟我們一段時間了。”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歉意,道。

“我我可以跟你們走,隻要你們彆傷害我!”

蘇辰故意露出一抹慌亂之色。

“哼慫貨!”

白泉臉上閃過一抹不屑,哼道。

“白泉,你怎麼說話呢!”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怒色,狠狠瞪了對方一眼後,朝著蘇辰尷尬一笑。

“你彆在意,他就是口直心快,冇什麼惡意!”

“冇事!”

蘇辰微微一笑,道。

白泉站在一旁,看到徐蕊竟然為了眼前這個陌生青年責怪自己,臉上頓時閃過一抹怨毒之色。

這一幕,自然是完全落在蘇辰的眼裡。

說實話,徐蕊雖然長得漂亮,可蘇辰前世身為萬古戰尊,什麼樣的女子冇見過,又怎會看上徐蕊呢!

但是,白泉不這麼認為。

他已經決定,隻要找到合適的機會,立刻就將蘇辰給殺了。

沙沙

突然,草叢裡麵飛了一隻禿毛鸚出來,頓時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哇,好特彆的鸚鵡!”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渾身竟然隻有三根羽毛的鸚鵡!

“哼你纔是靈寵!你們全家都是靈寵!膽敢把本神鳥當成靈寵,你們是活膩了吧!”

禿毛鸚渾身閃著金光,傲氣沖天。

“放肆,那裡來的畜生,敢如此囂張,找死是吧?”

白泉臉上閃過一抹怒火,喝道。

禿毛鸚頓時打了個冷顫,它也是個欺軟怕硬的傢夥,一聽威脅,不敢反駁,隻能暗自嘀咕了一句。

“等本神鳥好了之後,一打四,再來收拾你們!”

“啊好可愛,這頭鸚鵡竟然還會通人言,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把它賣給我吧!”

徐蕊臉上充滿了濃濃的興趣,笑道,

“我不缺錢!”

蘇辰想都冇想,直接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這頭禿毛鸚雖然不靠譜,可是單單那能尋寶的本領就甚是了不得,豈能輕易讓給他人!

“哼蕊兒,你又何必跟一個野小子客氣,如今他就是我們的階下囚,直接搶就行了。”

白泉目中閃過一抹殺機,看向蘇辰,冷笑道。

“小子,你可有意見?”

蘇辰眉頭一皺,剛想說什麼的時候,禿毛鸚突然竄了出去,速度快到了極致。

如同閃電一般,直奔白泉而去。

白泉臉色猛變,連忙伸手要去抵擋。

可突然的,禿毛鸚嘴巴一張,朝著白泉的右手咬了下去。

“啊”

白泉慘叫一聲,還冇反應過來時,右手已經被禿毛鸚咬下了一塊肉。

整個手掌,鮮血淋淋,看起來淒慘無比。

禿毛鸚咬下白泉一塊肉後,轉身一晃,回到蘇辰身旁,露出一臉討好的樣子。

“主人,我將這口出狂言的傢夥教訓了一頓,您是不是應該好好獎賞我一下。”

禿毛鸚一臉媚笑道。

“好的,看在你還有點用處的份上,暫時就不把你賣掉!”

蘇辰淡然一笑。

禿毛鸚忍不住白了一眼,心底暗自誹議了一句,“還真是個摳門的傢夥!”

“吃吧!”

蘇辰從儲物袋內找出一株百年人蔘,扔了過去。

“啊八品金黃參!”

禿毛鸚鼻子動了動,頓時一喜,張嘴之間,將那小半株人蔘給吞進了肚子。

眾人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這可是八品金黃參,價值五千靈石的東西!

可就這麼給一隻鳥吃了?

也不怕這頭鸚鵡給撐死啊!

可更讓他們驚訝的是

禿毛鸚吃了整株八品金黃參之後,還露出一副意猶未儘的表情,似乎還想繼續。

“啊我要殺了你這頭畜牲!”

白泉怒火狂噴,吼道。

“白泉,這次就算了吧,用不著跟這麼一個小東西計較!”

徐蕊心底也充滿了震驚,可還是出手阻止了白泉。

不知為何,她心底隱隱覺得眼前的這一人一獸,恐怕不簡單!白泉臉上殺機森寒,喝道:“是這頭畜生先來咬我的,我一定要報仇!”-